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我与“画牛郎”的奇缘

2014-5-29 22:26|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4408| 评论: 4|原作者: 邹佩珠

分享到:
摘要: 邹佩珠,出生于1920年7月,浙江杭州人。当代最早的女雕塑家,已故著名画家李可染的夫人。1938年考入重庆国立艺专雕塑系,在校期间曾任学生会主席,积极参与民族解放运动和进步文艺活动。1944年毕业,1946年应徐悲鸿之 ...


 

邹佩珠,出生于19207月,浙江杭州人。当代最早的女雕塑家,已故著名画家李可染的夫人。1938年考入重庆国立艺专雕塑系,在校期间曾任学生会主席,积极参与民族解放运动和进步文艺活动。1944年毕业,1946年应徐悲鸿之邀任教北平艺专。在她的积极倡议和参与下,筹建了我国第一所雕塑工厂(即今中央美院雕塑艺术创作研究所)。解放后于中央美术学院雕塑创作室,从事教学工作。20世纪50年代初参加了人民英雄纪念碑之辛亥革命——武昌起义组的起草和定稿任务。作品有《彭雪枫烈士纪念碑雕像》《抗日战争群雕》《掷铁饼》等。

 

不断有人向我提起李可染的水墨巨制《长征》拍到1.075亿元,我总是淡淡地说,那画早不归李家所有,我有的,只是三里河这间旧房子。每天早晨的阳光照进屋里,映在相框中李可染温暖的笑容上,自丈夫去世,我看着这笑容已过了25年了,那是我的“画牛郎”(李可染以画牛著称)。

人老了,易怀旧,往事常常一幕幕从眼前掠过——

以前,人们问我和可染是如何相识的,我就开始讲故事。我的生日是农历“七夕”,民间说生在这天的都是织女一样的巧人。我没遇见我的“放牛郎”,但是遇见了可染这个“画牛郎”。这是天意吧?我们之间真的有许多说不清的缘分。

可染是徐州人,22岁时到杭州国立西湖艺术院学绘画,而我家就在杭州,彼此同在一座城市多年,却不相识。本来我们之间没多少交集,“七七事变”后,战火顿起,烽烟把我们连在了一起。

1937年,日本人打杭州的前一天,我们一家人逃难,从上海到江西,再到长沙。一路上飞机追着我们的火车扫射,不断有人从我身边掉下去。那时可染带着妹妹李畹(音同“晚”)从徐州开始逃难,也到了长沙。他们家住在岳麓山下,而我家住在山上。后来长沙也守不住了,我们在一个早晨逃了出来,可染也是同一天离开的。这是我认识他后才知道的。

那时,我与同宿舍一个女孩很投缘,就是可染的妹妹李畹。我们经常一起聊天,她跟我念叨自己有个哥哥,叫李可染,曾是西湖艺术院的学生,校长林风眠特别喜欢他。渐渐地,我和可染也熟稔起来。

可染住的地方旁边是竹林,有一天,他屋里地上冒出了竹笋,我就帮他天天浇水,竹子一直长到天花板上去了,他唤作陪竹,正好是我名字的谐音。又想到晋人“不可一日无此君”,他就给这茅屋起了斋名“有君堂”。这对我也有很大触动。一些日子相处下来,我们越来越珍惜对方,我们的关系,也由相识、相知,到相恋。

1944年我们结婚了。可染出身贫农,我的家境好一些,但是战乱时,连身上的衣服都丢光了,也是一穷二白,算得上与他门当户对了。

那年可染37岁,我24岁,可染的前妻苏娥去世后给他留下了三子一女。丧妻之痛和抚养孩子的艰辛让他经常失眠。我们刚遇见时,他全身长红点,瘦得只有一层皮,肋骨看得清清楚楚。我心痛难忍,决心今后一定要在事业上扶助他。

别人看我们家,总觉得我最苦,其实可染最苦,无法照顾好儿女一直是他心上的枷锁。我们的长子小可从部队复员回来,去了内燃机厂,打了10年铁。三子李庚到内蒙古放了十几年马,后来他去日本,我们唯一能给的就是可染的一件旧棉袄,坏了很多地方,临走前我补了一夜。我们的女儿,当初怀她的时候,可染和我商量一定要送人,因为感觉实在没办法养她了,结果生下来可染抱着眼泪流了一夜,最终还是没有舍得。“文革”中女儿到六盘山插队,恶劣的环境让她得了脉管炎,差一点儿就把腿给锯了。回北京时,她穿的是自己纳的布鞋,肩上挑着一担豆子,20多岁的人头发都白了,我们一家人看到后就哭了。

可染是个温厚的人,无论受什么委屈,都没怨过谁。都说文人相轻,但大家都对可染好。他自己说过:我不一定是好人,但确实没有时间去做坏事。一个有理想的人,哪有时间去骂别人。和可染生活那么多年,我自己也深受他影响。2007年是可染百年纪念,我想把他的作品都捐出来,给可染百岁送个礼。当时中国画价格暴涨,可染的作品更是翻了十几倍,孩子们一度想把画卖掉。在我看来,要是卖掉,我们的确成了富翁,可东西没了,无法集中表现国家那一段时期的成就。再多的钱财,再供我们享受,又能如何?我们这一代人是从死亡线过来的,希望国家富强,好,然后更好!这也是我与可染的共同心愿。

现在可染的画卖到上亿,对我们也不会有任何影响。钱不是安身立命的东西。我腰椎间盘突出,在这套房子住了30多年,每天要爬4楼。孩子想给我换房子,我说你爸爸死在这里,我还是在这里吧。住再大的房子,没有好思想,无用!人如此,一个民族也同样,有好思想才能自强不息啊。现在中国传统艺术有了市场,真让人高兴,但别把这些艺术都物质化了,忘却了背后承载的民族魂魄。那才是中华民族的立国之本,是用钱换不来的。

12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1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微雨撒林 2017-4-9 16:37
好文章,谢谢介绍李可染的夫人的事迹!
引用 省经信委甲继祯 2016-9-24 17:15
像一对志向相同,相濡以沫的伟大艺术家致敬!
引用 微雨撒林 2016-9-17 08:04
清淡如竹,幽香似兰。
引用 问梅 2015-9-7 21:14
李可染和邹佩珠都是我国著名的艺术家,他们艺术水平高,品德高尚,有骨气,爱党愛国爱人民,受到人们的尊敬和爱戴

查看全部评论(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