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名将之子许光:回乡替父尽孝,平民本色不平凡

2014-5-29 22:23|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1898| 评论: 8|原作者: 慧 心

分享到:
摘要: 许光是共和国开国上将许世友将军的长子。作为我军首批拥有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许光曾任北海舰队舰艇长,却在风华正茂时,受父亲之托返乡替父行孝,照顾奶奶。许光回乡后,淡泊名利,工作踏实,从未将父亲的光环加在 ...

许光是共和国开国上将许世友将军的长子。作为我军首批拥有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许光曾任北海舰队舰艇长,却在风华正茂时,受父亲之托返乡替父行孝,照顾奶奶。许光回乡后,淡泊名利,工作踏实,从未将父亲的光环加在自己身上,始终保持着平民本色,被誉为“老区人民的儿子”。

 

舍弃如锦前程,将军长子回乡替父尽孝

1964年夏,河南省新县人民武装部调来一位身着海军军装的参谋,他30多岁,浓眉剑目,英武异常。武装部领导握着这位新参谋的手,热情地说:“许光同志,家乡人民欢迎你,相信你不会辜负许世友将军的期望!”

这位新调来的参谋正是许世友将军的长子许光。许光时年35岁,回乡前是共和国培养出来的一名优秀舰艇长。为什么他抛弃似锦的前程返回家乡任职呢?这背后有着共和国开国上将许世友对慈母的大孝故事——

许光是许世友和结发妻子朱锡明的儿子,乳名黑伢,出生于19294月。许光两岁多时,鄂豫皖根据地失守,许世友随红四方面军从大别山转战川陕,从此与家人失去了联系。许光7岁就参加了儿童团,和奶奶、姑姑一起,在深山老林的艰苦环境中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在一次敌人的“扫荡”中,他和姑姑在山洞里躲了三天三夜,敌人放火烧山,差点儿把许光和姑姑烧死。许光的童年经历后来被他在山东上学时的班主任李心田得知,写出小说《闪闪的红星》,他成为同名电影中潘冬子形象的原型。

许世友离家17年后,许家人才得知他不但活着而且做了 共产党“大官”。在父亲老战友、湖北省军区司令员王树声的帮助下,许光得以和父亲团聚。看到儿子已从当年的小黑伢成长为高高壮壮的小伙子,许世友非常高兴,他问儿子今后打算干什么?许光毫不犹豫地回答:“我想参军,像您一样报效国家!”

随后,许光被送往山东军区文化速成中学、华东军政大学、第一海军学校和大连海军舰艇学院等院校学习,成为建国后我军第一批拥有本科学历的海军军官。读书时和毕业后,许光从不向同学和战友提及自己的家庭,用比常人更加刻苦的学习训练要求自己,逐步成长为共和国北海舰队一名优秀的舰艇长,并先后6次立功。

正当许光在军队的事业一帆风顺前途看好时,许世友将军却遇到了解决不了的难题,老母亲十分惦念一手带大的许光,长途跋涉到部队探望,但不习惯大城市生活,又执意回到老家。母亲年届高龄,身体每况愈下,无法承受长途奔波。许世友经过反复思考,作出了艰难的抉择,决定让许光回到家乡,替父行孝。当他把自己的想法说给长子时,许光一时无法接受,看到父亲痛苦纠结的表情,懂事的他做出了一生中最艰难的决定——舍弃将军梦,回家乡新县,替父亲尽孝。

许光回家那天,许世友摆了一桌菜,叫上家里的工作人员给儿子送行。将军含泪给儿子敬了一杯酒:“黑伢,你是我的好儿子,奶奶今后就交给你照顾了!”

从美丽的海滨城市青岛回到山区小城新县,由一名海军作战指挥员改任县人武部参谋,许光很快接受了这巨大的落差,并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奶奶。奶奶习惯在乡下生活,不想到城里住。为了照顾好奶奶,许光用父亲寄来的钱买了辆自行车,经常乡下、县城来回跑。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奶奶想吃什么,许光就想方设法做给奶奶吃。一有时间,他就回到农村陪伴奶奶。

许光返乡半年后,94岁高龄的奶奶安详地离开了人世。当时,许世友正在东海前线指挥海防备战,实在无法分身,许光作为长子代替父亲为奶奶送终。当时,许光的两个儿子相继出生,家里生活十分拮据。为了安葬奶奶,许光从乡供销社借了300元钱。5天后,许光按照家乡的习俗葬完奶奶,300元已所剩无几。后来,父亲派人送来了200元钱,欠下的100元债是许光和妻子省吃俭用慢慢还上的。

许世友与许光感情非常深,隔一段时间收不到许光的来信,他就会嘱咐秘书李富海给许光写封信,每封信的第一句话大都是这样写的:“许光,你爸爸让我给你写封信,说好久没有收到你的信了,很惦记你和家里孩子的生活。”

因为想念父亲,许光每年都会带着孩子去南京、广州看望父亲。在饭桌上,许世友总会问到家乡建设、儿子的工作以及家里的情况。在父亲面前,许光报喜不报忧,说自己很好,新县很好。许世友听后非常高兴,不由自主地和长子多喝几杯。

受父亲之托回乡后,许光在1965年至1977年的12年间,在家乡共为奶奶、母亲、伯父和两个伯母五位亲人养老送终,并照料膝下无子的一位伯父。19851022日,许世友将军与世长辞。许光强忍悲痛,不负父亲重托,及时通过组织向中央和军委汇报许世友将军回故乡安葬事宜,帮父亲实现了“生为国尽忠,死为母尽孝”的心愿。

一生光明磊落,不谋私利

许光原名许大安,这个名字是父亲离开家乡后奶奶托先生给起的。后来,父子重逢,许世友给儿子更名为许光,希望儿子光明磊落、堂堂正正做人。光明磊落,绝不利用父亲的影响为自己及家人谋私利,也成了许光一生都没有跨越的“铁律”。

许光回乡后,在武装部一干就是20年,历任参谋、科长、副部长,直到转业,还是副团级。1982年,由于许光工作成绩突出,上级拟提升他为信阳军分区领导,许光却出人意料地拒绝了,并提出转业到地方工作。许世友将军去世后,武汉军区一位领导出于对老首长后代的关心,有意调许光到武汉军区机关工作。许光觉得这样做影响不好,也不愿意离开新县,就态度坚决地放弃了这次机会。

“我早就把高干子弟的帽子摘掉了,你们不能再给我戴上!”许光为人低调、少言寡语,对子女和亲属的要求十分苛刻,甚至“不近人情”。亲戚朋友想通过他拉关系、走后门,从来都是行不通的。

许光的大儿子许道昆1978年高中毕业,恰逢许世友将军的老部队——南京军区在新县招兵。当时,许光担任新县人武部副部长,又兼任全县征兵领导小组负责人。当时,儿子想报名参军,因为年龄不到18岁,许光拒绝了儿子当兵的请求,让他下乡当了一年知青,第二年才让他应征入伍。二儿子许道仑后来也到部队当兵,许光同样没有替他找关系说情,更没有为他找许世友将军帮忙提干。

1985年,许道仑即将复员回乡,给父亲写了一封信,许光高兴地回复儿子,回来好,回来还是二级工啊!两个儿子复员回乡后,留到新县,直到现在还是普通职员。小女儿许道海信阳师范学院专科毕业后,有机会专升本到河南师范大学继续深造,或者留在信阳工作,但许光却说:“还是回新县上班吧,新县教育正需要人呢!”

许道江是许光的大女儿,也最受父亲疼爱,然而,许光却从不为女儿搞特殊化。许光任新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许道江在北京工作。当时,交通没现在这样便捷,她每次回家探亲,下了火车还要坐几个小时的汽车,从信阳到新县,有时连车票都买不到。即使这样,许光也从未用公家的车接送过她一次。

因为父亲的“苛刻”“不近人情”,多年来,许道江养成了从不向父亲开口的习惯,也正因为从来没想过能依靠什么,她才更加努力,她为此一辈子感激父亲。在部队,她牢记父亲教诲,依靠组织培养和个人努力,一步步成为二炮后勤部卫生部副部长,也是二炮第一个军事学女博士。得知女儿被提拔为副部长后,许光再三叮嘱女儿:“多为老百姓办事,要小心谨慎,别犯错误!”

对自己人,许光严厉有加,对待别人,许光却很乐意帮忙。许光任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时,一次,有外地人到新县买化肥,因为买不上,就找到了素不相识的许光帮助。许光亲自跑到厂里,帮助那人协调了几吨化肥。为了表达谢意,对方买了一兜时令水果,送到许光家里,却被许光拒绝了。

许光最看不惯的是那些搞特殊化的人,他从来不为自己搞特殊。2012年春节前,许光在体检中查出肺部有阴影,女儿许道江邀两位专家上门为父亲会诊。听女儿介绍说来了两位专家,许光不客气地说:“专家应该到基层多给老百姓看病,怎么专给我看病来了?我这个病在县里看看就行了,你们回去吧!”

许光的拒绝治疗让他错过了最佳手术时间,肺部癌症进一步发展。2012年底,许光到广州军区武汉总医院治疗,女儿想让父亲住条件较好的一科病房,许光却坚持住条件差一些的二科病房。住进二科病房后,他总担心自己接受的医疗待遇超标,凡是他认为昂贵的医疗都拒绝接受。他对医生说得最多的话就是:“我级别不高,不能为我违反政策,不然我心里不安!”

许光觉得在武汉大医院花费太贵,闹着要回家治疗。他说:“这里要花很多钱,我家是一个普通家庭,没有那么多钱!”许道江无法阻止父亲,只得听从了他。许光住院20多天,一共花了2万余元,他亲眼看到儿子结清了全部医疗费用,才算放心。

因为心里生父亲的气,许道江没有像往常一样陪着父亲回新县,而是直接从武汉回到了北京。她万万没想到,一个月后,父亲突发心肌梗死,父女相见时已是阴阳两隔……

淡泊名利,平民本色

许光经历过战争年代,一生崇尚勤俭,始终保持艰苦本色。上世纪70年代,由于子女多,许光用父亲寄来的90元钱买了一架缝纫机,为子女做衣服穿,自己则常年穿军便服。有段时间,几个孩子接二连三生病,为筹药费,许光忍痛割爱,80元卖掉了陪伴自己十来年的自行车。1974年,王树声大将在北京逝世,许光在广播里听到这一消息,瞬间脸色苍白,回到房间大哭了一场。但因生活拮据,许光竟连前往北京告别王树声大将的路费都没有。

许光调到县人大常委会工作后,按规定可以享受公家给报销电话费的待遇,但他一直不同意在家里安电话。后来家家户户都有电话了,子女在外联系十分不方便,他才同意安装。电话成了“亲情热线”,他坚持只接不打,怕给公家增加费用。

上世纪90年代初,随着新县拜谒许世友将军墓的游客大量增多,新县旅游管理部门把将军故里开发成旅游景点并收取门票。许光没有提出任何要求,反而把自己住过多年、属于自己的许世友将军故居无偿交给了政府相关部门。

1992年,许光从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上退休,办理手续时,有同事提醒许光,退休和离休在待遇上相差较多,如果能够证明是解放前参加工作,就能享受离休待遇。事实上,早在1948年,许光就在部队穿上了军装,而且许多见证人仍然健在。这本来是一件顺理成章的事情,许光却断然否决了。当时的一位县领导感慨地说:“有的人伪造简历办离休,而许老符合条件却不去争取,人的思想境界高下立判!”家人当时对此也不太理解,许光却淡然地说:“比起在战争中失去生命的红军后代,我已经很知足了!”

许光一生搬了几次家,住房条件却一直没有根本改善。在县人武部时,单位分配家属房,按照级别他可以分到一处团职房。出乎意料的是,许光却主动提出:“我是本地人,家里有房子,把房子让给那些更需要的外地干部吧!”

1982年,许光从县人武部转业到县人大常委会,住房面积不增反减。当时,许光向人武部打了张借条,临时借用了两张木板床、一个靠椅和一个茶几。后来,县里条件有所改善,就将宽敞的一个院落分给他居住。可没过两年,新县人大常委会盖家属楼征不到地,许光二话不说,就带着家人租房住,把地皮无偿让给了县人大常委会,甚至还动员邻居让出地皮。

在固执的父亲面前,子女们毫无办法,只能眼看着父母居住在60平方米的老屋里一天天老去。

在子女和亲人面前,许光虽然十分严厉和“不近人情”,却同样有着侠骨柔肠。女儿许道江小的时候,许光坚持让她学打乒乓球。为了不耽误女儿上学,他每天凌晨四五点钟就起床,亲自把女儿送到体委,打完球再把女儿送到学校。春夏秋冬,从不间断,这样的坚持,也培养了许道江不怕吃苦的坚强品格。

一直敬畏甚至埋怨过父亲的许道仑多年以后理解了父亲,因此有了许多温暖的记忆:到青海当兵临走时,他兴奋地坐上了大解放车,对同伴们的依依不舍很不以为然。突然,在送行的人群中,他看见了父亲向他挥手,眼眶一下子湿了。

许光的爱人杨定春比他小十岁,两人相依相伴半个多世纪,感情甚笃。杨定春50岁时患上了严重的肺气肿。20多年来,许光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着妻子。201316日,许光在弥留之际,紧紧地拉着妻子的手不愿松开,杨定春读懂了丈夫的话:没想到我比你先走,我走后,谁来照顾你呀?杨定春握着丈夫的手,哽咽着告诉他:“你放心,为了孩子,我会坚强地活下去……”

斯人已逝,风范长存。许光不以名将之子自居,工作踏实,淡泊名利,给新县乃至老区人民留下了一笔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被誉为“老区人民的儿子”。201312月初,许光因为生前的感人事迹当选为河南省第四届道德模范。

诚如许世友将军一生在战场上留下无数个传奇故事一样,许光用他一生的坚守和付出,书写了名将之子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一生。这也是将军后代对将军精神最好的传承!


5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牟平龙泉支部 2015-7-2 15:08
继承老一辈的革命传统是我们的责任!
引用 常青树 2015-6-18 09:43
名将之子的精神值得学习,点个赞。
引用 gabee 2015-6-13 10:38
平民本色不平凡
引用 gabee 2015-6-13 10:37
舍弃如锦前程
引用 无忧花开 2015-6-5 20:17
为名将之子普通而又不平凡的一生点赞!
引用 gabee 2015-5-31 20:29
生为国尽忠,死为母尽孝
引用 gabee 2015-5-22 13:33
回乡替父尽孝,平民本色不平凡
引用 gabee 2015-5-13 17:38
回乡替父尽孝,平民本色不平凡

查看全部评论(8)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