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十九大页面
  • “本色家园”标识主题歌主题用语征集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构筑“文化养老”基石——访黑龙江省泰来县敬老之家

2013-6-26 15:27|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1608| 评论: 1

分享到:
摘要: 不管是老干部、退休职工还是社会老年人,不管曾经是领导、工人、农民或者是自由业者,凡是县域范围内的老年人,只需要办理一张记录有身份信息的敬老活动卡,便可以“零门槛”畅行于由县财政公益性投资2800万元建设、 ...

    不管是老干部、退休职工还是社会老年人,不管曾经是领导、工人、农民或者是自由业者,凡是县域范围内的老年人,只需要办理一张记录有身份信息的敬老活动卡,便可以“零门槛”畅行于由县财政公益性投资2800万元建设、县委老干部局管理的三处合计占地面积8800平方米、建筑面积6165平方米的“敬老之家”。敬老之家集学习、娱乐、健身、休闲于一体,免费向老干部和全县男满60周岁、女满55周岁以上的老年人开放。这种看似理想主义的养老梦想,在黑龙江省泰来县已经成为现实。

   日前,本刊特别策划采访组奔赴泰来县,与敬老之家进行了“零距离”接触。

泰来县地处黑龙江省、吉林省、内蒙古自治区三省(区)交界处,素有“鸡鸣三省”之称,拥有悠久的历史和丰厚的文化底蕴,是黑龙江省古代建制最早的地方之一,也是打响中国抗日战争第一枪的地方。据了解,泰来县60岁以上人口约4万人,占总人口数的12.5%。县委书记刘海成说:“这标志着我县已经进入人口老龄化社会。解决好老年人老有所养、老有所乐问题是一项重要民生工程。我们必须超前运作和谋划。”于是,各级党委、政府想方设法不断地延伸、扩展和优化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文化生活“空间”。2011年始相继修建粮食、水产、财政三处“敬老之家”,并投入使用,先期解决城区老年人“有去处”的问题,目前已办理敬老活动卡3600多张,占全县老年人比例约十分之一,占城区老年人比例近二分之一。

如今,县城里的老年人不愿再“蹲墙角、泡商场、戳马路”,他们同上班一样,进出敬老之家,来得高兴、玩得开心、走得舒心。

收获文化养老果实

   ——娱乐,不断催生幸福感

人,都会有老的那一天。真到了老的时候,健康重要,精神文化生活更为重要。

人老了,行动迟缓,思维方式改变,对休闲娱乐的要求也不同了。近些年,随着社会的进步,人口老龄化进程的加快,越来越多的老年人已经不单单满足于吃好、穿好、住好。对他们来说,有着大把的空闲时间,如何“打发”这些时间,成了越来越多老年人面临的问题。

社会上的娱乐场所如林,可供老年人免费休闲娱乐的场所匮乏。它也映射出一个误区,那就是,社会及非老年群体认为老年人的晚年只要吃好、喝好、不生病就行,缺乏对老年人休闲生活的考虑。他们恰恰忽略了老年人退休后,大多有一种与社会的脱离感。而这种脱离感,往往让老年人觉得时间过得很慢,孤独感油然而生,并出现生活单调、乏味、无归属感的心理。

有关资料显示,在我国60岁以上、居家养老的老年人中,17%认为业余生活单调、乏味,21.5%有失落感,72%孤单感强烈。不少老年人因孤独患上了老年痴呆等病症。用各种办法改善老年人的晚年精神文化生活,已经引起政府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那么,如何让老年人走出孤独,让他们开心快乐地颐养天年呢?在黑龙江省泰来县,由政府主导并投资建设的三处敬老之家,全部免费向老年人开放,它不仅丰富了老年人的精神文化生活,还让越来越多的老年人找到了归属感。

    在泰来县建设路中段一栋四层楼的楼顶,“敬老之家”四个大字在阳光下格外显眼。这里,原来是县粮食局的办公楼。如今,它是该县第一个向老年人免费开放的活动中心。

走进一楼大厅,一名工作人员正坐在微机前为老年人办理刷卡入内手续。沿着一楼的侧门来到后院,顿觉眼前一亮:一千余平方米的场地被修建成了两个标准化塑胶门球场,院子里四十多名老人有的打门球,有的观看比赛,有的利用空闲时间打扑克。今年84岁高龄的李同喜说起门球场地的变迁和建设格外高兴。李老说:“1990年我开始打门球。以前门球场是沙土地,打一场球平整一次,风大了一身灰,雨大了一身泥。现在政府为我们建设了高标准、高质量的门球场,干净、整洁,打起球来也顺手。以前门球场地点偏远,遇到阵雨,往家跑都来不急,浇得跟落汤鸡似的。现在,就是来个风下个雨啥的,敬老中心大楼也能为我们遮风挡雨。”

   在旁边观看球赛的门球爱好者邓文祥说:“以前到泰湖门球场打球,骑电动自行车至少15分钟。冬天冰天雪地的,路滑,不安全,现在离家近了,步行10分钟就到,家人也放心了。”

    县门球协会秘书长曹志生说:“泰来县门球协会成立于1995年,现在有17个代表队,120名队员,每年至少举办7场比赛。全市第一个塑胶门球场的建成,让队员们出行方便了,打球的人也比以前多了许多。老人们爱护门球场跟爱护自家的东西一样,不少老人一大早就来打扫卫生,打球时也注意,唯恐把球场弄坏。”

    门球场后侧的铁栅栏上,金色的“让爱老阳光洒满泰来大地”的宣传标语,让老人们感到格外的温馨、亲切。

    在敬老之家健身室,六七个老人正在各种健身器械上健身。说起活动中心的建设,佟志学老人高兴得不得了。他说:“自从退休后,每天的日常活动不是遛弯儿,就是呆在家里看报纸、看电视,再就是找几个年纪相仿的老年人聚在一起打扑克牌。天天如此,感觉人一上岁数就成了无用之人,每天闲得发慌。政府能把两处办公楼腾出来,为我们修建活动、健身、娱乐、学习的场所,这是对我们老年人最大的关心和莫大的关怀,我们的老年生活也变得丰富多彩了。”

    重燃文化养老理想

       ——入党,精神上的新追求

    在财政敬老之家,最早形成集体活动规模的是舞厅。在没成立敬老之家前,各种舞蹈组织已经在县城内自发形成,由于是自发组织,人员相对不固定。跳舞之余,爱三五成群地闲谈,谈论的内容,无非是哪个领导又“贪”了,哪个领导又“拿”了,许多望风捕影的事。连一些机关退休干部也夹杂其中,制造许多不利于社会稳定的舆论。

    敬老之家成立后,首先将在民政注册的县交谊舞协会请进来,交谊舞协会会长丁兆华被指定为管理者。因为有更专业的场地和专门的管理者、专业的舞蹈老师带领,人们的兴致一下子被吸引到对舞蹈专业的研讨上来,那些闲散的议论自然也就没有了市场。若谁言谈有不文明,便会有人提醒他:“县委、县政府对咱这么好,咱不感谢党和国家,乱讲些没用的干啥?”

在舞厅门外的墙上,我们看到挂着县委、县政府年度重点民生工程图板,让老年人休闲娱乐之余,也能第一时间了解县里各项工作的开展情况,对老年人理解政府、了解社会起到了一定的促动作用。

    舞厅管理者丁兆华今年76岁,年轻时曾在齐齐哈尔车辆厂工作过,在基层当过乡村医生,改革开放后,成为“生意人”,如今退休定居到县城里。由于他一直干着与行政没太多关联的职业,所以“没太多政治追求”,也一直没有机会加入党组织。但就是因为被任命了舞厅“主管”这么个职位,他总想多做点啥,以回报组织上的安排。因为有丁兆华的精心管理,舞厅的工作井井有条,有声有色,组织上开始考虑他的入党问题。201211月,在73岁老党员任泓桥的介绍下,当时已经75岁的丁兆华终于在党旗下宣誓,实现了人生又一个愿望。舞厅还成立了党支部,大家都骄傲地说:“别看我们人员不多,但我们也是在党领导下的组织!”

    敬老之家里加入共产党的还有今年65岁的孙秀英。她曾是泰来县原第四小学(现第二小学)的一名退休教师。用她的话说,自己毕生的愿望就是成为一名共产党员。在职时,孙秀英曾申请过入党,但因工作、家庭等原因,一直未能实现。多年来,她始终严格要求自己,积极进步,坚持着心中对党的无限热爱。

    2003年,孙秀英退休了。受校友孙团长的邀请,能歌善舞的她参加了老年艺术团。与此同时,“敬老之家”成立了党支部。孙秀英得知了这个消息后,比任何人都要兴奋。她决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在退休之后为党做些事。

    孙秀英的老伴身体不好,经常住院。孙秀英常常是两边跑,一面照顾生病住院的老伴,一面抓紧排练演出。对此,老伴非常支持她,希望别因为她一个人拖了团队的后腿。孙秀英说:“我老伴是一名觉悟非常高的老党员,他工作33年,始终严格要求自己,从没休过一天病假。我老伴退休后身体不好,我打车去党支部替老伴交党费。当时我就想,多希望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为党尽一份力量啊!”

    还有几个月,孙秀英就要成为一名真正的共产党员了。孙秀英激动地说:“感谢县委县政府和老干部局的领导为我们开辟了条件如此优越的活动阵地,让我找到了党组织,在退休后能够加入中国共产党是我一辈子最大的幸福!”

    扩展文化养老内涵 

      ——创作,地域文明的积累

   “敬老之家”里随处彰显着浓郁的文化气息。在财政敬老之家,记者看到每一层的楼道平台中央,都高悬着体现“尊老敬老爱老”内容的书法作品,楼道两侧则是分别以摄影、绘画、浮雕等艺术手段,将泰来的“湿地文化”“抗洪文化”“辽金文化”“抗日文化”四大文化展现得淋漓尽致的作品长廊。不仅如此,在走廊两侧,悬挂的管理制度是由隶书书写,而书法作品则有行书、草书、楷书等多种字体不等。足可见敬老之家的文化活动细致入微。

    县委老干部局金继龙局长介绍说,这些作品全部是由敬老之家的老年艺术家们创作的。敬老之家为了让他们有充分展示的天地,开设了“诗词室”“书画室”“文艺编导室”“民间艺术制作室”,集合了泰来县一批老年文化创作精英。他们的创作成果为泰来县地域文化的积累和展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财富。

    泰来县老年之家书画展室里,一幅幅书画作品瑰丽明艳、气势如鸿,相比起来,韩秀义的“手绘泰来历史”系列画作,显得素淡而沉静,但当你走近那些画面,便立即会被带入一段段生动的故事中,如同飞翔在蒙着尘埃的历史天空,为那些或许你不曾经历的往事而心潮涌动,更为这位特殊的历史记录者而折服和感动。

    82岁的韩秀义老人于1992年在泰来县地方党史研究室退休,2011年泰来县敬老之家开放之初,他便成为会员之一,“老年之家有四千多名会员,我是第九百六十一号”,谦逊低调的韩秀义,一说起参加敬老之家的经历,立即流露出无法掩饰的自豪与兴奋。

    韩秀义年轻时便喜欢绘画,由于在党史部门工作,使他对历史亦有着深厚的兴趣。“我特别喜欢《退休生活》里面的一些老照片。一张照片可以记录一段历史,述说一段往事,可我记忆中很多历史画面,当时却无法用相机留存下来,于是,我便产生了手绘历史的想法。”2012年冬天,韩秀义老人开始创作“手绘泰来历史”系列绘画作品,至今,已有200多幅画作在老年之家书画室展出,韩秀义老人以生动的笔触使过往岁月的生活片段跃然纸上,一个日本鬼子举着刺刀凶煞而狰狞的表情,一个儿童手拿糖葫芦满足而惬意的笑容,这些作品有的记录日伪时期沉重的史实,有的展现解放前百姓贫苦的生活。

   “创作这些画,对我来说是一个快乐的过程;而这些画在老年之家展出,得到学员们的认可,对我而言更是莫大的欣慰;当我给他们讲解画中的故事,这个过程更是无比愉悦。相比起从前或走走亲戚,或在家看看电视,老年之家无疑是将我的老年生活带入一种精神层面的境界。在老年之家,我感觉自己比年轻时生活得更充实更幸福!”韩秀义老人的话语,一如他的画作,轻描淡写,却渲染出绚丽的夕阳画卷。

    一位头发斑白的老人,右手紧握着平铲刀,左手扶住木板,小心翼翼地在牌匾上做最后的修饰。在“民间艺术制作室”,我们见到了敬老中心众人皆知的木雕牌匾能手——年逾七旬的齐兴国老人。艺术不分国界不分年龄,当他把青春献给了革命,全部精力献给了祖国,到了古稀之年,还能否重拾昔日的梦想?齐兴国用亲身经历告诉了大家:追梦永远不晚,激情永远燃烧。

    从司法局退休之后,齐兴国真是“颓废”了一阵子,打打麻将,遛遛腿儿,生活总是一成不变。这让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忙了一辈子的老齐同志真有些不适应。后来他在粮食局的老年之家学习书法打发时光。“这个比打麻将强。”他笑着说。齐兴国年轻时就喜欢刻字,但是由于上班太忙,直到退休他才重拾刻刀。2004年搬家时,他还特意向木工要了一块密度板,没有专业工具,就用小刀一点点地刻出四个大字“自学成才”,自己乐呵了老半天。

    直到敬老中心成立了一个“民间艺术创作室”,激起了他无限的创作激情。“我来的时候敬老中心还没有开业,我是提前七天过来的。来的头一件事情就是刻牌匾,敬老中心门口的牌匾就是我刻的,那是第一块。”齐兴国老人骄傲地说。每每看到自己雕刻的牌匾高高地悬挂起来受众人称赞的时候,他都充满了成就感。齐兴国每天像上班一样来敬老之家活动,节假日也不愿在家休息。敬老之家里也有些同样喜欢雕刻的老人跟着他一起学习。

    不久前,敬老之家承办了民政局老年公寓组织的“文化走廊活动”,也叫“文化进社区”,主要提倡楼道文化。齐兴国接到的“任务”就是为老年公寓雕刻两块牌匾。这个消息让他十分高兴,也使他充满了干劲儿。他欣慰地说:“我的生活很有规律,没事就来活动,老朋友们也总能在一起聊聊天。退休生活比以前充实多了,我对现在的生活非常满意!”从真正拿起刻刀到现在成为“熟练工”还不到两年的时间,但齐兴国确信自己找到了新的人生追求,拥有了新的动力,老年的生活也因此更加丰富多彩。

吹响文化养老号角

       ——演出,展示艺术团风采

    艺术团的排练场地在财政敬老之家的五楼,为了避免他们的排练声影响了其他室的活动,排练场加装了隔音设备,走上楼梯,并不能听到多少乐器声,一推开门,一股音乐气息立刻扑面而来,各式中西乐器把一个不小的厅装得几乎下不去脚。“咱们给艺术团的投入并不大,几万元钱,但你们看这些乐器,少说也得值几十万。艺术团的团员们把自家的宝贝都拿来了,就是喜欢这里的氛围啊。”同行的金继龙局长说。

    他们如此地热爱艺术团,是因为艺术团的成立还有一个曲折的故事。

20042月,爱好文艺的畜牧局退休干部孙淑华在广场上结识了一些志同道合的朋友,几个人一合计:“咱自己成立一个业余的艺术团吧!”于是,责任心强、组织能力强、还能言善道的孙淑华被大家推举为团长。从此,她带领着成立初仅有四个人的艺术团,开始了他们的长期“抗战”。

    艺术团的节目都是自编自导自演的,爱好文艺的泰来人纷纷加入了她的团队。2007年是艺术团最火的时候,他们在泰湖广场每周都能为群众表演一场精彩的节目,深受老百姓的欢迎,孙淑华也因此出了名。但是几多欢喜几多愁,自从艺术团成立之后,场地问题成为一直困扰他们的大烦恼。“过去我们条件非常不好,艺术团成立了之后,没有排练的活动场地。那个时候虽然也提倡让老年人生活得愉快,但是苦于没有政策,人家领导也是爱莫能助……”实在没有地方去,孙淑华只能将排练地点安排在自己家的客厅里、社区的活动室里、妹妹家的仓库里、儿女家的车库里、阳光暴晒的广场边儿上……回想起这些像打游击战一样的经历,孙淑华满是辛酸。“在社区练,就是赶着双休日社区休息时,我们才能有地方练习。夏天的时候还行,一到冬天就特别冷。我们只能在冷屋子里练,都得把自己家里的电暖风带过去取暖……而在孩子家的车库里练也不行,因为上面是居民楼,曾有居民打电话报警说我们扰民。后来去我家楼后面的凉快地方练习,还是不行,也有居民报警。警察和物业一起来找我说:‘阿姨,你别练了,人家报警说是扰民。’那次连警车都来了……给我们撵的啊,这儿那儿的,哪儿都走,从没安定过。”为了能有一个好的练习环境,为了能带给群众高质量精神享受,孙淑华曾经亲自找过文体局和政协的领导帮忙解决,但是都无功而返。无奈之下,她最终只能将浇灌全部心血的艺术团转让给了他人,黯然离开了自己热爱的团队。

    让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在离开艺术团一个多月后,转机惊喜地到来了。

   “敬老之家是20111223日成立的,老年大学是去年8月份成立的。”这些重要的日子她永远都忘不了,那是她的团又一次聚集的“集结号”。老干部局邀请她带着团队在敬老之家活动,激动、兴奋、感激之情她无以言表。“过去没有这么好的环境,我们去找谁谁都不管,人家也是爱莫能助,想管也没办法,上面没有这个政策。自从新的县领导班子上来之后,特别重视老年活动。就说这几个敬老之家,设施这么齐全,这么干净,我们以前是做梦都想不到的。宽敞明亮的活动室,而且还配置音响,条件特别好。我们现在非常高兴、满足,非常感谢党、感谢政策、感谢县领导,真心感谢他们。”现在,孙淑华艺术团的成员已经扩招到了四十余人,她这个团长又重新担上了“甜蜜的负担”。不用再为场地犯愁,不用再为音响烦恼,不用再受冻挨晒,不用再有无所依托的感觉,敬老之家就是她们所有团员的另一个“家”。她自豪地说:“现在,我们叫‘敬老之家的金色年华艺术团’。”

    520日全国助残日的演出,给老龄委、社保局、土地局、民政局、畜牧局、老干部局,还有江桥养老中心、消防系统及八一 二团的慰问演出等等,孙淑华和她的团队忙碌并快乐着。

扬起文化养老之帆

    ——上岗,新生的职业形态

志愿者,这是我们在敬老之家听到的一个新鲜职业,也由此解开了我们心中的一个谜团:三栋不同地点的大楼、上百个房间、几十种不同的活动方式,需要多大的人力才能够运转正常呢?

金继龙局长介绍,敬老活动之家的服务及管理人员,都是由退休后的老年人发挥余热,义务担任。这种“以老管老”的模式有效地弥补了工作人员数量不足、管理不到位的问题,极大地调动了老同志们的积极性。活动之家选出一批思想政治素质好、业务能力强、身体状况好、在老年人中有一定威信的老同志参与活动之家的管理,还专门为这些老同志设置了办公室。他们能够积极地组织老人们活动,与老干部党支部一起,引导老年人释放能量、发挥余热。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华职教社工作、老龄工作、网吧义务监督员等工作,让老年人找回自信的同时实现了人生价值,更得到了百姓的赞誉,进一步促进社会和谐稳定。

    从纺织工人到物业公司打字员,再到如今老年之家网络室志愿者教师,65岁的韩桂琴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敬老之家的管理之中。

    1998年,韩桂琴从泰来县第二纺织厂退休,“退休之后那段时间,心里非常失落和茫然,当时泰来县适合老年人的娱乐活动场所又少,我为此去齐齐哈尔妹妹家住了两年,一方面在那里的彩票站打打彩票,另一方面在那边参加一些娱乐活动,缓解一下退休后的失落情绪。”直到听说老年之家的消息,韩桂琴才从齐齐哈尔回到泰来,由于有在物业公司打字工作的经历,韩桂芝学会了操作电脑和上网,在泰来县老干部局局长金继龙的鼓励下,韩桂琴报名成为老年之家电脑网络室的一名志愿者教师。

    在老年之家,退休多年的韩桂琴重新进入了“职业状态”。如今,她每天都像上班一样朝至晚退。老年之家二楼那间宽敞明亮的电脑网络室,像一片洋溢着欢乐的海洋,韩桂琴和这里的学员们一起,每天在这里尽情畅游,捡拾着生活中美丽的贝壳。韩桂琴教授学员非常细致且极具耐心:“老年人不像年轻人,他们的好奇心很强,但接受能力却很弱,也根本没有电脑基础,所以我都是从最基本的拼音输入教起,现在很多学员已经学会了打字,学会了在网上浏览新闻,在百度上查一些资料。一位女儿在外地读书的老同志,自从学会在网上聊天后,每天都通过网络和女儿聊上一会,这让思女心切的她得到很大的慰藉;而一位在铁路退休的老干部,如今学会了在网上查阅列车时刻表,他的兴奋也是溢于言表……”韩桂琴讲述电脑以及网络给老年人生活带来的变化,而她对老年之家深深的眷恋,也随着她轻柔的话语和浅浅的笑容,传递开来……

    衣食足而文化兴,在这个物质相对丰盈的年代里,人们的幸福感转向了精神层面的追求,都想在自己的精神天空里画出更多美丽的彩虹。

    面对众多老年人的渴求,做为一个国家级贫困县的泰来县重金打造的敬老之家,呈现给老年人的是一道道文化盛宴。在这里,满纸墨香是老人们的心意抒发;在这里,美丽画卷恰似老人的霓裳华服;而那幽幽琴声中荡漾出的欢声笑语,更是快乐的直接传达——这是泰来县文化养老工程收获的香甜果实,更是全社会养老理念的转变。

    发展文化养老让老人们不仅仅依附于“儿女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走出家门,在更广阔的社会圈子中寻找欢乐,体现价值;发展文化养老,让社会不再仅仅关注于老人的衣食与健康,为老人营造更丰富和充实的文化环境,给予他们更多精神层面的愉悦感,这是整个社会对长者的集体感恩。

    发展文化养老既是社会主义文化发展的基础,更是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保障。它支撑起老年人方方面面的精神文化需求,不断地提升着老年人的幸福指数。


2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gajlgk 2014-11-29 20:39
一辈子最大的幸福!提升着老年人的幸福指数。

查看全部评论(1)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