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老干部之家 首页 本社期刊 精彩推荐 查看内容

山东“最狡猾”的日本特务

2017-4-6 11:12| 发布者: 家网编辑15| 查看: 263| 评论: 0|原作者: 王贞勤

分享到:
摘要: 在抗日根据地免费给群众看病、兴办学校,没有吃的借给粮食,营救被日寇抓走的抗日军民,日军“扫荡”时主动庇护群众⋯⋯你一定认为,这是八路军等中共武装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所作所为。其实,除了八路军,一 ...

在抗日根据地免费给群众看病、兴办学校,没有吃的借给粮食,营救被日寇抓走的抗日军民,日军“扫荡”时主动庇护群众⋯⋯你一定认为,这是八路军等中共武装在抗日战争时期的所作所为。其实,除了八路军,一个叫水原清的日本大特务在山东抗日根据地兴办的“水原清实验区”,在争取大众、服务群众方面做得丝毫不差,以致蒙蔽了许多不明真相的群众⋯⋯

自称是“八路军朋友”

19413月,一个自称是“八路军朋友”的日本人,出现在山东鲁中抗日根据地敌我结合部的沂水县大安庄一带。这个日本人自称叫水原清,二十八九岁,中等个子,一身农民打扮,会讲点汉语。水原清称自己是日本共产党员,表示要同共产党合作,对群众不打不抓不骂,要帮群众解决困难。

村里人刚开始还对这个日本人“敬而远之”,不久,水原清给附近村庄的群众“帮”了两个大忙,群众开始对他“另眼相看”了。

第一件是,库沟村有两个地下党员被敌人抓走了,乡亲们急得团团转,后来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派人找到水原清,托他给日军说说情。水原清二话没说就答应了,他带着村民亲自找到日军军官,说那俩人是大大的良民,他愿意提供担保。没想到,日军还真给他面子,当场就把那俩人放了,水原清还亲自把他俩送回村里。

另一件是,日军向各村摊派粮食,小孙家庄很穷,拿不出多少粮食,村民们愁得实在没办法了,就请水原清去给说说情。这一次,他又爽快地答应了,往日军据点跑了一趟后,日军真的把小孙家庄的粮食给减免了。

一些群众对水原清逐渐有了好感。不久,水原清以开办医院、学校需要帮手为名,在外地和本地陆陆续续找来10多个人,在大安庄设下一个据点。他们没有固定岗哨,也没有防卫设施,群众可以随时出入。日军来“扫荡”的时候,他们还允许群众躲藏到据点内。说来也怪,再凶的日军见了他们的据点也会躲着走,还真保护了不少群众。

这么一来,很多群众更加相信水原清真的是日本人中少有的好人,没事的时候总往他的据点逛逛,听他讲一些过去从未听说过的有趣的东西。偶尔,他也会有意无意地说,共产党、八路军过激了也不好,只能招来日军更大的报复,应该建立一种既没有共产党、八路军又没有日本人的“实验区”,并主张在山东大面积推广“实验区”,从而达到中日“人民”真正“共存共荣”。久而久之,他的话竟然引起一些群众的同感,个别群众甚至抱怨起八路军不该打鬼子了。

露出“庐山真面目”

随着水原清在这一带群众中的影响越来越大,引起了八路军的注意。八路军山东纵队政治部的宣传部长兼敌工部长刘子超和敌工科副科长何庆宇研究了水原清的事情。他们经过分析认为,水原清的出现,可能与19413月份以来敌人积极推行的“强化治安运动”有关。

何庆宇根据刘子超的指示,当天下午便带着几个人去调查水原清的情况。经打听得知,先前那个被水原清营救出来的公开身份是伪村长的地下党员,不久前被人暗杀了,当地比较活跃的积极分子被暗杀的事还有三四起。沂东武工队队长邢子平分析:“我怀疑这接二连三的事与水原清有关系,是不是水原清耍的花招?要拿出事实来揭露敌人。”

何庆宇决定悄悄抓个水原清身边的人审问一下,解开这个谜。沂东武工队的几个小伙子第二天就活捉了两个水原清的送信人,他们从其中一个送信人王水身上搜出了水原清写给沂水日本特务小林的一封日文信。懂日语的八路军战士黎明译给何庆宇他们听:“此地平安无事,我处影响扩大。不少老百姓对我们有好感,尤其是放了那两个人、减免那个穷村粮食,百姓高兴。只是杀了那个八路的村长,下手太早了,他们会怀疑是我们所为……”经过教育,送信人王水表示了悔悟,告诉何庆宇他们,水原清的确是日军的一个大特务头子,许多日军军官见了他都要立正敬礼的。

何庆宇回到机关向刘子超作了汇报。刘子超指示:“下一步要组织对‘水原清实验区’的政治攻势,声势可以大一点,一定要组织群众参加。”不久,山东纵队政治部就发出了《开展对敌政治攻势的指示》。经过一个月的对敌政治攻势,“水原清实验区”的影响日见减弱。

难逃覆灭的下场

19418月,水原清放出风来,希望能亲自拜见八路军山东纵队副司令员王建安。纵队首长决定要敌工科先直接和他接触一下,摸清底细。

何庆宇他们利用夜色抵达大安庄,顺利找到水原清的住处。水原清站在门口“欢迎”何庆宇他们。水原清说:“我钦佩司令官阁下的为人。我们先撇开日本军阀的那些话不说,我是讲友善的,联络联络,认识认识。”他操着日本腔,躬着腰,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何庆宇直截了当地用已投诚的王水作见证,揭露了他在“亲善”幌子下,抓人、杀人的阴险毒辣行径。水原清摇着手说:“误会!误会!不是那样的。中国人就是恨日本人,不要误会我的好意。”何庆宇要水原清把“好意”表现出来,他声称:愿意保持联系,提供“情报”。

1941年秋的一天,水原清派人送来一份交王建安副司令员亲收的情报,主要讲日本华北方面军第12军所属的3个师团以及4个混成旅团正在调整部署,要向我军“扫荡”,重点是滨海地区。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企图迷惑八路军。为了对付敌人,我方决定将计就计,由山东纵队参谋处长罗舜初主持研究起草了给水原清的材料,说我方将参照水原清提供的情报,调整部署。虚实兼有,以造成敌人的错觉。之后,双方“情报”有来有往,打了一阵子情报“心理战”。

在日军“扫荡”期间,不少群众受水原清的欺骗宣传到“实验区”去“避难”。敌工站、武工队人员在群众中做了“敌人扫荡必败,我们反扫荡必胜”的宣传。后来,这些群众都陆续返回家园。投奔水原清那里干事的人,经过工作,大部分人也都回家。何庆宇等人有目的地选留了几个,放在水原清身边,后来成了控制水原清自卫队的内线力量。

194112月中旬,我方反“扫荡”斗争取得了节节胜利,水原清在我方针锋相对的斗争下,感到在大安庄已经待不住了,准备逃往有日军重点把守的沂水县城。山东纵队敌工部通过内线获悉这一情报后,经请示首长批准,抓捕了水原清。

后来,水原清在交代材料中说,他根本就不是什么日本共产党员,而是日军的一名特务头子。他见八路军在华北“闹腾”得很厉害,便对八路军进行了仔细研究,发现他们常打胜仗的一个关键因素是善于争取民心。后来,为了配合日军大本营的“大东亚共荣圈”政策和在全华北推行的所谓“治安强化运动”,他挖空心思地想出一个“不靠据点靠人心”的计策,企图同八路军展开“争取民心”的竞赛,然后逐渐“蚕食”八路军各抗日根据地。为此,他将这一方案上报日军大本营,日军高层十分重视,特别批准他在山东建立所谓的“水原清实验区”,待取得成效后再在全华北进行推广,同时命令山东日军全力予以配合。刚开始时,计划进展得十分顺利,他满怀信心,上司也夸奖。但后来由于八路军政治攻势等,他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

1942年秋,八路军山东纵队锄奸部根据水原清犯下的罪行,将其处决。经过一年多的斗争,八路军山东纵队敌工部终于取得了摧毁“水原清实验区”的彻底胜利。

(摘编于《档案天地》)

2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