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老人与电信诈骗: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2017-3-10 20:04|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147| 评论: 0

分享到:
摘要: 老人与电信诈骗: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文/沈画意近年来,电信诈骗不断呈上升趋势,从受骗人群来看,电信诈骗受骗者以60岁以上老年人居多,其中,电信诈骗中以冒充公检法工作人员、军人、客户、领导、亲人等居多,防范意 ...

老人与电信诈骗:那些不得不说的故事

/沈画意

 

近年来,电信诈骗不断呈上升趋势,从受骗人群来看,电信诈骗受骗者以60岁以上老年人居多,其中,电信诈骗中以冒充公检法工作人员、军人、客户、领导、亲人等居多,防范意识不强的老年人成为主要受骗者。

前段时间,深圳警方接报一起重大电信诈骗警情,一名78岁的独居老人被骗1156万元。和涉世未深的准大学生一样,近年不少老年人遭遇这样的骗局,辛苦一辈子攒下的养老钱被骗光,无疑同样令人愤懑、唏嘘。

 

她被“检察院”骗了109万元

如果不是儿子结婚需要礼钱,75岁的王帆(化名)还不知道自己被“检察院”骗了109万元。

822日上午,她收到“上海青浦检察院工作人员”的电话说,她的身份证信息被卖,买主用其身份证办了银行卡,且该卡涉嫌受贿20万元,她“可能会坐牢”。

王帆“吓傻了”。

随后,对方称会帮她做资产保全,并提供了“北京检察院同事”的联系方式。

次日,王帆打电话询问情况。对方“孙检察官”向其“核对”信息,并表示她涉嫌受贿,财产需要冻结保全。“对方说的姓名、身份证号、住址、籍贯等,都(与现实情况)符合,甚至知道姥姥家附近有两家某银行。”王帆的外孙女刘女士说。

对方让王帆在上述两家某银行开户办卡,并把在其他银行的存款全部转到这两个户下。“开户时,对方让姥姥开通了网银和手机短信验证业务。开通后,姥姥给对方打电话确认,对方让她告知验证码,实际上,这时对方就开始转账了。”

当天,王帆向两张卡里共转入81.55万元。

接下来几天,她想到自己还有一些理财资金及国外存的美元没有处理,又把这些钱取出,存入以上两个账户中,将近30万。

交易清单显示,从23日到26日,王帆的两张银行卡,通过手机银行、个人网银,分7次转出109.44万元。

在整个过程中,对方一直让她保密,“否则会影响调查”。双方还约定了一个接头“暗号”,每次打电话时,她都要先说句“以和为贵”,对方才能确认其身份。

王帆一直没和家人说。直到上周六,她的儿子结婚需要礼钱,家人向她要钱时,她才说起事发经过。

家人觉得受骗了,立刻去银行查账,才发现两张银行卡里的钱已经空了。目前,北京朝阳警方已受理此案并介入调查。

“姥姥当时都吓傻了,根本没想到这是骗术。她觉得对方能知道自己这么详细的信息,一定是国家的正规部门。”刘女士说。

 

患病老人信息外泄  遭遇电话诈骗

内蒙古的齐老先生今年70多岁,双腿患风湿病多年。一天在看电视时,发现正播放风湿病药品广告,于是购买了一个疗程的药。然而,让他没想到的是,他的个人信息因此被诈骗分子非法获得,随后落入骗局。

买了这款药10天后,齐先生接到了一个自称是“万教授”的电话,说是要对用药效果做一个回访。通话中,“万教授”告诉齐先生接下来可能要面临的情况,用药后,会有骨刺脱落的情况,若是不进行排毒,就有可能双目失明,甚至得心脏病。

齐先生被吓住了。在“万教授”的推荐下,他花1980元买了一种排毒药,专门治脱落的骨刺。但是用完后并没有效果。不久,对方又寄来一包排毒药,这次齐先生没有签收,可随后,他就接到了一个自称是北京市公安局李姓男子的电话,称其因拒收医院邮药被起诉。

生性胆小的齐先生挂了电话没几分钟,那位“万教授”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说是交4965元可以调解。齐先生怕惹上官司,给对方打了4965元打算了事。可一段时间后,齐先生又接到一个自称是医院“张院长”的电话,说能给他报销之前买药的费用,但是要报销,必须再交4000元先住院。

于是,齐先生又陆续交了不少所谓的“个人所得税”“保证金”等费用……就这样,一年下来,齐先生一共被骗走了8万多元。最后联系不到对方的情况下,才知道上当受骗,并向当地公安局报警。目前警方正在展开调查。

 

新手段令人防不胜防

20161122日,湖南省益阳市赫山区71岁的陈阿姨遭遇电信诈骗,15.8万元积蓄被骗。

陈阿姨的孙女姚女士介绍,1116日,陈阿姨接到电话说宽带电话欠费3000元,咨询请按1。陈阿姨按提示操作,自称上海市徐汇区营业厅工作人员的人说,陈阿姨在上海徐汇区开了一个银行账户,欠费3198元。没有去过上海的陈阿姨说不可能,对方表示可以帮忙查一下。后有一自称上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队长的人说,陈阿姨身份信息被盗,卖了12500元,并且涉及一桩洗钱案,金额达几百万元,共牵涉100多人,均已落网,因陈阿姨受益29.1万元,要到陈阿姨所在地对其进行逮捕,接受调查。

姚女士称,奶奶听到要被带走调查就慌了,随后按照对方指示,把她存在其他银行的所有钱取出来,到交通银行开了账户,将钱全部存了进去,并告诉了对方银行卡号和密码。至于陈阿姨手机上收到的短信验证码,对方称是公安发送的关于案情的数字,并叮嘱她不能和子女说,否则会影响公务人员执法和案情发展。

17日,陈阿姨觉得奇怪,问子女是否知道上述洗钱案,子女称不知道。之后,陈阿姨到银行查看,发现所存的15.8万元只剩两毛五分,后陈阿姨在子女陪同下报了案。

姚女士转述,目前,公安机关查到骗子先分4次把钱转到另外一个交通银行账户,后又把钱转到了一个建设银行账户。

益阳市公安局赫山分局政治部宣传科陈科长称,目前该局刑侦大队已立案侦查,有最新情况会第一时间向社会公布。

 

杭州退休老师遇电信诈骗反赚骗子51

家住下沙的胡老师(化名),今年69岁,是杭州一大学的退休教师。

20161128日,他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里,对方报出了胡老师的身份证号码和姓名。

得到胡老师确认,骗子就开始按照剧本走戏了:“你涉嫌一起北京的洗钱案,起码要跟毒贩关36天。”

......

“我们在嫌疑犯身上找到了用你身份证登记的银行卡!”骗子顿了顿接着说,“现在需要你证明自己的清白了!”

胡老师信了,按照骗子要求,把电脑里的防火墙卸载了,插上U盾,并在屏幕上蒙上黑布,不看“公安”的操作。

按套路,骗子可以把胡老师银行卡里的钱转走了……

没想到,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

胡老师拿着手机按照骗子要求按下了OK键确认。

没想到,第一次按下OK键确认后,居然收到了骗子转进他账户的80万。

电话里,骗子马上要求,胡老师接下去必须持续按OK键。

胡老师照办了。

但下来连发的6条银行短信引起了他的注意:卡里每次转出5万左右,这就转出了约30万。而且,这6次转账,都是转给不同的人。

胡老师马上警觉:是不是遇上骗子了?

他果断挂了电话,关了电脑,拔了网线。

一分钟前,骗子可能还准备笑着收钱的!

现在轮到骗子蒙了!

到闻潮派出所报案前,胡老师查了查银行流水,除了他原先卡里的钱,账户里多出了51万左右的钱。

查清账户余额后,他急匆匆赶到了下沙闻潮派出所报案:“警官,我接到了电信诈骗电话,然后,我收到了骗子的51万多!我要把这笔钱上交国家!”

这下真是老干部遇到了新问题,民警也有点蒙圈了。

警官了解完来龙去脉,分析道,骗子把钱汇到胡老师账户上,有两种可能性:一是骗子失误,把胡老师的银行账号当做分款账号,把这笔钱误打入胡老师账户,随后试图紧急转出。二是诈骗人员可能想借胡老师账户洗钱。

目前,开发区警方已将此案立作诈骗案展开调查。

 

退休教授欲“自证清白”落入圈套

1124日上午,住在杭州的陈老师在家接到一个电话,对方自称是杭州市公安局专案组组长陈冬,对方表示,她卷入了一起拐卖儿童的案件,已经被最高检察院列为网上通缉逃犯。

这一听就是老套的冒充公检法的电信诈骗,但是陈女士自尊心很强,一听到这样的消息就想极力自证清白。骗子问清陈老师的工作、家庭情况之后,还假意安慰她说:“我们知道你是好人,不会做这种事,但是可能有人冒用你的个人信息,你的个人信息和银行卡账户可能被盗,不安全了……”

随后对方告诉陈女士,由于涉及到警方的机密,她必须前往一处可以独处的地方,并要求陈女士把手机设成飞行模式。

随后,陈老师被拉进了一个微信群,进入所谓的国际期货交易平台,将200万元从自己的银行卡转账到了一个骗子口中的“操作期货的第三方支付平台”以确保资金安全。此外,陈老师还通过两张银行卡,向骗子所谓的“安全账户”转了约100万元。

就在这个过程当中,杭州反欺诈中心接到了一条有关可疑受害人的信息:“有一位移动号码机主陈某,女,58岁,江苏南京市人,系浙江一知名大学退休教师,已经接到电信诈骗电话,并且已联系较长时间。”

接到消息,工作人员立即联系了运营商对陈女士的手机进行了处置,但此时,陈女士的手机早已设置成了飞行模式。

反欺诈专家随后尽力联系到陈老师的女儿、同事、亲戚,得知陈老师可能在杭州滨江区。于是,滨江警方出动了十多名警力协助查找,最后在杭州滨江区高新派出所辖区的一套单身公寓里找到了她。下午3点左右,民警敲开了陈老师的房门,她刚刚按下了银行U盾的确认键!

警方马上对陈老师在工商银行卡上的93万余元人民币、中国银行的2万余元人民币及1万余元欧元进行紧急止付,然后再指导陈老师把期货平台的200多万元人民币资金成功撤回。

总算是有惊无险!反欺诈专家表示,这极有可能是一起“炒原油、贵金属、农产品等”的网上投资交易诈骗。

 

编后语:

其实,“冒充公检法诈骗”的手法并不新鲜。警方介绍,2015年,全国电信诈骗发案59万余起,被骗222亿元,其中100多亿元被卷入台湾。台湾电信诈骗犯罪集团在世界各地设立了数百个诈骗话务窝点,以冒充国内公检法机关等方式,专门针对大陆群众实施诈骗。

此类电信诈骗案中,嫌疑人使用改号软件,将号码改成公检法机关官方登记号码实施诈骗。“还有一些骗子为让事主相信自己确实涉案,让其登录虚假的最高法、最高检等网站,并打开虚假的逮捕令”。

警方提示,凡自称公检法要求汇款的、凡让汇款到“安全账户”的、凡是索要个人和银行卡信息及短信验证码的,均是诈骗。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