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九十年来云和月

2017-3-10 19:50|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125| 评论: 0

分享到:
摘要: 九十年来云和月——读老八路陈永庆回忆录《我这九十年》文 / 邢书良读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的《我这九十年——陈永庆回忆录》,总会想起“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词句。陈永庆同志生于1926年,1941年不满十五岁 ...

九十年来云和月

——读老八路陈永庆回忆录《我这九十年》

/ 邢书良

读中国社会出版社出版的《我这九十年——陈永庆回忆录》,总会想起“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的词句。陈永庆同志生于1926年,1941年不满十五岁时参加八路军,194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毕生奋斗,先后在晋察冀军区、第四野战军、人民空军为民族解放、人民翻身、国家强盛拼杀, 最后在空军拉萨指挥所副主任任上离职休养。他今年年满九十,一生甘冒锋矢,浴血沙场,怒吼山野,长啸碧空,英雄胸怀,儿女情长,事迹令人击节感佩。

人民战士的命运总是和国家、民族、人民大众的命运连在一起的。与轻薄无聊罔顾历史的无耻调笑和处心积虑抹黑真相的丑诋谰言相反,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革命有着深刻的、不得不然的社会准备,那就是旧中国庭院中不断增 长着的积薪柴堆,造成了一遇火星即可势不可挡地焚毁这不合理的旧制度旧世界的酷烈条件。残酷的剥削和无情的侮辱必将唤来强烈的反抗。灾难深重的社会带给农家孩子陈永庆的,是无尽的苦难和难以遗忘的屈辱。他回忆,那时“没有一天是吃饱穿暖的日子,一直过着穷困贫苦的生活”,家里每年的收成只够吃半年,全家人常常饿肚子。小小年纪,他就要挖野菜、捡柴禾,冬日衣服单薄早晚不 能出门,中午时间也要硬扛着出去捡点柴禾。十一岁开始,他离开亲人到地主家放羊,彷徨无依,受苦受累,挨打受骂,每天还要准时给地主倒夜壶;指给他住的背阴房子冬天冷如冰窖,他曾经抱羊取暖以熬过漫漫长夜。残暴的日本侵略者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陈永庆村中的房子被焚毁,器物被砸烂,很多村民丧命(损失了整整一代人,以至于五十年代征兵时缺乏适龄青年)。深重苦难必然造就刻骨仇恨,刻骨仇恨必然铸就复仇力量,而这力量将是不可遏制的洪流。对敌人的仇恨,推翻他 们统治的渴望,就是陈永庆他们加入人民军队的直接动机。

人民军队的熏陶,使成为自觉战士后的陈永庆他们身上洋溢着革命英雄主义气概,体现出永不动摇的坚定性,永不畏惧的勇敢气质,血战到底的牺牲精神。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赞赏的:“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无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和陈永庆一起参加八路军的三十七个青年,奋勇拼杀,到新中国建立时,只剩下两个人,而另一人不久又牺牲在了抗美援朝战场上。陈永庆特别推崇战斗英雄董存瑞,他们同属一个团,董存瑞是六连班长,陈永庆是七连连长,他目睹了董存瑞奋勇炸碉堡的壮举。前不久接受采访,陈永庆还高举双手,激动地展示英雄捐躯时的形象,以拥有这样的战友自豪不已。陈永庆自己也是将阶级仇民族恨转化为旺盛战斗精神,入伍第十一天时第一次参加战斗,就缴获了一支日本三八枪。一次贴身肉搏,敌我双方伤亡很大,陈永庆浑身血污泥浆,战友面对面都认不出他来。作为人民军队的坚定战士,陈永庆崇尚英雄气概。他说:“个人英雄主义不好,但革命英雄主义万万不能少。”“勇敢地往前冲,牺牲就会少一分,胜利就会多一分。” 有一次,一个敌人气势汹汹地用枪口抵住了陈永庆胸口,陈永庆临危 不惧,握住那枪口反手一甩,敌人反而吃惊地跪地求饶。陈永庆曾经三次负重伤。第一次是梁家窑战斗,日本鬼子的手榴弹将他左手大拇指骨头炸断,手指手掌只剩皮肉连着。当时的条件,根本保不住手指,陈永庆一咬牙,就自己用剪刀将手指剪掉了!第二次是赵川伏击战,日军指挥官一路狂逃,陈永庆想活捉他,“他个子比我高一截,我两次抓住他的衣服领子,都没有把他拉倒”,结果太靠近鬼子炮楼,被敌人机枪打穿了左手腕,“血管被打破,血冲出去好远。”第三次是辽沈战役的锦州上庄坨战斗。身为尖刀连连长的陈永庆身中敌人炮弹,头部伤口如果再深一点,就会丧失语言能力;脖子后筋被打断三分之二,差点瘫痪;持续昏迷,部队已经给他挖好坟坑,准备了棺材。这次伤愈,部队准备让他休养,或是回乡,或是到荣誉军人学校。他的决定却是回到战斗部队去,继续战斗,南下解放全中国。这就是人民战士的特质:永不服输,永不退却。这支队伍为什么能一次次战胜艰难险阻,从血泊中站起来继续前进?就凭这种特质。十六岁加入中国共产党时,陈永庆有这样的观察和思考:“共产党员都是吃苦在先,战斗冲在最前面,有什么好处都是最后。”“入党后就是共产党的人了,下决心更要好好干。”陈永庆坦陈他打过落后分子,那是些刚刚由伪满警察投降过来的成员,改造还不够,遇到战斗想往后退,他“解下皮带,谁往后退就抽谁,逼着他们前进!”他瞧不起胆怯动摇分子,他要驱使他们勇敢起来。

漫长而艰苦的革命道路,将人民军队铸就得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有牺牲精神;不怕困难,克服困难,是这个队伍的常态。陈永庆回忆中有许多和“吃穿”相关的片段,因为这是这支军队在战争年代长期难以解决的问题,以至于从最高统帅到旅团干部留存下来的电文、日记里,会常常出现移往何处“就食”的记载。陈永庆回忆,他们曾经长期从敌人尸体上扒衣服穿。部队发的食粮有时就是寥寥的炒黄豆或红薯,他记得有个战士干粮袋被打破,黄豆撒落后心疼不已,回去捡时牺牲了。日本鬼子实行“三光政策”,把根据地房子烧了,生产工具和生活工具毁了,八路军回来后的炉灶,就是野地里寻回的铁锹头,下面支起石头。陈永庆他们曾经整整两天不进食物地突围,先是冒雨沿着山沟急进,洪水裹挟着石头冲着、砸着;然后烈日下奔跑,靠马蹄印里的积水解渴。寒冬腊月,零下二十多摄氏度,他们还穿着单衣,站岗要向老百姓借被子裹在身上。山头上,他们垒起敌人的尸体避挡寒风。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陈永庆记述了多个战友的牺牲,如第一次参加战斗回来的路上,脚下一绊,发现是七班长牺牲了,“对我的打击很大,第一次明白这是战争,战争是会死人的。”如一次撤退时,看到五班长趴着不动,“过去一看,他已经死了,头上流着血,啥时候死的都不知道。敌人上来了,我把他的枪拿上就跑下了山。”如部队南下,北方士兵到了南方水土不服,死了一些人,“以前跟过我的通讯员,后来当了连长,就死在了吉水县,一个师一个星期死了五六个人。”如“二排几个战士冲锋时牺牲了,其中有几个是刚参军的,还没正式换上军装。”如“我们连指导员刘凤岐牺牲了,战后,为指导员开了追悼会。”如“跟我一起上去的两个战士,一个牺牲了。”这些记述有详有略,但笔触冷静克制,对战友的痛惜和怀念都浓缩和凝固在平静的字句里。在这些寻常作家要浓墨重彩、激动的诗人要连续写下“啊”加“!”的地方,陈永庆往往是常态叙述。这不是心肠硬,而是在见惯生死的老战士这里,牺牲就是寻常的事,今天是他,明天可能是自己;因为“想到人民的利益,想到大多数人民的痛苦,我们为人民而死,就是死得其所。”(毛泽东语)陈毅同志曾这样吟咏战士的生死观:“生死寻常事,奋斗与君同。”“革命流血不流泪,生死寻常无怨尤。”“后死诸君多努力,捷报飞来当纸钱。”这是战士的视野,人民英雄的胸怀,不是恋恋于世俗常态的人所能理解的。

《我这九十年——陈永庆回忆录》中,记述了革命生涯中的许多趣事,洋溢着对战斗生活的眷恋和乐观主义精神。寒冬腊月,零下二十多摄氏度,还穿着单衣的他们八十里奔袭抢夺棉衣,摸进敌营拐进骡马大院,猛然有了一大惊喜:这里有一大水缸酒!于是二话不说,先“随手喝了一大碗暖身体。”进屋摸见一条棉裤,欣喜异常,拿起来急不可耐地穿上,“顿时觉得特别暖和!”回到驻地才发现,那是女人的大红花棉裤!激烈战斗之中的这种插曲,回想起来,怎能不让人开怀一笑呢!还有,猪肉炖得正香时,敌人突袭,班长陈永庆命令战士甩手榴弹、端刺刀往外冲,他自己端着肉盆随后跑,甩脱敌人后,全班“把一盆子肉都抢光了,其他班连肉味闻都没闻上,我们吃得很饱。”这真是一个班长的骄傲啊!一次吃莜面吃得太饱,结果和敌人抢山头奋勇登山,他累得都吐了,“从此以后,胃就落下了毛病。”这些细节,若非亲身经历,真是难以想象出来。

现在有些回忆录,只是豪言壮语的汇集和常见概念的堆砌,或者就是历史大事的摘抄,了无意趣,读起来味同嚼蜡。陈永庆同志观察细致,记忆清晰,叙述形象,他的回忆细节生动,绝非那些有大历史而无个人观察、个人感受、个人思考的平庸文字可比。他记忆中的传奇英雄郭俊卿,个子低,力气小,上山背柴背得少(五十斤),被陈永庆批评后,不甘落后,下一回就背了一百多斤!寥寥几笔,巾帼不让须眉的女战士形象就跃然纸上。郭俊卿,当时化名郭富,是小说《踏平东海万顷浪》和电影《战火中的青春》中女扮男装副排长高山的原型。与此类似,《我这九十年——陈永庆回忆录》中的记录,特别平实,特别可信,绝不是一般文艺作品强树的“高大上”形象可比。如陈永庆剪下自己左手大拇指后,纱布“都被血浸透了。当时出血太多,身上发软,都没办法走路,被人扶着。”“被人扶着!”这才是真实的景象,对比影视剧中负了重伤还身板挺直的形象,真实性就高下立判了。陈永庆写他手腕被子弹打穿时,有一段非常写实又非常文艺范儿的描述:“因为我失血过多,本来万里无云的天空,看着像沙尘暴天气一样,是昏黄的。”这让人想起了《静静的顿河》中葛利高里埋葬阿克西妮亚后的感觉:“天空中旋转着一轮黑色的太阳。”艺术感觉是相通的,我们的战士感觉到了,可一些文艺家还在戏说、乔饰、伪造、 夸大、扭曲、无病呻吟。中国革命道路的坎坷、曲折、漫长,复杂性和伟大成就举世无双,中国理应出现表现这一伟大进程的伟大文艺作品。

战士的性格,理想的光芒,丰富的细节,朴素的叙述,最终使《我这九十年——陈永庆回忆录》展现出了感人的力量。我们应该永远崇敬革命队伍里这些有远大的正确目标,敢于拼杀、敢于胜利、敢于创造人间奇迹的人民战士。陈永庆同志九十生辰很快就要来到了,九十年的风云岁月,他为国家为人民做出了卓越贡献,在这里,我们谨献上最诚挚的良好祝愿!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