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长漂:无法复制的传奇

2017-1-25 14:20|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688| 评论: 0

分享到:
摘要: 长漂:无法复制的传奇 □李贵平 2016年11月下旬,四川大邑县安仁古镇举行了隆重的纪念长江漂流(简称长漂)30周年活动。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户外聚会”,现场上百名当年的长漂亲历者和见证者,看着那些发黄的长漂 ...

                               长漂:无法复制的传奇

                                                             □ 李贵平

 

 

 

2016年11月下旬,四川大邑县安仁古镇举行了隆重的纪念长江漂流(简称长漂)30周年活动。这不是一次普通的“户外聚会”,现场上百名当年的长漂亲历者和见证者,看着那些发黄的长漂图片,感慨万千,许多人甚至泣不成声。那是一个时代的记忆。

30年前的长江漂流,是当时全中国最激动人心的大事之一。几支装备简陋、缺乏专业训练的漂流队,秉承着一个朴素的信念:中国人的长江,只能由中国人完成首漂。在付出11人牺牲的巨大代价之后,历经千辛万苦,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首次完成了长江全程漂流,并对长江沿线的水文、地质、动植物等,进行了科学而详尽的考察。

“我想跟随尧茂书一起采访”

1985年2月,供职于《四川日报》的记者戴善奎,意外听说西南交通大学职工尧茂书准备从长江源头开始漂流。出于新闻敏感,他立刻向西南交大核实该事件的真实性,再辗转找到尧茂书的哥哥尧茂江。尧茂江刚好送他弟弟去漂流并返回成都,他给戴善奎讲述了他们从长江源头到通天河的曲折经历。

“当时我就觉得这是条大新闻,符合时代精神,故事性强,意义重大。”他马上向《四川日报》编辑部汇报了这一消息。“我想跟随尧茂书一起采访,他到哪里我就到哪里。”他请求说。

获得批准后,戴善奎拉开了他的“随漂”大幕,他决定试漂岷江。

不会划船的戴善奎,从成都部队某舟桥连借了一只橡皮船。虽然当时他已是个38岁的“大小伙”,但在漂流这件事上,完全就是两眼一抹黑。1985年7月初,戴善奎从新津下水,一路漂行,先是试漂到乐山,再后来又划到了宜宾。这次岷江试漂,戴善奎总漂程310公里。

试漂成功,他就比较自信了。戴善奎一鼓作气,带着自己那条橡皮船前往甘孜州巴塘县。当时,他听说尧茂书已在长江上游的沱沱河开漂,计划先到金沙江上游巴塘县,等待尧茂书入川后和他同步漂流,全程约5000多公里,用时数月,直至东海,这样才能抢到独家新闻。

没想到,他在巴塘等到的,竟是尧茂书遇难的噩耗。

戴善奎从巴塘归来,在《四川日报》一版刊发了报告文学《长歌祭壮士》。如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社会反响强烈,热血青年纷纷要求续漂。由四川地理所出面组织,经一年筹备,举世瞩目的长漂拉开序幕。1986年6月至11月,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探险队、中国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中美联合长江上游漂流探险队漂流长江,人类首次全程漂完6300余公里的长江。这次举世无双的漂流以轰轰烈烈开始,悲壮抵达而终,包括尧茂书在内,“长漂”共有11人遇难。

水中,多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1986年6月,戴善奎再上征程,并加入了长漂的漂流队。作为长漂活动的一线记者,戴善奎历经了他这一生中最险恶的考验:在通天河上的烟瘴挂险滩,遇到一头受惊的黑熊泅过船头,令人毛骨悚然。浪高一丈的曲麻莱急流,他不慎落水受惊。然而比起后来的巴雾大滩,这一切都很小儿科。巴雾大滩遇到涨洪水,山呼海啸,惊涛裂岸。在几米高的巨浪面前,戴善奎和同行队员的小船,弱小如“脚盆”。而且很快小皮筏就失去控制,眼睁睁“喂”进浪里,如入黑森森的坟茔……

戴善奎告诉笔者:“那真是步步惊心啊。在水中,我们的橡皮船被抛举得上天入地:第一谷,幽深;第二谷,骇人;第三谷,大惧。橡皮船变得娇小如玩物,人身上的肌肉全部绷紧。我不敢松懈,随时校正着船头,用力稍不坚决,船马上倾斜。当时,我左手上的那只船桨被打烂折断,只好单手死死抓住船帮。由于抓得太紧,连指甲都被抓翻了,血水很快融入江水中。顾不得疼痛,用力蹬紧抓牢,心头只想着别翻船,翻了就玩完,这条小命就此交待……”

当时,漂流队队员杨欣在岸上抓拍了这一惊心动魄的瞬间,照片上那戴黄帽子的,便是戴善奎本人。

戴善奎还回忆了当年《青年世界》杂志社记者万明牺牲的经过:1986年9月12日下午,洛阳长漂队副队长郎保洛被困在上虎跳峡到中虎跳峡之间一处绝壁下的岩腔中,忍饥挨饿,奄奄一息。队员孙志岭下落不明。9月13日下午,万明和各位新闻记者一起,隔岸采访营救经过,直到天色开始暗下来时,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营救现场,向永胜乡驻地赶去。不幸的是,在离驻地还有半小时路程的一段冲坏了路基的地方,由于经过时天已黑,万明被山上滚下的乱石击中头部,跌入崖下摔成重伤,旋即身亡。

“当时我只比万明早十来分钟跑过塌方处。如果晚几步,也可能挨了石头。”戴善奎心有余悸地说。

从沱沱河源头到通天河玉树境内的直门达镇,戴善奎随队漂了约1000公里,他也成了在长江唯一下水漂流这么远的中国记者。

原来,人生还有这样一种活法

与长漂队员们一门心思漂流不同,戴善奎还要和几位同行一道,力争每天把最鲜活的新闻报道发回成都本部,前后共写了100多篇长漂报道。

戴善奎和同事们采写的这组长漂稿件,描写生动,现场感强,让人如临其境,许多人看了都哭了。很快《人民日报》也介入,还选用了不少《四川日报》的文章。

“在长漂的报道上,我们可以说是没有竞争对手的,连美国的同行都很羡慕。”戴善奎说。

意犹未尽的戴善奎后来还写了《最后的伟大征服》(与赵坚合著)和《漂》《人生好境》等书,记录了1986年前后那次“伟大的征服”,出版后在读者中反响热烈。

30年了,谢幕的是长漂活动,不谢幕的是长漂精神。■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