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本色家园”标识主题歌主题用语征集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王秀冲:照顾“上帝弃儿”的人

2016-7-28 08:41|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829| 评论: 4|原作者: 赵勇进

分享到:
摘要: 王秀冲是个农家孩子,家境贫困,上学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   1963年,王秀冲参军,在舟山群岛做了一名侦察兵,后被送去学医,1969年5月退伍回到家乡,任南通县庆丰公社9大队团支部书记。正值农村全面推行合作医疗 ...

 

    王秀冲是个农家孩子,家境贫困,上学时没有一件像样的衣服。

  1963年,王秀冲参军,在舟山群岛做了一名侦察兵,后被送去学医,19695月退伍回到家乡,任南通县庆丰公社9大队团支部书记。正值农村全面推行合作医疗,由于在部队有从医经历,王秀冲被选中,1972年被分配到黄海之滨的海防医院。

  当时的海防医院有20多名医护人员和职工,主要收治全县各地的麻风病人,最多时达300多个病号。麻风病属传染病,所以政府将这所医院建在人烟罕至的海边。王秀冲说:“我刚来时,只有29岁,结婚才两年。天天面对外表怪异的麻风病患者,天天浸泡在潮湿的海风里,吃的是咸水,就是爬到医院的房顶上,周边也望不见人家,看到的只是大片大片的芦苇荡。每到夏天,台风一趟跟着一趟地席卷而来,真怕把房子给掀翻了。”

  老百姓都习惯把海防医院叫做麻风村。当有人知道王秀冲被安排到海防医院后,对他说:“这样的单位你也敢去,难道就没有其他单位了吗?”王秀冲说:“我是党员,要服从组织分配。”

  麻风病具有传染性,当时王秀冲和其他医生都要穿上隔离衣与他们接触。尽管治愈后不再传染,但一般人还是怕靠近他们,甚至病人的家人也不愿来看望。

  川姜镇的顾学清12岁时患上麻风病,1963年元旦这天被家人送到麻风村。在病魔的侵袭中,逐渐烂掉9根手指头。顾学清说:“我最怕人家躲着我,像看鬼一样看着我,而王医生常常和我们一起吃饭、聊天,让我忘了曾经患过这种可怕的病。”

  1985年,已经改名南通县皮肤病防治所的海防医院搬迁到县城金沙,20多名医护人员都去了金沙,留下了50多名麻风病患者,王秀冲和姜晓鹏两名医生留了下来,照顾这些麻风病患者。1998年,姜晓鹏退休后,只有王秀冲一名医生了。

  人们管这里叫残老村。

  这些病人虽然已经治愈,但由于自身免疫系统遭受过破坏,留下了后遗症,导致皮肤溃烂,需要长年用药。40多年来,王秀冲时时刻刻将病人们放在心上。

  2001年,忙了大半辈子的他退休了,照例该回去享受一下天伦之乐,单位也安排了新的医生接替他。没想到的是,残老村的45名病人联名写信给通州市人民政府,要求王秀冲留下来。王秀冲说:“这里的残老对我有不舍的情结,我对他们也难以割舍,我还是留下来吧。”

  残老村由通州区疾控中心负责管理,王秀冲是海防医院常驻的医生,负责麻风病人医疗和生活管理。

  麻风病是一种慢性传染病,主要侵犯皮肤、黏膜、周围神经而引起患者肢体残缺不全、严重毁容、视力减退甚至失明,严重者丧失生活自理能力与劳动能力,给患者造成自卑、焦虑、抑郁等心理障碍,加之长期以来社会上对麻风病人的歧视严重,使其不融于社会生活,长期不能回归社会。

  麻风病是一种可防可治不可怕的病,“麻风村”实际上是医院的康复区,每一位病人都是经过治疗已经康复的。但问题是,他们要继续忍受麻风病带来的残疾,并一生都笼罩在麻风病的阴影之下。附近的老百姓不会与他们来往,他们也自觉地躲开外界。就像福柯在他的《疯癫与文明》中写道:“这些地方已不再流行疾病,但却荒无人烟。”

  2009年春节前,65岁的施伯明患低蛋白血症,引起刀口裂开,造成肠膨出病,情况较为严重。他有个妹妹,王秀冲就通知她来。他妹妹、妹夫来了,只是象征性地看了一下,就回家去了。王秀冲就担当他亲人的角色,在施伯明最后的日子里,王秀冲坚持陪伴在他的身边。

  因为患有麻风病,王德茂双腿截肢,两手像鸟掌一样,没有手指。平时吃饭用筷子绑在调羹上,再用手掌间的缝隙夹着吃。2005年,75岁的他患肝腹水,到了后期不能吃饭了。麻风病人由于长相可怕,想招护工也招不到。王秀冲除了帮助他治疗,还当起护工,在床头,一口口地喂他饭菜,一天三顿都是如此。

  曹杰是残老村的卫生员,常年协助王秀冲为麻风病患者送药。2007年,他患病后,王秀冲就帮助他导尿、抠便,特别在最后的55夜里,天天陪护在他的身边。王秀冲说:“这里就我一个人,实在忙。有曹杰的帮忙,村里的残老可以都得到更多的帮助。现在,他患了不治之症,要走了,真有些舍不得。”

  多少年来,王秀冲送走一个又一个孤独的麻风病患者,给了他们生的勇气,给了他们临终前的安慰。王秀冲40多年坚守在这个偏僻之处,却说:“一点也不后悔。这里的残老都是我的亲人,我要陪伴他们到最后。”

  目前,残老安养村居住着24位老人,年纪最大的83岁,最小的54岁,大都肢体残缺、皮肤溃烂。

  在这些麻风病康复者的眼里,王秀冲就是“村长”,从吃喝拉撒等生活管理到医疗行政管理,他全挑了起来。

  每天早上起来,王秀冲洗漱完毕,就到“村”里巡视一圈,看看有无异常,“村”民有无什么需要帮助的。然后回到门诊室,此时有人会找他看病。中饭前王秀冲再到“村”里转一圈,然后回到宿舍自己煮中饭。中饭后,再到“村”里巡视,然后回门诊看病,晚饭前后再到“村”里去一次。一天四次,一年四季,风雨无阻,雷打不动。王秀冲说,这是几十年来的习惯,也改不了。转了回来后,心里就会踏实。

  “村”民成金标说:“春节前的一天夜里,我突然拉肚子,躺在床上乱叫。正在难受之际,王秀冲就背着药箱急匆匆敲门进来了。”

  20115月,84岁的吴玉英去世,王秀冲担当起“村长”的责任,按照习俗为老人守夜,料理丧事。多少年来,王秀冲都要为临终前的麻风病康复者清洗身体、剪指甲。

  残老村村民的生活都由其所在镇供给。有一个病人,家住原姜灶镇,有次突然断了生活费,不知所措。王秀冲知道后,就与镇上沟通,请他们将钱转到疾控中心的账上,再让疾控中心转到这个病人的卡上,王秀冲跑到4公里外的海晏镇信用社帮他取回来。

  平时,王秀冲上街买东西,就会先到“村”里吆喝一遍:“我上街了,有没有要带东西的?”不一会,就会从门口伸出几个头来。“给我带两条鱼。”“给我带两棵青菜。”“给我买个洗鞋子的刷子回来。”王秀冲回村后,即会带回大家所需要的东西。

  海晏镇晋余村31组的曹顺香在附近养蟹,经常经过残老村,与王秀冲成了熟人。她告诉记者:“王医生真是个好人,有对从海门正余镇来的老年夫妇,来看皮肤病,不料冠心病犯了昏迷在地上。王秀冲打电话叫120来,同时进行施救。后来老人的儿子赶来了,对王秀冲非常感谢。”

  “麻风病人患了麻风病本身也是一种痛苦,麻风病人也是人,我们做医生的如果对麻风病人有恐惧害怕心理,那么麻风病人更会受到社会歧视。”

  “越是艰苦的地方越能锻炼人的意志。经常与麻风病人交谈,我了解他们的心理状况和疾苦,时间长了,病人把我当成贴心人,我也尽心尽职地为他们服务。如果能给这些残老带来一点点幸福,是我人生的心愿。”

  说这些话容易,但用40多年践行这些话,就不容易了。

  王秀冲到麻风病医院工作之初交通很不方便,没有汽车,路都是烂泥路,每次回家都是骑自行车,需要两三个小时。逢到下雨天,自行车的轮胎上常常粘满烂泥,寸步难行。由于工作忙,有时整个月不能回去。只有孩子病了,妻子打电话来,他才回家看看。

  44年过去了,王秀冲和家人团聚的时间还不足365天,每次回县城办事,他也是匆匆来去。春节前,就在大家办理年货的时候,王秀冲还在“村”里坚守着。116日,他才想起快要过年了,赶紧给妻子送去1000元,让她买点年货。只停留了一下,就又匆匆往残老村赶。王秀冲说,还是放心不下,一旦他们有个什么事,找不到人就会着急的。

                                          责编 蓝薇薇

                                        liyan720@sina.com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0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13264532989@163.com 2016-9-28 07:13
传染病医院的医生,每天要面对顽疾并与之抗争,难度想像而知,国家和社会各界应对这些斗士有更好地抚慰和尊重。
引用 省经信委甲继祯 2016-9-15 12:25
这就是一个共产党员的伟大胸怀!向王秀冲致敬!
引用 微雨撒林 2016-9-2 14:30
一个为了麻风病人无私奉献的人,点赞!
引用 李旭东 2016-8-18 15:32
王秀冲大恩大德值得赞扬!

查看全部评论(4)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