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传承红色基因,增添正能量

2016-7-28 08:39|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1800| 评论: 1|原作者: 孔令宁 周红军 张建华

分享到:
摘要: 【编者按】   从反映重要历史事件的遗址遗迹、纪念馆、烈士陵园,到革命领袖、爱国人士的故居、旧址,从反映重要历史文化内容的博物馆、纪念馆,到反映新中国成立以来建设成就的展览馆……红色教育基地已成为党员干 ...

【编者按】

  从反映重要历史事件的遗址遗迹、纪念馆、烈士陵园,到革命领袖、爱国人士的故居、旧址,从反映重要历史文化内容的博物馆、纪念馆,到反映新中国成立以来建设成就的展览馆……红色教育基地已成为党员干部了解党的历史、加强党性锤炼的重要场所,广大群众培养爱国情感、培育民族精神的重要阵地,青少年学习革命传统、陶冶道德情操的重要课堂。

  在岁月的轮回中翻阅红色历史,会为崇高的精神所感动,会被坚定的信仰所折服。缅怀英烈,传承红色文化、感悟革命精神,可净化灵魂,增强修养,流淌在心底的红色情怀,其实是崇高的思想境界。和血与火相伴随、与你我他相联系的红色基因,是我们情感的依附、精神的归宿、前行 的动力。

  围绕着江苏红色教育基地,活跃着一个个传承英烈精神的老人,他们的事迹所呈现出的是流淌在心底的红色情怀,可敬可亲可学。

传承红色基因,增添正能量

/孔令宁  周红军  张建华等

  【姓名】赵庚林

  【年龄】74

  【身份】原瞿秋白纪念馆馆长

  【感言】敬仰先烈,未敢懈怠

   瞿秋白纪念馆是常州地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也是全国唯一系统收藏、陈列、展示瞿秋白业绩、研究瞿秋白思想、弘扬瞿秋白精神的专业馆。对这家“国字号”人物类纪念馆,曾是“掌门人”的赵庚林,即便退休了,依然在纪念馆的发展方面殚精竭虑。

  从馆长位置上退下来后,赵庚林笑称自己从“决策者”更多地转为“执行者”,需要在“身先士卒”中与时间赛跑。赵庚林常说:“办好纪念馆,就是对秋白实实在在的纪念。”在2015年春节的新作《资深研究型文化官员记忆——纪念方行同志诞辰100周年》中,他这样坦露心迹:“退休后第一件事,就是闭门静读《瞿秋白文集》,14卷,一卷一卷读,未敢懈怠。”正因为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才练就真功夫,拿出新成果。他为孩子们作《小学生怎样研究瞿秋白》等辅导讲座,把弘扬秋白精神的学校活动继续推进。国家税务总局等单位党校在纪念馆开展现场教学时,尽管已是70多岁的老人,但他总是坚持站着演讲,几乎不看讲稿,以抑扬顿挫、饱含激情的声音讲瞿秋白的革命贡献、人格魅力、学养才华。

  赵庚林还将瞿秋白研究和纪念文化研究有机融合,参与编写《江南一燕》馆刊,联合相关部门开展“纪念瞿秋白”活动,如2010年参与瞿秋白张太雷恽代英研究会等三家单位组织开展的“缅怀‘三杰’业绩,建设美好家乡”征文,2016年参与由常州市委宣传部、瞿秋白纪念馆等十一家单位举办的“‘觅渡’精神大家谈”征文活动,努力把瞿秋白精神广泛传播。研究之余,赵庚林继续支持、参与《瞿秋白研究信息》编撰工作,每月一期,用毛笔书写,寄发全国的专家学者和相关单位,成为瞿秋白研究动态汇聚传播的信息枢纽。江苏省瞿秋白研究会副会长、学术委员会主任刘福勤研究员说:“别小看老赵编的这个小报,它的信息量很大,都是‘干货’,都是研究者感兴趣的、需要的信息。”2015年,瞿秋白纪念馆被确定为江苏省老干部党性教育现场教学基地,赵庚林被聘为增添正能量活动兼职导师,继续为瞿秋白纪念馆建设、瞿秋白研究鼓劲助力。

(文/周红军)

 

著文讲解思恩来

  【姓名】秦九凤

  【年龄】76

  【身份】原周恩来纪念馆研究室主任

  【感言】研究恩来精神,补足精神之“钙”

  退休前我在周恩来纪念馆工作,掌握了许多周恩来的精神、业绩和美好品德等方面的大量资料和信息。而他的许多事迹还不为世人广泛所知,所以我就坚持写作。对周恩来的某个方面或某个阶段进行分析、研讨,也写周恩来的家世、童年和生平事迹,让人们更全面地了解周恩来、认识周恩来、热爱周恩来、怀念周恩来。

  在我写作的史料文章中,有《1963年,毛泽东为何要把一首还未改好的,〈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书赠恩来”》《周恩来的骨灰撒到了哪里,都有哪些含义》等等都非常受读者欢迎,也被网络广泛转载。

  退休后我还坚持写书。这十几年内,由我个人独著或与他人合著的书共有十多本。如《“全党楷模”周恩来》《学习周恩来读本》等。其中,《周恩来和他的亲属》获淮安市十一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梁红玉的故事》获淮安市委、市政府的“五个一”工程奖。2013年,我还被淮安市政府评为第三届优秀哲学社会科学工作者。

  周恩来优秀品德和他的奉献精神是我们中华民族最宝贵的精神财富,所以我退休后在周恩来纪念馆义务担任讲解员。我的讲解场次多,内容详实,受到广大参观者的欢迎。2012年我被省委宣传部表彰为全省理论宣讲先进个人,2014年我被省委老干部局聘为老干部党校的老师,多次去南京为离退休干部党支部书记培训班讲课。

(文/秦九凤)

 

守卫英烈二十余载

  【姓名】张捍华

  【年龄】87

  【身份】原徐州市沛县朱王庄中学校长

  【感言】能为先烈们做些事情,我心里觉得踏实

  张捍华从1995年起风雨无阻地义务守护沛县革命烈士陵园。2012年被评为“沛县十佳好人”,2013年被评为“中国好人”。

  沛县革命烈士陵园原名沛县鸳楼革命烈士陵园。1967年,沛县鸳楼革命烈士陵园建成,烈士们的遗骨被迁至陵园。每年的清明节,张捍华都要带着学生早早来到烈士墓前,向烈士纪念碑三鞠躬,对烈士们说一句“我来看你们了”,为烈士们扫墓。1995年,他退休后回老家居住,得知当时的沛县鸳楼乡(现鹿楼镇)党委要找一名烈士陵园管理员,便主动请缨义务看守。从此以后,他每天早上八点钟之前就会出现在烈士陵园里,就像平时上班一样,打扫卫生,管理花草,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陵园作为徐州市革命教育基地,经常接待一些中小学校、机关单位、社会团体前来参观和扫墓,每次他都会主动上前给他们讲张堤口战役,讲烈士们的英勇事迹。

  他守护着陵园,精心维护着陵园里的一草一木。最初,陵园里面除种植了一些松柏外,大片土地闲置,杂草丛生。他就主动承担起了陵园的绿化工作,清除杂草、垃圾,开荒种植花木。由于扩建前的烈士陵园地势低洼,每年雨季,烈士陵园内常常有大量积水长期排不出去,园内的许多花草植被就会遭到破坏。每次遇到这种情况,张捍华总是自掏腰包花钱买来苗木补上。房屋砖瓦毁坏了,他就从自家搬来梯子,然后慢慢爬上屋顶,仔细检查修补。在他看来,这些小事情都是自己应该做的,是自己的责任,这已经融入了他的生活,似乎和吃饭睡觉一样自然。如果哪一天无事可做,他反而觉得好像少了点啥。这些年来,张捍华已记不清前往各学校作报告究竟有多少次。他不图名利不遗余力地宣传爱国主义革命传统的举动感动了很多人。他还收集详细资料,制作图片,把沛县革命烈士陵园的烈士先进事迹生动地用图片展现出来,吸引了全县中小学校的师生前来参观。

  20098月,鸳楼革命烈士陵园经扩建后更名为沛县革命烈士陵园。其间,张捍华老人每日在工地上奔波,几乎参与了其中大大小小所有的施工,大家看到的他总是满头汗水满脸欣慰。

  也有一些人对他的行为表示不理解,一个退休校长,为啥去给人家看陵?退休了不在家享清福,折腾啥?对于他人议论,张捍华从不辩解,他始终觉得这些都是自己应该做的。他说:“能为用鲜血换取我们今天幸福生活的先烈们做些事情,我心里觉得踏实。”

(文/华大鹏)

 

甘做“雨花英烈精神”的铺路石

  【姓名】史凤琴

  【年龄】66

  【身份】南京雨花石博物馆原馆长

  【感言】宣传“雨花英烈精神”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红红的雨花石象征着革命先烈的满腔热血与坚韧不拔的精神,激励着年轻人不畏艰难为理想与事业不断前行。史凤琴调入南京雨花石博物馆之后,多次拜访南京师范大学李立文教授和池澄、刘水、贝芝泉等资深收藏家,虚心求教学习,以全新的展示形式诠释雨花石的大美。

  在担任南京雨花石博物馆馆长期间,史凤琴积极发挥专业场馆的收藏、保管、展览、研究与交流功能,积极组织雨花石艺术节期间的大型雨花石展览,先后组织赴徐州、无锡、山西运城等地举办雨花石展。2005年,史凤琴退休后,她也想学学书画、练练唱歌什么的,但她总觉得自己是工作在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雨花台,雨花台又是雨花石文化的发祥地,还是做一名雨花石文化的志愿者吧。在十多年的退休生活中,她也在收集整理雨花石文化的史料中收获精神与力量。习近平总书记提出“雨花英烈精神”后,史凤琴拟征集红色题材的雨花石,与“雨花英烈”的感人事迹相结合,组织红色文化进校园,展示革命者的政治立场和思想境界,凸显升华了共产党人的精神气质。她说:“宣传‘雨花英烈精神’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文/孔令宁)

 

退休不退岗,尽心忙宣讲

  【姓名】生龙官

  【年龄】80

  【身份】南通市开发区老干部宣讲团成员

  【感言】宣讲英烈事迹,陶冶道德情操

  生龙官退休二十年,始终活跃在红色宣讲的路上。为了让宣讲内容详实、形式活泼,听起来可亲、可信、可学,生龙官通过从网上查阅、观看影视作品,走访抗日老英雄、老战士(或家属、子女)、查阅档案及考察红色教育基地等广泛收集相关资料。近年来,他先后组织学生650多人次走访抗日老战士,参观抗战遗址,写专题征文。用群众听得懂、喜爱听的大白话到学校、村庄作抗战故事宣讲报告。

  为了提高宣讲效果,生龙官不仅注重宣讲内容,而且十分重视形式和方法。多年来,他在摸索中逐步总结出两个要点:一是宣讲与行动要力求统一。生龙官说:“我在台上宣讲时要求听众要弘扬党的优良传统,我自己也应该身体力行,平时参加宣讲都是自己乘车或步行。”二是讲台与社会舞台力求统一。生龙官认为,给青少年宣讲革命故事和党的优良传统固然重要,但到社会这个大舞台去实践更加重要。因此,他和其他宣讲团的成员利用寒暑假时间,带着孩子们为烈军属、抗战老英雄家庭开展送温暖活动,为老人们梳头、捶背、打扫卫生,听他们讲抗战故事。通过一系列社会实践活动,孩子们的“小公民”意识得到加强、社会责任感也有了提高。

  生龙官还培养了5名抗战故事少年宣讲员加入宣讲团,老少同读抗战史、老少共唱抗战歌、老少同看抗战戏、老少同讲抗战事,组织青少年到红色教育基地或抗日战场遗址前重温英烈事迹,举行集体宣誓。

(文/张建华)

 

守护“新四军姑姑”

  【姓名】顾锁贵

  【年龄】81

  【身份】常州金坛指前镇丰产村岗头村民

  【感言】烈士为国尽忠,我为烈士尽孝

  “姑姑,今天是您的忌日,我们又来看您了!”自19427月以来的每年重要节日,常州金坛指前镇丰产村岗头村村民顾锁贵或陪着父亲,或和妻子一道在一座坟茔旁敬香祭奠。顾锁贵从7岁开始,就把爱心、孝心奉献给了与他非亲非故为国捐躯的革命烈士,70余年如一日,无怨无悔。

  19426月的一天,新四军一支小分队在茅山地区遭遇日本鬼子扫荡,一名18岁的新四军女战士在战斗中身负重伤。由于情况紧急,这名女战士来不及转移送后方医院,就被临时安置在丰产村的一个磨房里。尽管村民们想尽了办法为女战士治伤,但因为缺少药品,女战士几天后不幸牺牲了。当时,顾锁贵虽然只有7岁,但亲眼目睹了新四军女战士牺牲的一幕,他萌发了要永远守护女战士墓地的念头。

  女战士是苏北人,金坛地区没有亲友,顾锁贵的父亲顾根喜和村民们凑钱买了一口棺材,把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女战士安葬在附近的山岗上。此后,顾根喜就带着儿子顾锁贵和家人每年清明、春节和女战士的忌日都到墓前祭奠,守护无名女烈士墓。1984年,顾根喜知道自己不行了,在生命的最后一刻,拉着儿子顾锁贵的手,用微弱的声音嘱咐他:“孩子啊,爸爸就要走了,新四军姑姑就交给你了,你要像看护咱们家祖坟一样守护着她的墓。”从此,顾锁贵接过父亲的接力棒,承担起义务守护女烈士墓的责任。

  2006年,女烈士墓所在的地方平整土地,顾锁贵为了更好地照看女烈士墓,个人出资两千多元,把女烈士的墓迁到了自家地里。2010年,他又以顾家子孙的名义,浇了水泥墓,在墓旁竖了纪念碑,把女烈士当作自家的祖辈一样祭奠守护。后来,金坛市开展“慰烈工程”,民政部门在征得老顾同意后,把无名女烈士墓迁到市烈士陵园,但顾锁贵每年清明还会带上自己的子女到烈士陵园祭奠,以告慰女烈士在天之灵。

(文/周红军)

 

江东门纪念馆的志愿者吴大姐

  【姓名】吴健

  【年龄】67

  【身份】南京建邺区莫愁湖街道江东门社区居民

  【感言】传承英烈精神,帮助别人快乐自己

  吴健,人称吴大姐,是建邺区江东门社区的一位普通退休老人,她所居住的小区康怡花园紧靠着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以下简称江东门纪念馆),每天这一带游客如织,人流不息。许多外地游客人生地不熟,坐个车,赶个路的,常有东西南北分不清的,吴大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她想:如果自己能帮助这些游客,那不也是志愿服务嘛。于是,她开始每天穿着马甲,戴着袖标,“全副武装”地来到江东门纪念馆,穿行在人流之中,提醒游客入馆排队,注意看好随身物品。   

  一次,吴健看见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不停地哭着喊“妈妈”,上前一问才知道,小女孩和家人走散了,女孩不停地大哭,吴健心急如焚。她弯下腰拉着小女孩的手,一边耐心地开导安慰,一边与纪念馆保安联系,及时用广播发出寻人启事,不一会儿,满头大汗的小女孩爸爸妈妈从云锦博物馆方向赶来。当孩子的爸妈拿出钱准备酬谢吴健的时候,吴健已转身去给其他参观者当起了向导。

  在纪念馆周边巡逻服务成了吴大姐每天生活的必修课。有天一大早,她来到纪念馆入馆的东门口,就见一个带着三个孩子的中年男人,用手托着怀里的遗像,蹲在门口喊冤。吴大姐一问才知,中年男子的爱人不幸因车祸去世,中年男子认为法院判得不是很公道,于是来到纪念馆想搞点大的“动静”。因为地点敏感,吴大姐马上意识到如果这一情景被人拍摄传到网上,会给城市抹黑。于是,她马上向110报警,同时不停地劝导中年男子,不要采取这种过激手段来吸引眼球博得同情。通过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中年男子终于打消了把事情闹大的念头,带着三个孩子走了。

  像这样发生在吴大姐身上的故事很多很多,每天吴大姐都要去江东门纪念馆转一转、看一看,见到游客就会热情地问上几句,指个路,认个车站,帮着看管一下物件,甚至拿出自己的手机,帮着游客打电话。这些不起眼的小事,吴大姐做得特别认真。她说:“能在这样的纪念地帮助别人,我很快乐。”

(文/孔令宁)

 

把“红色财富”传承给儿孙们

  【姓名】顾泽彬

  【年龄】82

  【身份】泰州市离休干部

  【感言】我要将红色火种代代相传

  离休20年来,顾泽彬始终保持着共产党人特有的“红色情怀”,热心社会活动,奔波于社区、学校、机关企业之间,义务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宣讲,并关爱着身边每一位需要帮助的人。   

  离休后,顾泽彬先后担任了泰州市新四军历史研究会副秘书长、泰州市革命传统教育宣讲团副团长等职务,一年到头都闲不下来。顾泽彬说:“我是一位老党员,共产党员的工作是永无止境的。离开工作岗位后,更要融入到大社会中,为青少年健康成长搞好教育服务。”简单的宣讲很难让人记忆深刻。为让孩子们能集中精力听讲,他总是提前有针对性地搜集整理相关材料,就孩子们感兴趣的话题进行重点宣讲,每次都赢得阵阵掌声。顾泽彬说:“我要将红色火种代代相传。孩子走什么样的路,需要父母引导,作为老党员,得把自己多年积淀的‘红色财富’传承给儿孙们,为党培养合格的接班人。”

  每逢“七一”、“十一”等纪念日,顾老和老伴都要带领儿孙进行寓教于乐的“红色家庭”聚会。通过讲历史、唱红歌、朗诵诗、谈感想等形式,表达对党的忠诚之心、对事业和学业的热爱之情。“搞这样一个形式,不仅可以进一步激发儿孙热爱党、热爱祖国、热爱家乡之情,在本职岗位上多作贡献,还有助于促进家庭和睦团结,更加珍惜眼前的幸福生活。”顾老告诉记者,这一家庭特色活动至今已开展了30年。离休后,顾老把家庭教育的重心放到孙辈身上。每年寒暑假,他会安排孩子们做家庭手工活,有时还将孩子们送到农村去参加农活、体验生活;清明节,他会率领孩子们去烈士纪念馆祭扫,并适时地讲解一些革命故事;每个周末组织孩子们到一些老年人家中帮助打扫卫生,过年过节则给困难群众送水果、饺子和慰问金……

(文/童凯)

 

修缮“红色交通站”

  【姓名】马福尧

  【年龄】92

  【身份】南京市六合区冶山东王社区居民

  【感言】为子子孙孙留下一个红色记印

  在南京市六合区冶山东王社区老街上,有一处红色教育基地——“江苏省委地下交通站”,此教育基地倾注了马福尧的大量心血。

  抗战前期,东王南来北往的人很多,有一家名叫“华洋”的旅社,长年住着几个外地在东王卖小吃的人,他们经常带些陌生人来旅社歇宿。1947年,华洋旅社老板马齐年受封国民党保长。马齐年平日里给人印象是游手好闲,赌徒一个。这年的一天夜里,马齐年喝完酒、赌完钱回来,见旅社一间屋子还亮着灯,推门一看,3名平日里卖小吃的住客正在开会。马齐年笑道:“别怕!我早就晓得你们是共产党人了,在我这里你们尽管放心!”随后离开了。

  原来,他是以保长身份作掩护,他的旅社经常转送中共地下党人。这家华洋旅社就是抗日战争时期的“江苏省委地下交通站”。194210月,中共江苏省委派吴学谦、钟沛璋来到旅社,建立了地下交通站,吴学谦任站长,交通站的主要任务是接待上海地下党和华中局之间的干部和交通员,了解和掌握根据地到敌占区交通线路情况。

  马福尧从小生于此街,长于此街,作为抗战时期的“儿童团长”,对东王地区革命史有许多了解。马福尧说:“我知道东王地区周正铭、姚爱兰、张家良等许多革命先烈,为了今天的幸福生活抛头颅、洒热血的英雄事迹;听到过刘少奇、罗炳辉、谭震林等许多老一辈革命家,在东王这片红土地上创建的丰功伟绩。”为让下一代知道东王地区的这些红色历史,马福尧决心将这处红色遗址修缮起来,为子子孙孙留下一个红色记印。

  有此想法后,马福尧不顾年迈,多方奔走。修缮需要钱,马福尧每月收入并不高,家中还有一个无生活来源的残疾儿子共同生活。除去父子俩日常开支,所剩无几。马福尧硬靠着省吃俭用,积攒了8000多元修缮旧址款。2014年清明节前,“江苏省委地下交通站”旧址终于修缮一新,并成为红色教育基地。

(文/孔令宁)

编辑 张永胜

2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2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微雨撒林 2017-4-9 16:26
点赞欣赏,传承红色基因。

查看全部评论(1)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