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银潮讲坛”启动 党员义务讲师团走基层首次泰兴开讲

2016-7-27 17:47|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356| 评论: 0

分享到:
摘要: “银潮讲坛”启动 党员义务讲师团走基层首次泰兴开讲 本刊讯(记者 杨安)5月27日,由《银潮》杂志社、江苏省钟山干部疗养院主办的“银潮讲坛”在泰兴市启动,省委老干部局副局长陈明,《银潮》杂志社、江苏省钟山干 ...

“银潮讲坛”启动

党员义务讲师团走基层首次泰兴开讲

   本刊讯(记者 杨安)527日,由《银潮》杂志社、江苏省钟山干部疗养院主办的“银潮讲坛”在泰兴市启动,省委老干部局副局长陈明,《银潮》杂志社、江苏省钟山干部疗养院负责同志等一行人组成的党员义务讲师团赴泰兴举办走基层专场活动。

  老干部是党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对老干部工作者来说,让老干部安享幸福晚年,始终是他们义不容辞的政治责任;让老干部保持阳光心态健康生活,是他们始终坚持的工作理念;让老干部力所能及地发挥余热,是他们孜孜不倦的工作追求。多年来,《银潮》杂志社和省钟山干部疗养院满怀对老同志的深厚感情,牢固树立以人为本、服务为先的理念,以强烈的政治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不断为老同志提供丰富的精神食粮和良好的健康保障,切实把党中央关于尊重、爱护、关心、照顾老干部和做好老干部工作的方针政策和决策部署落到实处。

  在启动仪式上,陈明指出:按照党中央关于全面做好离退休干部工作的要求,我们牢牢把握为党和人民的事业增添正能量的价值取向,立足于当前老干部工作实际,搭建了“银潮讲坛”这样一个服务平台,务求精准服务老同志。走进基层开展“银潮讲坛”系列活动正是落实《关于进一步加强和改进离退休干部工作的意见》的务实之举。

  他说,通过组织专家以“党员义务讲师团”形式来到基层做健康讲座,将阳光的心态、健康的理念和专业的保健知识面对面地传授给广大离退休老干部们,既传播了科学的养生保健知识,又与老干部们沟通了感情;既有利于老干部们保持身体健康、心情愉悦,又有利于我们老干部工作者改进工作作风,提升工作方法,对我们老干部工作者来说是一种学习和提高。这正是参与这次活动的所有党员结合工作实际、创新学习方法、以学习促进工作落实、在工作中践行“两学一做”学习教育的体现,通过这样的方式也必将提高学习效果,促进我们的工作。

  此次党员义务讲师团走基层泰兴专场活动由泰兴市委老干部局、泰兴市新四军研究会、泰兴市老年健康协会承办。泰兴市委常委鞠林红表示,省委老干部局牵头举办的“银潮讲坛”走基层系列活动,第一站就选在泰兴,是对革命老区泰兴广大老干部的关心。

  简短的启动仪式后,专场活动以“阳光心态,健康生活”为主题,由省钟山干部疗养院副院长、医务党支部书记戎其飞作“老年病救治和防治”专题讲座。戎其飞从事医疗工作多年,拥有主任医师职称,在老年病诊治方面具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独到的学术见解,本次讲座内容关注老同志的身心健康,贴近老同志的生活实际,针对老年人的自身特点,积极引导老同志正确规避和防治老年病,且通俗易懂,得到在场600余位老同志的好评。

  陈明认为,通过搭建“银潮讲坛”这样一个服务平台,《银潮》杂志社采编人员将有更多机会与基层读者面对面交流,引导老同志讲好江苏故事、弘扬“三创三先”新时期江苏精神、传播江苏好声音;鼓励老同志提高身体素质,树立阳光心态,感染和带动身边的人,进而影响社会心理,促进社会和谐。这也是《银潮》杂志社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座谈会上重要讲话精神的有力举措。随着形势发展,党的新闻舆论工作必须创新理念、内容、形式、方法,要适应分众化、差异化传播趋势,增强针对性和实效性。《银潮》杂志作为深受老干部们喜爱的刊物,始终坚持正确政治方向,坚持以服务老干部工作大局为导向,尊重传播规律,创新方法手段,切实提高杂志的传播力、引导力、影响力、公信力。“银潮讲坛”系列活动目的明确、受众精准、主题鲜明、内容丰富,活动效果值得期待。

在天津市新兴南里社区,有一个“六朵金花”养老互助组,六姐妹最大的93岁,最小的75岁。她们都是丧偶空巢老人,为了不给社会和子女增添过多的麻烦,自愿结合在一起,同吃同睡,当义工、学才艺,在人生道路上互相帮扶。

  如今,这六个老人虽平均85岁高龄,均精神矍铄,耳不聋眼不花,行动也不用别人搀扶。姐妹们说,她们长寿的秘诀得益于大家志趣相投,彼此互相关爱,精神上始终保持愉悦状态。如今,“六朵金花”抱团养老的模式正在天津市得到推广。

  不给社会、儿女添麻烦,三个高龄老人组成互助养老小组

  张韵琴家住天津和平区新兴南里,85岁的她身体和精神都很好。这天,她又骑着自行车出了门,不时有人关切地问:“张奶奶,您还敢骑车呀,可得悠着点儿!”

  张韵琴乐呵呵地说:“放心吧,今天家里姐儿几个想吃炸酱面,我去农贸市场买点面条,那里的面条筋道!”

  张韵琴所说的“姐儿几个”,并不是她的亲姐妹,而是社区里和她一起抱团养老多年的几位老邻居。在被人称作“六朵金花”的这个温暖群体里,年纪最大的孙桂兰93岁,鲁云生91岁,国瑾如86岁,乔秀英79岁,去年刚加入的冯美娟也已经75岁。张韵琴正是这个“养老互助组”的发起人,退休前,她是一家单位的工会主席,无论工作还是生活中,她是出了名的热心肠,而且组织协调能力特别强。退休后,性格达观的她依然乐于助人,热心公益。

  张韵琴有个幸福的家庭,儿女孝顺,和老伴感情笃深。正当她安享晚年的时候,老伴却先她离去。老来丧偶,燕鸣失声。张韵琴内心感受到了深深的孤独。

  张韵琴了解到,在她所在的新兴南里社区,有许多像她一样丧偶空巢的老姐妹,这些姐妹整天守着一个空空荡荡的房子,只有双休节假日才能等到和儿孙团聚的时光。因为隔代、价值观、生活方式等原因,这些老姐妹虽有儿女相伴,精神上依然苦闷。

  一天,她突发灵感,既然姐妹们都面临着同样的养老境况,何不抱团一起养老呢?张韵琴找到了平时一起很聊得来的孙桂兰、国瑾如两位老人。孙桂兰大她8岁,为人大度,国瑾如大她一岁,性格直率,三人平时就很合得来,如果三人能结伴养老,应该是个好办法。随后,张韵琴找到孙桂兰、国瑾如,给她俩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两位老姐妹非常赞同。

  2005年6月8日,三人互助养老小组正式成立。按她们商议的办法,张韵琴家里的房子大,各自吃过早餐后,小组成员到她家里会合,午饭一起吃,三个人口味相同,还商定了一个菜谱。大家一起做饭,一起买菜,费用AA制。

  小组成立那天,张韵琴提议做顿丰盛的午餐,再开瓶红酒庆祝,孙桂兰、国瑾如表示赞成。三姐妹各自报出自己的拿手菜,然后把需要购买的东西写在纸上。随后,她们一路说笑着来到附近的农贸市场,按开列的菜单买菜。

  接下来,三姐妹在宽敞的厨房里奏响了“锅碗瓢盆”交响曲,洗菜的、择菜的,剥葱捣蒜的,各司其职。国瑾如喜欢京韵大鼓,她现场发挥,把三姐妹“结盟”养老的事情编成曲词唱了出来,其他两位姐妹也跟着学唱。厨房里飞出串串欢声笑语。张韵琴感慨地说,老伴离世后这么长时间,她从没像今天这样快乐过。孙桂兰也说,她好像找到了昔日当姑娘时的感觉。

  丰盛的菜品端上了桌,三姐妹落座。“组长”张韵琴发表“讲话”,她说,咱们年龄大了,也不能给社会和孩子们添负担,咱们老姐儿仨学当年的刘、关、张结义抱团养老,祝愿咱们老姐儿仨一直在一起,快乐长寿。

  张韵琴讲完话,把姐儿仨面前的酒杯一一斟满,然后举起酒杯,豪爽地来了句:“为了我们的养老互助事业,干!”三只酒杯碰到了一起。

  吃过午饭,三位老人有些微醺,张韵琴的卧室有张两米宽的大床,她早就准备了三个花色一样的枕头,然后招呼大家在床上躺会儿。平时,她们有午睡的习惯,三姐妹并排躺在一起,在相互催促中眯了一会儿。

  午睡过后,三姐妹结伴儿去居委会活动室唱了会儿歌,下午五六点,她们才分头回各自家,临睡前,她们彼此通了个电话,知道都没什么事儿,才安心睡下。

  当义工、学才艺生活多姿多彩,抱团养老十周年越活越年轻

  张韵琴清楚,要想晚年幸福、充实,还得老有所乐,老有所好。当了多年的工会主席,张韵琴喜欢为大家服务,在她的倡仪下,三姐妹决定到社区当义工。

  每天早晨8点半,张韵琴、孙桂兰、国瑾如各自出门,在社区门口集合,她们佩戴红袖章,9点钟开始在小区巡逻,对社区内贴小广告、收药等一系列不文明行为进行劝导。

  别小看这个“奶奶巡逻队”,她们的警惕性高着呢!近几年,偷盗电动车犯罪活动猖獗,针对每一个进院的陌生人,张韵琴她们都要盘问一番。有一次,一男一女合骑一辆电动车在社区里转悠,张韵琴问他们来社区做什么?女青年说,他们是家政公司的,要到一户居民家去服务。张韵琴问不出破绽,就让他们走了。

  张韵琴三人继续巡逻,转了十多分钟,她对另外两位伙伴说,她总觉得刚才那两个年轻人眼神不对劲儿,他们说是干家政,却没有带工具箱,说不定是来偷东西的,咱们悄悄过去观察一下吧!

  三位老人转身往回走,一连巡视了两幢楼,没见那两人的身影,到了第三幢楼,张韵琴看到那对男女在那里转悠,女的在外围远远地站着,男的围着停在楼下的一排电动车来回打量。

  张韵琴确定了自己的判断,她对孙桂兰说,你去社区警卫室报告,我和瑾如在这里守着。孙桂兰依计而行,张韵琴和国瑾如远远地观察着。没过一会儿,那个男青年果然下手了,三两下便把一辆电动车锁弄开,随后骑上电动车,招呼女青年就要溜。

  “站住!”一看两个盗贼要逃,张韵琴和国瑾如高喊:“抓小偷!”那对男女一看不妙,加速在她们面前冲过。正在这时,接到孙桂兰报警的社区保安赶了过来,他们围追堵截,终于把两个年轻小偷擒住了。当月月底,社区贴出光荣榜,对张韵琴三位老人智斗小偷的行为进行表扬。

  除了配合社区保安擒贼外,张韵琴还在巡逻中发现类似居民给电动车充电时,因线路老化自燃的情况,她们及时报警,及时把火灾隐患消除了。乐于为大家服务,让这三个老姐妹获得了精神上的极大满足。

  除了做公益和平时在家活动外,张韵琴很注重彼此之间互相提高。张韵琴喜欢唱歌,在她的带动下,姐儿仨加入了社区老年合唱团,每周三排练。合唱团由20多位退休老人组成,他们都从艰苦的岁月走来,对《北京的金山上》《红星照我去战斗》《让我们荡起双桨》等歌曲有很深的感情。团友们排练时,说说笑笑,十分快活。排练三个月不到,三姐妹和伙伴们已达到了演出级别。

  国瑾如觉得仅练习唱歌还不够,她喜欢编织,困难年代,家人的毛衣、毛裤都是她亲手织出来的,现在儿孙们穿衣服都是从商场里买的,然而,国瑾如还是觉得亲手织出来的衣服更舒服。那段时间,社区开办老年编织培训班,国瑾如很感兴趣,就拽着张韵琴、孙桂兰一起学,她买来毛线,课余时教姐妹们织毛衣,然后把她们织成的作品拿到培训班,让老师进行评比。国瑾如编织水平高,还被培训班聘为课外辅导教师。

  转眼间,三姐妹抱团养老过去了五年时光,她们相处得比亲姐妹还亲,虽然偶尔闹些小别扭,但总能很快取得谅解。三姐妹精神矍铄,耳不聋眼不花,行动也不用别人搀扶。别人问起长寿秘诀,张韵琴说,我们三姐妹志趣相投,有着共同的爱好,生活也很规律,再加上在社区长期巡逻锻炼,这可能是身体好的主要原因。

  三姐妹互助养老优势明显,她们的互助组成立五周年时,鲁云生老人加入进来,七周年时又吸收了乔秀英。

  新成员加盟须过“试用期”,“六朵金花”抱团养老受肯定

  让张韵琴高兴的是,在她们的互助养老组成立十周年的时候,74岁的冯美娟也加入进来。冯美娟的加入,优化了团队的年龄组合,也使得她们的养老互助组进入了“六朵金花”绽放的时代。

  其实,自从张韵琴她们的养老互助组成立以来,不断有人找到张韵琴要求加入。张韵琴清楚,她和孙大姐等之所以十年来亲如姐妹,是因为她们性格互补,彼此之间相互包容,即便有小别扭也很快就能化解。对于想要加盟的新成员,张韵琴都会讲清楚,彼此之间设一个“试用期”,如果磨合好了,再接收她成为新的成员。

  2008年春节后,有一位叫刘菊兰(化名)的老人申请加入,张韵琴提出,彼此之间有一个月的适应期,刘菊兰答应了。

  起初,刘菊兰感觉姐妹们互助的形式很新鲜,前几天每天都准时过来和组员们会合,参加活动也很积极。然而,新鲜劲儿过去以后,刘菊兰每天牵挂着她上小学的孙子,参加姐妹们的活动想来就来,不想来两天不照面。张韵琴代表“组织”和她谈了次话,提出如果真想加入互助组,就要有团队精神,坚持和大家一起活动。即使有事不来的话,也应打个电话给大家说一声。刘菊兰权衡再三,觉得她不太适应互助养老这种形式,就选择了退出。

  与刘菊兰自愿退出养老互助组不同,也有要求加入互助组的老人,被互助组“刷掉”的。有位姓姜的老人,在与互助组磨合的过程中,张韵琴觉得她有些爱占小便宜,比如,大家一起买菜,平摊费用时,她不是借故自己没带钱,就是说带的钱不够,每次都少拿个块儿八角的。不但如此,大家一起做饭,姜某总是借身体不舒服坐享其成。互助组成员对其意见很大,张韵琴代表“组织”对其进行“劝退”。

  通过多年的磨合,张韵琴认为,现在的“六朵金花”在一起最为合适。生物学上,六角形的蜂巢结构最稳定,六个人比三四个人更热闹,学新事物效率更高。三四个人的团队略显单薄,比如一个活动,可能你有事儿,也可能她有事儿,人少了活动就组织不起来。

  在张韵琴看来,互助养老团队中,除了要有团队精神外,最重要的还是年龄结构要合适,都是八九旬的高龄老人,难以彼此帮扶。她的互助养老团队中,年纪最小的冯美娟75岁,身体结实,手脚勤快,在组里承担的任务很多。比如,活动回来,组员们有些累,不愿做饭,冯美娟便自告奋勇去买饭。有的老人水费、煤气费忘记缴了,也是她主动帮着给缴了。

  组里另一位比较年轻的乔秀英也很热心。有一次,临睡前姐妹们互通电话道晚安时,唯有国瑾如的电话打不通,张韵琴很是担心,她打电话给冯美娟,约她一起到国瑾如家里去看看。

  两人在国瑾如家的楼下会合,站在楼下望去,发现国瑾如家里的灯还在亮着,心里踏实了些。随后,她们上楼敲响了国瑾如家的门,几分钟后,国瑾如穿着睡衣打开了门,看到她气色正常,张韵琴松了口气。

  问起电话不通的原因,国瑾如饱含歉意地说:“唉呀,快把我急坏了,家里的固定电话不知咋回事儿,一直打不出去。”她怕姐妹们担心,正想下楼给张韵琴报信呢,没想到她们已经过来了。

  “晚上看亮灯,白天看窗帘”,在长期的互助式养老中,张韵琴和姐妹们摸索出察看姐妹们是否正常、安全的心得。2014年4月的一天,早过了姐妹们约定会合的时间,年龄最大的孙桂兰却迟迟未来,张韵琴有种不祥之感。她让其他姐妹等着,然后叫上乔秀英前去看个究竟。

  到了孙桂兰家的楼下,张韵琴抬眼望去,赫然发现孙桂兰朝阳那间卧室的窗帘没有拉开,她更加相信了自己的判断,她和乔秀英急步上楼,用事先孙桂兰交给她的备用钥匙打开门,两人进门后直奔卧室,果然发现孙大姐躺在床上,大睁着眼睛,却不敢动弹。看到张韵琴二人进来,她指着自己的头,痛苦地说,早上起床猛了,头晕得厉害,不敢下床。

  张韵琴怕孙桂兰有中风症状,不敢动她,而是拨打了120。急救车很快赶了过来,把孙桂兰送到了医院急诊室,经过检查,孙大姐脑部缺血,造成了眩晕症。

  孙桂兰住院期间,互助组的姐妹们轮流前来陪护。看到这帮老姐妹亲亲热热,弄清真相的室友都很惊讶,感慨她们相处亲密,都觉得这种养老模式很好。

  孙桂兰康复后,老姐妹们又快乐地生活在了一起。由于她们十余年抱团养老的成功运行,天津市在全市社区居民中积极推广这种养老模式。而在已进入老龄化的今天,也必将有更多值得借鉴的养老方式出现。

                                              责编 葛玉菲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