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本色家园”标识主题歌主题用语征集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揭秘31年前边境战争老山插旗照

2016-6-28 19:21| 发布者: 老干部之家| 查看: 978| 评论: 0

分享到:
摘要: 老山插旗照,它早已出了名,打动千万人。 有人说,这张照片拍摄于31年前的4月28日的边境战争中,那一刻,我军收复老山主峰。 于是有人写了文字说明:某部队八连副连长张大权,他把军旗插进主峰阵地里的同时,壮烈牺牲 ...

老山插旗照,它早已出了名,打动千万人。

有人说,这张照片拍摄于31年前的428日的边境战争中,那一刻,我军收复老山主峰。

于是有人写了文字说明:某部队八连副连长张大权,他把军旗插进主峰阵地里的同时,壮烈牺牲。

还有人说,这张照片上的战士如今还活着,他们是参加了老山战斗的罗仕忠和何天华,如今他们在贵州老家,生活简朴而平淡。

以上种种,包括这张照片,在那场边境战争结束后的最初十多年里,从未出现;它们一出现,便是在喧嚣的网络上。

照片的背后,究竟有什么故事呢?

 

 

插旗是假 英雄是真

揭秘31年前边境战争老山插旗照

孔令君

 

早有怀疑 但无忿忿

可以确定的是,老山插旗照最早开始广泛传播,便已是上世纪90年代末。

那时候,互联网刚刚进入普通人生活。罗际明一上网就看到这张照片,关于那场战争的资讯,不少以此配图,被突出处理。有多少人被感动,好照片,好一副铮铮铁骨。

罗际明自然受感动,可他总觉得哪里不对!

他自有理由——1984年,他在老山前线某师政治部工作,在战场上9个月,出于工作需要,他和同事几乎看过每一张战斗照片,战争结束后,其中的大部分“经典照片”还被用作展览。

从他的角度看,那样经典难得的插旗照片,如果当时出现,不可能被遗漏,也不可能不迅速在部队中流传,但他和战友们竟然从未见过。他当时就开始留意,后来多次在博客和网络相关文章上跟帖,请照片的拍摄者站出来,介绍一下拍摄经历,那可是最能说明问题的。但这么多年过去,这张疯传照片的署名,一直空着。“版权归实际拍摄者所有”,但拍摄者从未露面。

后来,以这张照片为背景,绘制了油画;距离当年战斗发生地不远的云南麻栗坡县城,建成关于那场战斗的纪念馆,进门就是这张插旗大照片;更多围绕这张照片的故事,被传开来,比如说“战士向着祖国站立,军旗向着祖国飘扬……”,还比如说“他的手死死握着旗杆,战地救护队怎么掰也掰不开……”

几乎和罗际明同时期,上世纪90年代末,在太原的赵利滨看到了这张照片。那时电脑不普及,还是所在工厂里的团委书记叫上他去办公室,指着电脑屏幕,说“你拍的那个照片”上网了。

此前, 赵利滨曾拿着一组自己在部队拍摄的照片,参加过职工摄影展,厂里人不少都看到过。赵利滨说,其中就有这张插旗照。虽然当时网络上的消息似乎并没什么大不了的,当不得真,但图片的文字说明煞有介事:428日凌晨,冲至老山主峰的某连副连长张大权,他把军旗插进主峰阵地里的同时壮烈牺牲了。但赵利滨是19874月才到老山的,怎可能拍下发生在1984428日的照片?赵利滨当时第一个想法是错了,错了!这张照片怎么和大英雄张大权绑到一块去了!张大权确实在老山战斗中牺牲,后来被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

一转念,赵利滨想毕竟这是件好事,对弘扬英雄精神有利,倒也无可厚非,随他去吧。

 

插旗是假 英雄是真

一晃又是十多年,插旗照越来越火。

网络上,有人将其与另外两张著名战争插旗照相提并论,一张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几位美国士兵在硫黄岛上插旗;另一张,同样是在二战期间,苏联士兵将旗插上了德国柏林的国会大厦顶端。

此外,近年来,不断有新的报道出现,夺人眼球——大意有二,一是照片上的插旗手,并非张大权,也并未牺牲;二是照片中两人真名实姓,叫罗仕忠和何天华,两人都在贵州,平淡地生活。

记者们笔下,罗何两人都回忆过那场战斗,有牺牲有热血,他俩都勇猛刚强,率先冲上老山主峰,都是英雄,这毋庸置疑。

可“细节”有了矛盾,不同的稿件,有说罗仕忠是插旗者的,也有说何天华是插旗者的。

“细节”被质疑。3月,老山作战主攻团代政委、国防大学教授、少将黄宏告诉媒体记者:插红旗这件事情是没有的……当时并没有记者随五连攻上主峰;当年主攻团的一位营长臧雷也从军事规律和常识角度分析,当时不可能带这么大的红旗上山。

“细节”到了罗际明那里,显得更加糊涂。前年,他曾组织对那场边境战争的亲历记征文,有人写了长信来:“关于这张照片的由来我特意跟我叔父聊过,正直、倔强的他在知道这事后跟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这照片应该是在他们拿下主峰撤防下来后根据宣传需要拍摄的……”信的落款名为“罗永松”,自称是“罗仕忠的侄子”。信还在。

但在罗际明他们的感受里,在无数的历史记载里,在罗何两人动情的回忆里,在一份份写给罗际明的信里,占领老山主峰的事实,以及照片背后有血有肉的战斗英雄们,真真切切地存在过。如黄宏所言,媒体关注老山,关注在人们视线中已经淡出的英雄,反映了社会主流价值观对向往崇高的回归……

因为真英雄,插旗照片更红了。

即便极少上网的赵利滨,也看到了关于插旗照的议论。

他在新闻下跟帖: 我曾是某军某师某团某连的战士,这照片是我拍的……有一人回帖:谢谢你说出真相。此外,石沉大海。

他心想算了, 事情过了二十多年,还有啥澄清的必要?他无意中看到了罗际明的博客,其中一句话触动了他——插旗是假,英雄是真。

 

真相在前 真心在上

于是, 记者来到太原找了赵利滨,看了他的底片,看了当年拍的其他照片,求证了他当年的战友,还听了他的讲述。

当年的士兵,如今已是中年男子。他谈对党的忠诚,谈老山精神,然后谈那场战争,讲他上战场前咬破手指给父亲写的血书,讲他在老山地区那拉口守猫耳洞的日子,讲受伤的惊心动魄。

赵利滨是19874月上前线的,部队是轮战防御。那时距离1984428日攻占老山主峰的战斗,已有3年,张大权和史光柱等老山英雄的事迹,赵利滨早已熟知。

据赵利滨讲述,19873月到4月中旬,他所在的部队与某军某师某团进行老山方向各阵地的对**接。在接防的过程中,部队接到了配合宁夏电影制片厂拍摄战地纪实的任务,那部剧赵利滨清楚地记得名字,叫《战士万岁》。据他回忆,剧本中的事,是基于某特攻连在198610月出击“968高地”并取得辉煌战果改编的,纪实为主,要求充当临时演员们的士兵“平时训练怎样就怎样”。

拍摄场地,赵利滨也记得,是在“麻栗坡县小石洞”,这是他所在团集结休整的地方,也是各轮战部队“突击拔点”的训练场地。

拍摄需要电台呼叫的镜头,赵利滨既是电台台长,手上又有备用电台,便被抽调去了拍摄地。赵利滨每次去,都带着他自己的“红梅牌”相机,拍摄空隙就跟着剧组拍拍照。

拍照纯粹是为了留念,在那场边境战争进行到1987年时,带相机上战场的战友很多,据赵利滨观察,连里一大半人都带着。

拍片子有攻占高地插红旗的镜头,赵利滨说,插旗照就是那时抓拍的。

他拿出底片, 还重新冲洗了照片,让记者和网络上流传的照片仔细比对,角度人物背景,一模一样;他让记者看图片最底下,旗杆下的泥土,以及垒战壕的尼龙袋,这是大多数网络图片截去的。

他还有一系列拍摄于同一训练场的“剧照”,曾被装裱起来参加过厂里的职工摄影展,其中有反映战友情的,反映不怕牺牲的,还有那张插旗照的“后续”,一位战士斜着倒在了那面红旗下……

 

价值永恒 情感永存

那么,赵利滨的说法是:“插旗照”是在19874月拍摄于麻栗坡县小石洞训练场,拍的是电影制片厂的“情景重现”,反映的是198610月出击“968高地”的战况。

拍片时, 不止赵利滨一人在拍照,有别的战友在拍,电影制片厂的场记也在拍。

这只是一张业余的“剧照”,可当它在麻栗坡县城的照相馆里被洗出来时,赵利滨就觉得“感觉不错”,震撼壮烈,给战友们一看,都说好。

他还记得,照相馆还把这张“好照片”在店里显眼处,摆过一阵。

其实,这张照片当时就红了,不仅剧组成员、参与拍摄的战友们来索取,团里其他认识的战友也来要;后来,一些来老山前线见习的沈阳军区、南京军区等部队的干部,听说了这张有纪念意义的照片,也找到驻地问赵利滨要。

赵利滨能送的,都送了;但来要的人太多,以致于他实在承担不起冲洗费了。后来有人来要,他就委托通讯车上相熟的战友把底片带到麻栗坡县城去,让对方自费冲洗,洗完再把底片带回来。

据赵利滨大致估计,光这一张,在麻栗坡县的照相馆,就冲洗了不下一千张。愿意为赵利滨拍照作证的几位战友,至今都珍藏着这照片。

可以想象的是,这张照片被众多战友带回了军营、带回了家;可以断定的是,带着照片回去的战士们,即便不明白照片的来龙去脉,也没想要“刻意作假”,他们之所以珍藏这张照片,不仅是为了纪念,也为了铭记照片影像上的精神。

至于插旗照如何被挂上网络,又是如何被张冠李戴的,这已经无法查究了。但在采访过程中,记者和每一位老兵聊天,对方都会像约好了似的,表达同一个意思。对于这张照片近来种种,他们更在意从中显现的、各方面许多人都有的那股真情:历史阶段各有不同,岁月情势不断流转,爱国为民的价值追求永恒、由此而生的铁血情感永存,正因从真情实感而发,当时也无人觉不正常,至于现在,有些事说清楚就是了,更重要的是这股共同情感与认同——英我军装甲部队通过红河。 雄为真、战士不朽、祖国万岁!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最新评论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