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十九大页面
  • “本色家园”标识主题歌主题用语征集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眉毛

2015-5-7 15:02| 发布者: 家网编辑9| 查看: 1015| 评论: 3|原作者: 陈苑辉

分享到:
摘要: 春节临近的一天,曹老汉又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脸面,轻轻叹了口气。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一点都不假。倏地,他眼前一亮,注意力又集中到了曾经引以为豪的眉毛上。 这眉毛已经灭了往日的神气,像两根烧尽了的木炭,干涩, ...

春节临近的一天,曹老汉又仔细端详着镜中的脸面,轻轻叹了口气。都说岁月是把杀猪刀,一点都不假。倏地,他眼前一亮,注意力又集中到了曾经引以为豪的眉毛上。

这眉毛已经灭了往日的神气,像两根烧尽了的木炭,干涩,毫无光彩可言。其实,这浓黑的眉毛曾让他扬眉吐气了整个青壮年的时光。长粗、浓密、润泽的剑眉,成了他的一个特色。它有秩序地往两边延伸,超过了眼睑一小截。年轻时,因这样的眉毛整个人越发帅气,硬朗。那时他是方圆几十里出了名的建筑师,带了好几个徒弟,个个干活麻利、头脑灵活。因这剑眉,他娶了个漂亮贤惠的妻子,七八年间给他生了五个儿子。一转眼,儿子们均已成家立业,而且都在城里买房定居了。后来,几兄弟出钱推倒了乡下的老房子,盖起两栋装潢洋气的楼房。他不愁吃,不愁穿,不愁用,乡下的村民都羡慕不已,赞他有福气。

曹老汉逢人便夸自己的眉毛。看到没有?这眉毛,多特别,我都是沾了这眉毛的福啊!

老伴走后,儿子们把父亲接到城里生活。可是,老人家离开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地方,根本适应不了。他便独自留在农村,儿子们按月寄回生活费,经济上还是比较宽裕的。

每年春节,是全家大团聚的美好时刻。一大群孙子、孙女缠着他燃放烟花爆竹,好不尽兴。可是,热热闹闹那么十来天又要各奔东西,留下曹老汉孤零零地守着这么两栋楼房。他的身体仿佛被掏空了一样,滋味难受又无可奈何。

但是,从前年开始,儿子们个个推三挡四,找理由不回乡下了——老大叫老二回家与父亲共度春节,老二使唤老三回去多尽孝心,老三推老四,老四让老五,老五又反过来说老大须带头回去做榜样。老头感到越来越寂寞,也越来越气,都说老来福,一年到头都享受不到天伦之乐,谈什么“福”啊?

所以,曹老汉有事没事就喜欢照镜子。以前照镜子,都是自我欣赏,尤其是看到浓黑的眉毛依然精神抖擞,就抑制不住自豪起来。现在照镜子,好像拿着放大镜观察时光的脚步,每一寸从他相貌上撤走的帅气、英俊、自信都令他无奈,喟叹。放下镜子,他会愣上半天,思绪万千又扯不清刚才究竟想的是什么。 

如今腊月二十六了,春节临近,五个儿子又故伎重演,都说应酬多,可能不回老家。曹老汉挂掉电话,一言不发,久久地愣在电话旁。

                                          

昨天,曹老汉睡了个长长的午觉,一直睡到夕阳西下。曹老汉伸伸腰,一阵阵酸痛像波纹般向身体四周扩散。他走出房门,来到大路上漫无目的走着。不知不觉来到村尾的大榕树下。平时,大榕树下总会汇聚一些老人、小孩。老人们谈天说地,或者打打扑克,下下象棋,小孩子则在周围呼朋引伴,嬉闹着他们无忧无虑的童年。

“喂,曹老汉,别老是憋在家里,多出来走动走动啊。”老木匠正一个人在树下沏茶喝,抬头看见他便说。陆续有几个人抬起了头,应和了几句,便继续忙自己的乐趣。

曹老汉面无表情地坐到石凳上,问:“李铁匠呢,平时你不跟他形影不离吗?”

“刚走,说是忘了带烟袋。走之前还谈起你呢,说你曹老汉有福气,儿孙满堂,个个都那么争气!”

“福气个屁。你们啊,不要取笑我了,干脆叫我糟老汉得了。”

哈哈哈哈,三五成群的人堆里突然发出了笑声。

这时,李铁匠拿了烟袋回来,耳根勺到一些对话。就说:“曹老汉啊,你孩子都几年没有回家了吧?他们究竟是怎么想的?”说话间,又聚过来几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有男的,也有女的,平时在一起就家长里短地说个没完没了。

有个女的尖着眼说:曹老汉,我跟你打赌,你们家孩子啊,就是向你赌气,故意不回家。你信不信,信不信?我敢打赌。

“这帮兔崽子,他们敢?”啪的一声,曹老汉伸出巴掌往石桌上拍了一下,他额下的眉毛似乎一根根竖了起来。好家伙,这话真刺到了曹老汉的胸口上。他觉得身上的酸痛更加严重了。昨天下午的曹老汉像极了一头恼羞成怒的狮子,最后跟几个老头、老太太打赌,说今年他的儿子、儿媳们一定会回家过年,不信你们等着瞧。

                         

昨天下午说过的话,曹老汉记得一清二楚。现在镜子就在面前,他开始设想   着——好吧,你们都不愿意回来,那么我做给你们看,我就要把这眉毛剃掉,剃给你们这帮兔崽子看看。

他终于拉开抽屉取出了一把剪刀。剪刀似乎闪着寒光。当剪刀被举到眉梢准备下手的时候,他又犹豫了。他放下了剪刀,侧眼一看,席梦思的床头柜上,老伴的眼睛正从相框里看过来。这眼神有说不出的温柔和慈爱,他看了三十多年,一直没有看够。老伴微笑着,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欲言又止。看着老伴的笑脸,他似乎可以看透她生命中的每一寸光阴,轻飘飘从相框里走出来,影片一样展现到眼前,居然一幕不落。他记不清有多少个夜晚,给床头的老伴相片说了多少悄悄话,有时说着说着眼泪悄然流了下来,流进了他的梦里,以及百无聊赖的日子里。他终于果断地举起了剪刀,第一剪下去,几根暗灰的眉毛轻轻掉落下去,落进时光的漩涡。

接着,曹老汉给老木匠打了个电话。

老木匠过来的时候已经十一点了。他一进门,看见曹老汉眼眶上一根眉毛都没有,就很惊讶。“不说废话了,快,这是电话号码,依次给他们打电话。就告诉他们,我不行了,赶快回来见最后一面”,曹老汉催促道。老木匠突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嘿嘿干笑了几声,又摇了摇头。

                         

吃过午饭,曹老汉没有一丝睡意,他在等一出戏。他亲自把茶几细细地清洗了一遍,又烧了一壶水,沏好了一壶绿茶,自己先斟了一杯,轻轻抿了一口,若有所思般品味起来。

喝完一杯后,曹老汉又倒了五杯茶水,依次放在茶盘上。五个杯子是虚拟的对象,它们安安分分地立着,都在等候曹老汉的发话或者差遣。

整个下午,似乎曹老汉品的不是茶,而是时光的味道。

五个儿子,接到电话后不敢迟疑,个个马不停蹄地处理各种事务,准备收拾行李回家。回家后,他们傻眼了,曹老汉根本没有任何病态的迹象。五个兄弟谁也不敢说话,可心里都觉得古怪,老爷子之前乌黑浓密的眉毛竟然不翼而飞了。老大问:“爸,你是不是不舒服?”待曹老汉摇头否认后,又小心地问:“那你是不是把眉毛给剃了?”

曹老汉稍稍抬起了头,用犀利的目光盯着一屋子的儿子、儿媳、孙子孙女们,然后唉声叹气地说:“哎,我的眉毛生出来是给外人看的,对我有什么实际意义?与其这样,还不如剃掉算了,反正留着也没什么用——早知如此,当初我还不如不生呢!”

儿子们听出了弦外之音,个个低头不语。儿媳们便出去收拾东西,打扫楼房等等,准备好好过一个年。

“喝茶,这是给你们沏的茶水,不过,时间久了,可能有些凉了——”,曹老汉如同摆出了一个鸿门宴,他就是项羽。说完后,他又叹了口气。

五个儿子各自端起了一杯茶,一口喝下去,凉凉的,涩涩的。


支持

无所谓
1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白杨树 2015-11-8 17:22
老来孤独,还是到养老院好!有同龄人在一起!
引用 zhouqm 2015-11-5 22:52
儿孙自有儿孙福,何必要自寻烦恼!
引用 wmchang 2015-10-21 13:53
不怨天,不怨地,孩子勿孝怨自己。子大不由爷,自己管好自己事。“养不教,父之过。”

查看全部评论(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