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圣智”和“仁义”的优势——我党历史上情报工作揽胜

2015-5-7 14:36| 发布者: 家网编辑9| 查看: 1629| 评论: 2|原作者: 李大光

分享到:
摘要: 在外交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演讲,特别谈到美国将会继续担任世界的领导者,大概是一百年的样子。中方对此有什么看法?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中国在历史上也曾经做过世界领导者,并且还不 ...

在外交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美国总统奥巴马发表演讲,特别谈到美国将会继续担任世界的领导者,大概是一百年的样子。中方对此有什么看法?

外交部发言人秦刚说,中国在历史上也曾经做过世界领导者,并且还不止一百年。中国在历史上有过兴衰的经验和教训。“我们今天牢记两千多年前中国的一部史书《左传》中所说的:‘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桀、纣罪人,其亡也忽焉。’”

他说,这么多年来,中国的中学课本里也一直收录了中国汉代贾谊所写的一篇政论文章,这部历史鸿篇巨著叫《过秦论》。这篇文章告诉后人的是,两千多年前,当时盛极一时的秦国为什么这么快就灭亡了。“我记得其中让人刻骨铭心的一句话就是‘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

“今天,我们在不断告诫自己,要顺应和平、发展、合作的历史潮流,不断与时俱进,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国家的和平发展,长治久安。”秦刚说。


周恩来题词:“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侦察工作要有入虎穴的精神方为上乘。”

“知彼知己,百战不殆”是《孙子兵法》阐述的战争基本准则。其对间谍使用总结说:“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使间”。从1927年国共合作破裂直至1949年解放战争在大陆胜利,中国共产党同国民党在争夺政权斗争中,除了在公开战场较量,还在隐蔽战线进行了激烈交锋。

共产党情侦部门初建时期力量十分弱小,但不采用国民党特务那种“下三滥”的恐怖暗杀手段,从而防止了杀戮倾向

19258月,主张联共的国民党左派领袖廖仲恺被右派刺杀,刺客陈顺交代,下一步还要暗杀共产党,由周恩来、陈延年领导的两广区委就此感到有必要建立侦察保卫组织。当时,周恩来安排在黄埔军校任职的陈赓等人掌握一些武装保卫力量,并开始在国民党内建立一些内线,就此开始了中共最早的情侦工作。

1927年,蒋介石发动“四一二”政变前,虽然中共中央事先得到内线零星报告,却因为缺乏其核心层的决策情报,临机又缺乏决心,致使上海、广州等地的党组织遭到突然袭击,大批干部和群众骨干因未转移而遭捕杀。

19275月,从上海脱险的周恩来到达当时的中共中央所在地武汉,吸取之前的教训,为保卫中央安全建立了“特务股”(后称“特科”),在各处建立内线,并组织了精干的武装保卫人员和秘密交通网。11月,周恩来从广东回沪后,重组了中央特科。此时,特科成员中有一些带有江湖流氓习气的人,如顾顺章等,热衷于打打杀杀。周恩来针对这些不良倾向,亲自为特科规定了“三大任务一不许”——“三大任务”是搞情报、惩处叛徒和执行各种特殊任务,“一不许”是不许在党内相互侦察。周恩来提出的“一不许”原则,对保障中共后来正常的党内生活极为重要。  

中共从事隐蔽战线斗争时,从来不许搞暗杀一类的恐怖袭击。中共中央特科虽消灭过少量叛徒,却只限于向敌出卖机密,并马上会招致组织破坏的特例。中共中央特科最早开展的除奸工作,是19284月政治局常委、组织局主任罗亦农在上海因叛徒出卖被捕遇害案。特科很快查明,这是因担任中央秘书和接待的何家兴、贺芝华夫妇告了密。他们利用接待之机,偷记下上百名领导人住址,随后到租界巡捕房表示,愿以5万美元和出国护照为交换条件,出售此名单,并先说出罗亦农的地址,待捕捉验证确实后,再做下一步交易。中共中央负责人闻知此讯后紧急搬家,红队又以放鞭炮作掩护,冲进这对叛徒住所,开枪将何家兴击毙,贺芝华头上也中枪负重伤,从而斩断了他们继续叛变的线索。

随后,周恩来又专门强调:只能消灭危害党的叛徒和暗藏的特务内奸,对反动统治阶级头面人物,包括公开的特务头子都不要打,否则会偏离政治斗争的正确方向,并脱离群众。有一次,特科负责人顾顺章得知有二三十个警探和“包打听”要在一品香饭店聚会,打算运去几皮箱炸药引爆。周恩来得知后,马上制止,认为这会把饭店炸成废墟并伤及无辜,将在社会上造成极坏影响。

在此后的革命斗争中,共产党人除了打击敌军事目标外,从不对反动营垒头面人物采取暗杀,从而防止了恐怖主义倾向,并且与国民党特务那种“下三滥”手段划清了界限,这也是争取人心成功的原因之一。

中央特科采取了直指敌人要害的“打进去”和“拉出来”的工作方式,既把国民党特务拉出来为己服务,同时又派出“龙潭三杰”打入国民党中央调查科

国共之间隐蔽战线较量的第一个阶段,是1927-1937年的十年内战时期。这一阶段总的斗争形势是共产党在地下秘密发展力量,国民党则动用政权力量,全力追捕剿杀。

1928~1931年间,周恩来是中共隐蔽战线的总负责人。他从上海等地的斗争实践中,摸索出一套有效的秘密工作方法,强调组织要隐蔽、精干、少而密、单线联系,在活动中尽量职业化、社会化,以公开身份作掩护。

特科采取了直指敌人要害的“打进去”和“拉出来”的工作方式,不仅把国民党特务机关在上海的特派员杨登瀛拉出来为己服务,同时又派出被称为“龙潭三杰”的钱壮飞、李克农、胡底打入国民党中央调查科。

进入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为首的中共中央通过总结经验,为地下斗争提出了“隐蔽精干、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待时机”的方针。当时,国共两党虽然在对日作战中形成战略上的合作关系,但国民党当局仍不承认中共组织在国统区有合法活动地位(只有个别谈判代表除外),并把“防敌(指日本)防奸(指共产党)”作为秘密斗争的基本指导原则。此间,国民党的军统、中统在对日本进行秘密战的同时,将中共地下组织当作第二位的打击目标。

中国共产党在上海等日占区的秘密工作,主要通过发动群众建立地下组织,来帮助新四军的军事斗争。南方工作委员会(简称“南委”,负责粤、桂、赣、闽、浙的地下工作)却因建立秘密的武装据点暴露了组织,在国民党特务搜捕下,大受损失。

后来,周恩来总结其教训时说,“根本原因是秘密组织与武装斗争同时并用,致工作路线发生许多错误。”“在大后方的党,只能全力执行中央长期埋伏、积蓄力量、等候时机的路线,不能同时采取武装斗争的路线。”地下党组织不能同时兼搞武装斗争,这成为当时中央确定的一条原则。

秘密战线的较量同样是人心的较量,国共双方隐蔽战的胜负对决,共产党隐蔽战线斗争“用间”的成功,恰恰是在“圣智”和“仁义”方面占有绝对优势

解放战争时期,中共在国统区的地下工作在周恩来等人的正确指导下,取得卓越成就,可以说是隐蔽战线斗争发展的最高点。当时,在国统区的隐蔽工作,主要是努力形成了配合解放军 作战的“第二条战线”,扩大了共产党、解放区的影响,并  破坏了国民党当局的后方 稳定,严重影响其战争计划。

1946年国共和谈破裂后,中共地下党在国统区全面开展了包括统战、敌工、工运、学运和情侦等方面的斗争。此时工作方针策略的核心,是使党的非法的秘密活动和组织群众性的合法斗争结合起来。

例如,地下党以学生运动和知识界的公开、合法的抗议行动为导线,进一步发展市民和工人运动,再扩大到农村的抗征粮征兵运动,使国民党当局在前方打内战时“后院起火”,陷入两面夹击的狼狈处境。

在国民党军队和政府内部,一些进步人士也为中共方面提供情报或其他帮助,事后,毛泽东曾称赞说:“解放战争中的情报工作是最成功的。”

得人心者得天下,得人心者同样易于得情报。国民党在大陆无论公开或隐蔽战线都打了大败仗,其原因就在于“失人心者失天下”。蒋介石私下在日记中也承认此点。

取得全国胜利之后,中共情报工作负责人李克农在1950年专门用了半年时间,组织总结党的情报工作经验,强调了党的绝对领导和以政治基础为主的两点原则。当时苏联情报专家来华介绍经验时曾说,用金钱、美色才能获得有价值的情报,李克农对此气愤地反驳道:“我们过去没有这样干,今后也不会这样干!我们主要靠交朋友、做政治思想工作,有时也用一些金钱,但只是辅助手段。”

回顾当年中共隐蔽战线斗争的胜利和国民党在此领域失败的历史经验,可看出,决定其胜负的关键在于用正义性争取人心。2500多年前写成的《孙子兵法》对间谍使用便总结说:“非圣智不能用间”,“非仁义不能   使间”。共产党“用间”的成功,恰恰是在“圣智”和“仁义”方面占有绝对优势。秘密战线的较量同样是人心的较量,国共双方隐蔽战的胜负对决,其基本因素也正在于此。

3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3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gabee 2015-10-2 17:25
要顺应和平、发展、合作的历史潮流,不断与时俱进,只有这样才能够保证国家的和平发展,长治久安。
引用 赤霞叟 2015-9-13 17:43
回答的太好啦!点赞!

查看全部评论(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