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十九大页面
  • “本色家园”标识主题歌主题用语征集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同心共筑中国梦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翻译家许渊冲:一个“狂者”的超越

2014-10-24 15:13| 发布者: 家网实习编辑| 查看: 7028| 评论: 2

摘要: 2014年8月2日,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20届世界翻译大会上,我国翻译家许渊冲被“国际译联”授予“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因为身体原因,许渊冲没有前去领奖,而是笑着回答了众 ...

201482,在德国柏林举行的第20届世界翻译大会上,我国翻译家许渊冲被“国际译联”授予“北极光”杰出文学翻译奖,成为首位获此殊荣的亚洲翻译家。因为身体原因,许渊冲没有前去领奖,而是笑着回答了众人的祝贺:“这是中国文化的胜利。”

酷爱翻译的青年才俊

    1921年,许渊冲出生于江西南昌一个书香门第。他的表叔熊适逸是位翻译家,曾将剧本《王宝钏》译成英文,在英国上演时引起轰动,他因此受到英国戏剧家萧伯纳的接见。受诸种原因影响,许渊冲自小对英语产生了浓厚兴趣,1938年高中毕业后他顺利考入西南联大外文系学习。

    西南联大名师荟萃,学风严谨,许渊冲受到良好的专业教育。入学第一年,他就把才女林徽因的诗《别丢掉》译成英文,发表在《文学翻译报》上。

    1940年,陈纳德上校率领美国志愿空军第一大队来到昆明,援助中国军民抗日,许渊冲义务为美国空军担任翻译。欢迎仪式上,随行翻译不知如何翻译“三民主义”一词,许渊冲当即站起来把它翻译为:“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民有、民治、民享)”。原来,许渊冲藏有一张美国邮票,左边印着林肯,右边印着孙中山,上面写的就是林肯的这句话。

    大学毕业后,许渊冲先在西南联大任助教,后考入清华大学外国文学研究所。1948年,他到法国巴黎大学留学,参加了中国留法学生组织的“星期五学会”。在“学会”内,他热情学习马克思主义,探讨救国救民的道理,懂得了身上肩负的责任和使命。

    1951年,许渊冲与数学家吴文俊、画家吴冠中等人一道回国,他被分配在北京外国语学院任教。由于性格使然,心直口快的许渊冲在历次政治运动中受到冲击,曾被戴上“漏网右派”的帽子。

    政治运动戕害人的心灵,也让一个热爱翻译事业的人常常游离在事业之外。回国后30多年里,许渊冲仅翻译了《一切为了爱情》、《农村散记》和《毛泽东诗词四十二首》等4部著作,了无成就可言。

善于“超越”的翻译家

    “文革”结束后,许渊冲迎来了事业的春天。他对我国传统文化多有研究,翻译起我国古典诗词来驾轻就熟,得心应手。那段时间,他翻译了《诗经》、《楚辞》、《李白诗选》、《唐诗三百首》和《西厢记》等多部作品,部部堪称佳作。

   “现在有很多学者认为,翻译就是将原文直白转换,重视‘名’而轻视‘实’,注重‘形似’而忽视‘神似’。”许渊冲认为一个优秀的翻译人,就要在不歪曲作者原意的情况下,把原著中文化的味道、灵魂和价值体现出来。为此,他认为诗译中既要讲究工整押韵,又要境界全出。

    在毛泽东的词《念奴娇·昆仑》中有这样一段:“而今我谓昆仑: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安得倚天抽宝剑,把汝裁为三截?一截遗欧,一截赠美,一截还东国。”一位英国人翻译这首词时,把三个“一截”直接翻成了“three parts”(三个部分),但许渊冲全然不同,他要体现一种民族文化的“味道”,将其翻成了“山顶”、“山腰”和“山脚”,不仅工整,而且有了美感。

    翻译工作很辛苦,但对充满热情、热爱翻译事业的许渊冲来说,反倒是一件乐事。据他的学生、清华大学教授余石屹回忆,许渊冲调到北大教书后,有时会骑着自行车外出,但他见到你时往往会“腾”地一下跳下车,兴致勃勃地跟你讨论起翻译工作的一些技巧来。

    19985月,德国交响乐团来华演出,在北京演奏了作曲家马勒的名作《大地之歌》,据说其中的《寒秋孤影》和《青春》两个乐章是根据中国的唐诗创作的,但谁也弄不清楚是哪两首唐诗。许渊冲闻讯后,根据乐章一点点地往前推,最后找到了法语的译本,才对上了原诗:一首是张继的《枫桥夜泊》,一首是李白的《客中行》。

    于许渊冲而言,能超越国内其他翻译家,是他“最高级的乐趣所在”。自从70岁退休后,他的译作便从20部猛增到现在的150余部。为此,他养成了“黑白颠倒”的作息习惯,每天从晚上十点工作到凌晨三四点。现在,他还有一个雄心勃勃的计划:5年内翻译完《莎士比亚全集》。

“狂而不妄”的老头

    “诗译英法,全国我第一。”在一般人的眼中,许渊冲显得有点狂傲,但他认为自己“狂而不妄”。“狂者进取。”他十分认同孔子的这句话,觉得中国人就应该有这种自信,有点“狂的精神”。

    一直以来,许渊冲的翻译风格引起很多争议,有人还给他戴上了“文坛遗少”、恶霸作风和个人英雄主义等帽子。对此,许渊冲一脸不屑,他说:“一切景语皆情语。我要的是文学翻译,而不是文字翻译。”

    许渊冲还以喜好“论战”闻名。早在西南联大读书时,他就爱跟人“打嘴仗”。如今一提起“论战”,他的思维就变得极其活跃,一双手在空中不停地比划,有时义愤填膺,有时笑逐颜开。“他这个人心直口快,把人都给得罪光了。”许渊冲的夫人这样嗔怪她的先生,“他往往有什么说什么。有时候情绪来了,说的比自己想的还要过分。”

    如今,许渊冲已年届93岁,身体硬朗,还能骑自行车在院子里遛弯。过去的同学不少已经离世,加之7年前动了一次大手术,现在许渊冲正进行着一场赛跑——和疾病、和时间、和其他人。

3

支持

无所谓
2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贯之 2017-12-8 14:18
"政治运动戕害人的心灵,也让一个热爱翻译事业的人常常游离在事业之外。回国后30多年里,许渊冲仅翻译了《一切为了爱情》、《农村散记》和《毛泽东诗词四十二首》等4部著作,了无成就可言。"
以上这段话依然值得人们引以为戒。“自从70岁退休后,他的译作便从20部猛增到现在的150余部。”“狂而不妄”的老头值得赞扬、尊敬。
引用 jxwltb六支部 2014-11-13 15:25
学识渊博,叫人敬佩。

查看全部评论(2)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