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注册 |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
  • 全国老干部工作先进集体和先进个人表彰
  • 从严治党面对面
  • “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专题
  • 皓首丹心 时代先锋

侯老不老

2014-8-6 14:53| 发布者: 家网实习编辑| 查看: 1388| 评论: 3|原作者: 孤烟

分享到:
摘要: 侯老,侯振才老人是也,今年79岁。就年龄来说,他早已到了称“老”的年纪,就贡献、威望来说,尤堪当此谓,所以我由衷地称呼他“侯老”,而不是出于礼节、客套随便地顺嘴溜达出来。他年青时当过几年小学老师,后来被 ...

侯老,侯振才老人是也,今年79岁。就年龄来说,他早已到了称“老”的年纪,就贡献、威望来说,尤堪当此谓,所以我由衷地称呼他“侯老”,而不是出于礼节、客套随便地顺嘴溜达出来。他年青时当过几年小学老师,后来被转行、被提拔,先后在宣传、文化、卫生、交通等诸多部门工作,都做(坐)到了带“长”的位置;即便退休后该颐养天年了,他也没闲着,应邀受聘担任临江市人民政府驻北京办事处主任、白山市政府经济顾问、临江市委顾问、陈云教育基金理事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等诸多职务。可贵的是,从参加工作到退休,从退休到进入耄耋之年的今天,他对教育事业始终情有独钟,其情结非但解不开,反倒越拽越紧。几十年来,他为家乡的教育事业做出了殊堪赞美的贡献。所以,虽然他不曾耳提面命地教过我,我却发自内心地尊他为老师。还有,他的丰富人生阅历、他的智者处世风范、他的甘于奉献精神、他的美好理念境界,都足以令我尊呼他“老师”这一崇高称谓。

我到过侯老在临江市内的办公室,也就是“陈云教育基金会秘书处”。墙上挂着许多墨宝。一些老领导、老将军赠给他的题词,读了令人振奋,也令人油然增加对他的钦佩。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同志给他的题词是“既扫自己门前雪,又管他家瓦上霜”。这是陈云同志1994年(时年82岁)接见他时为他题写的。这句俗语本来是“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经老人家一变化,其义就由狭隘的独善其身陡然变成广博的兼济身外了。这么一改,同时也变成了对侯振才同志的真实写照——他偏爱管“闲事”嘛。于若木老人给他的题词是“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这是刘禹锡送给白居易的诗句,以此激励同病相怜的老友。于老将这句诗借来书赠给侯振才,足见对他的肯定与期望。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万年同志给他的题词是:“立党为公,浩然正气”;北京军区原政委刘振华上将给他的题词是“愿做老黄牛,拉车到尽头”;中宣部原副部长兼国家文化部长刘忠德同志给他的题词是“永不消逝的豪情”;辽宁省政府原副省长林声同志给他的题词是“峥嵘岁月执着奉献,七十而立再谱华章”。还有许多,就不一一列举了。我最喜欢林声老领导的题词,概括、洗练、生动、鲜活。尤其是对“而立”的巧借妙用,堪为神来之笔,透着浓郁的青春气息和勃然的奋斗精神。那么多老领导、老将军给他题词,说明他老有所为,成就斐然。不错,退休前他的荣誉获得一大堆:上世纪50年代当教师时被县政府评为优秀教师;80年代在临江交通运输管理站工作期间分别被中共吉林省委和中组部评为模范(优秀)党务工作者,其间还被吉林省政府命名为劳动模范,在振兴吉林立功竞赛活动中被省政府荣记一等功。等等。退休后他更是贡献卓著,先后为临江市的经济建设,文化、教育等事业发展无偿引进资金3.69亿元,涉及修路、造林、建青少年宫等24个项目。

这里只说侯老与家乡教育的不解之缘,看看老人家对家乡的教育事业发展倾注了怎样的情意与心血。

当年侯老的家可谓教师之家,他们兄弟四个有三个是教师,他的夫人及三嫂也是教师。在教育不被重视、教师地位低下的年代,有句话叫“家有二斗粮,不当孩子王”,他却不这么看,他至今谈起当年当教师的经历时仍然充满自豪。1952年,他16岁,初中毕业后以优异的成绩考入辽阳师范学校。满以为可以顺利完成学业、然后实现当教师的梦想,不料入学两个月就退学了。原因是家境贫寒。他有个妹妹,要上大学,父母无力同时供兄妹俩完成学业,只好对其中之一忍痛割爱。这种情况下,他选择了肄业,将读书的机会让给了妹妹。话说回来,那个年代,初中毕业也算高学历了。新中国刚刚成立,百废待兴,人才奇缺,他这个初中毕业生绝对不愁找工作。果然,退学后没在家呆几天,他便被县人事科安排在临江百货公司做会计。按当时的价值观念,这份工作比做教师优越、体面得多,可他就是自豪不起来。他还想当教师。

不久,他三嫂要生小孩。生小孩就要休产假,休产假就要找人代课,找不到代课教师,他断然辞掉百货公司的工作,自报奋勇顶了上去。从这件事就可以看出他对教育事业有多么热爱。一个十几岁的大孩子去教一帮小孩子,何况还是比他小不了多少的四年级孩子,家人都为他捏一把汗。结果大家的担心是多余的,这小老师干得蛮是那么回事,深得校长老师们称赞。大家说他有做教师的天赋,这天赋中有一条是嗓门儿大咬字清。采访中侯老说,这一条其实也算不上天赋,嗓门儿大咬字清是卖豆腐练出来的。他父亲是自由手工业者,做豆腐。父亲负责做,他负责卖。侯老介绍当时卖豆腐的情景:那时卖豆腐不像现在,摆摊儿坐地儿或推车游走,那得用肩膀扛着豆腐板儿,满大街扯着嗓子吆喝,一不小心一板儿豆腐扣到地上的时候也是有的,从肩膀头儿到脚面子造得水了巴唧还沾着豆腐,挺狼狈。尤其是数九隆冬,扣到身上的豆腐先是冒热气,尔后立马就结成冰溜子。覆水难收,扣豆腐也收不起来,眼瞅着赔本加倒霉。这吆喝很重要,声要大,不大人家听不见;声要清,不清人家听不明白。侯老说卖豆腐这段经历对他当教师确实很有帮助:一是有了卖豆腐的经历,上讲台不怯阵。你想,在大街上扯脖子喊“豆腐——”,那得需要多大的勇气呀,有了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操练,在教室里讲课还不充满尊严加愉快;二是练就了高而脆的大嗓门儿,保证坐在教室最后一排也听得清清楚楚,即便有想睡觉的再困也休想睡着。另外,他当了老师后,豆腐也好卖了:听到小老师吆喝,有不想吃豆腐的家长也端着盆出来捡两块,其用意是让小老师快点儿把豆腐卖完,好上班教孩子们识字算数。

本想代课代到三嫂休完产假上班也就结束了,因为干得好,学校不放他了,这样他便成了正式教师。后来他被调到临江县建国小学,先是教课,没几年工夫,就被提拔为教导主任。在这所小学,他被县政府评为优秀教师,195610月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进步这么快,皆在于他工作卖力不怕吃苦。他一去就教五年级语文,课讲得生动鲜活,被树为典型,全县教师前去观摩。其间还有一件事令人难忘——他领学生做跳箱动作时,不慎把左脚崴了,造成骨折。按说应该住院或在家休养,他却没有。教师岗位一卯顶一楔,请其他老师代课就意味着让人家付出两倍的劳动,他不肯这样做。他到医院简单处理(打上石膏缠上绷带)后,继续给学生上课,只是由站着变成了坐着。没想到的是,晚上走路不小心,右脚又崴了。尽管伤已至此,他也没有脱离工作岗位,继续坚持上班,坐着给学生讲课。几十年以后,一位地区领导在火车上见到他,亲切而又激动地上前问候。他挺纳闷儿:“我咋不认识你呢。”“您不认识我,我却认得您。您不是老师吗!”这位领导是侯老的学生。当学生提起老师当年坐着给他们讲课的情景时,一个是无限感激,一个是无比欣慰。

就在小老师干得起劲儿时,临江县委宣传部瞄上他了,把他挖去当科长。他喜欢孩子,留恋讲台,不愿离开教育事业,但县委是上级领导机关,不得违令,只能听命。在后来的漫漫人生中,他又先后被调到文化、卫生、交通等部门工作,但他始终不忘教育,尽其所能为孩子们做点事儿。

在交通运输管理站工作期间,他主动找附近学校协商,将他的单位作为校外教育基地,还经常为孩子们作报告。面对学生,给他们传授点儿什么,他感到幸福,有时光倒流、昨日重现之感;为孩子们做点儿什么,他觉得理所当然,觉得人生超值。临江兴隆小学失火,损失很大。他心疼、着急。为了修缮学校,他先是动员本单位职工捐款,后又跑教育部求援。他是穿着交通系统的制服去的,教育部计财司司长瞅了瞅他的大盖帽,问他:“你是搞交通的,也不管教育呀,怎么也帮着跑这事儿?”他说:“我当过教师,对孩子们有感情。”司长听了他的回答挺感动,称赞了他一番。结果这次没白跑,教育部特别批给兴隆小学20万元,将烧毁的教室修好。1989年,担任交通运输管理站站长的他被评为省级劳动模范,得奖金500元。他把这笔钱送到了教育局,请教育局代其对孩子们表达一点儿心意。教育局局长不解:“这钱是你应该得的,怎么不要?”他说,这点儿钱不算什么,花在孩子们身上不是更有意义吗?

为了家乡教育发展,为了孩子们茁壮成长,侯老的大量付出还是在他退休以后。

退休以后,他想为孩子们办件大事。临江是革命老区,经济、社会发展落后,已经撤县设市了,可是还没有一个青少年活动场所,有个方便学习、尽情活动的场所,是孩子们梦寐以求的愿望,侯老要帮助孩子们圆梦。他把想法跟市里说了,市里巴不得呢。不过空口说白话谁都会,盖房子需要钱,钱从哪来?其实他心里早有谱了,便主动领命筹资。他与有关人员研究立项设计,亲自起草请示文件。接着又是颠颠颠地一阵神跑,跑地区白山(此时浑江市已更名为白山市),跑省城长春,跑首都北京,下了火车上汽车,下了汽车上火车,寒暄、介绍、宣传、陈述,终于跑下来了——全国青少年校外教育联席会议办公室负责解决大头儿,省财政厅补助小头儿。临江市的孩子们有福气,这福气是侯爷爷给的。他们有了写字、画画、唱歌、跳舞、打球、下棋等等施展各种才能,蓄艺、蓄志准备起飞的理想天地。巍峨的大楼矗立在巍峨的帽儿山脚下,前面是宽阔的城市广场,再前面就是滔滔的鸭绿江。

青少年宫的建成,对于临江小城来说是件大事,对于侯老来说则是他退休后老有所为、关心下一代的第一件事。之后他又把精力放在了爱国主义教育上。

先是主动请缨筹划爱国主义教育演出。就在青少年宫前面的广场上,曾经有过两次著名的爱国主义教育演出:一次是为纪念四保临江战役胜利55周年,特邀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在此搞的隆重庆典,一次是为纪念陈云同志诞辰百年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艺术团在此举行的慰问演出。一个处在山旮旯子的边陲小城能请来那么大的艺术团,不可想象。这是侯老的两篇杰作。心连心艺术团这名字起得好,听了近乎、热乎,跟谁都连着心,可是要想将其请来零距离地亲近亲近就不那么容易了。原因很简单,那个人见人爱的香饽饽全国就那么一个。据说此前人家还从来没到过县城演出呢,能屈尊破例到临江来那得给多大的面子呀,无异于中国申奥成功。四保临江战役是革命老区临江的骄傲,为了搞好纪念活动,市里一班人坐下来好一番策划。侯老说要把心连心艺术团请来,大伙说那敢情好了,只是……“只是”后边想说没说出来的话很明显——能请得来吗?说得轻巧,那可不是谁家有喜事办堂会呀!侯老胸有成竹,但也不敢把话说死。“差不多吧,我来试试……”这又苦了他那两条腿和一张嘴。也不知道他是咋跟人家说的,反正是把人家说动了。有件小事特别令人感动,我想即便铁石心肠的人也不能不为之所动。心连心艺术团已经定下来要去延边朝鲜族自治州演出,临江再争取,几乎不可能。在一个省连续演出两场也没有先例,况且那几天心连心艺术团总导演身体不适(膝盖红肿迈不动步),两场奔波劳碌恐难吃得消。侯老听说后买了一台治疗仪亲自登门探望。你不是心连心艺术团吗,瞧,我老侯跟你心连心不?老区人民跟你心连心不?“啥也别说了,老爷子你说咋办就咋办!”结果演出相当成功。当年,老区人民像欢迎亲人般迎接人民军队,尔后送子从军,赶大车、推小车支援前线,可以说,为了革命,临江人民作出了巨大牺牲。几十年过去了,党和国家没有忘记老区人民,跟老区人民仍然心连心,中宣部还派来了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慰问演出,多么令人感动。那些耳熟能详的老歌曲,还有那些饱含深情掏心窝子的话语,听了让人热乎乎暖烘烘,那叫热血沸腾、心潮澎湃。这次演出实际上是中央电视台与老区人民共同上了一堂生动的爱国主义教育课。纪念陈云同志诞辰百年邀请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艺术团慰问演出也是如此。

后是筹划爱国主义教材。60年前在长白山地区发起的四保临江战役是解放战争中一次十分重要的战役,重要原因在于战役的胜利实现了我军在东北战场由战略防御向战略进攻的历史性转折,为扭转东北战局和我军发起辽沈战役奠定了基础。可是人们对这次战役的了解程度远远不及了解辽沈战役那么深,许多人恐怕还不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场以弱胜强、艰苦卓绝的保卫战。盛世修史。仅就解放战争来说,三大战役以及其它一些著名战役几乎都被搬上了银幕或荧屏,唯独四保临江战役还消停儿地躺在历史的卷帙里。侯老觉得这怎么说都是个缺憾。在四保临江战役胜利50周年之际,他向市委、市政府提出了筹拍电视剧的建议。“那场悲壮惨烈的战役发生在咱这块儿,咱有责任将其展现出来。再说了,我们搞经济建设也需要发扬四保临江精神……”市里拍板了,具体干事的还得是他。选择剧本、剧组,筹措资金,联络、处理各项事宜。累得够戗,收获也是丰厚的。

侯老觉得有些遗憾,电视剧《四保临江》展现了那场战役的整体画卷,不过对战役主要领导者陈云同志的运筹帷幄、果断决策刻画得不够,对老区人民奋勇支前、参军参战的大无畏精神也表现得不足。于是他又提出了拍摄《陈云在临江》电视剧的建议。其实侯老在几年前就把电视剧《陈云在临江》酝酿成熟。建议被采纳后,他又忙开了。他是制片人,当然他最忙。在其后的5年里,申请中央重大革命历史题材小组批准,请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万年同志题写剧名,组织创作,五易其稿,奔波劳碌,筹措资金,精心协调,组织拍摄。为使这一重大历史题材的作品隆重推出,同时也为了宣传家乡,他又组织在人民大会堂搞首映式。曾经在临江战斗过的张万年、刘振华等老领导、老战士观看电视剧时,无不激动万分。2005613,是陈云同志百年诞辰,由谢园主演的7集电视连续剧《陈云在临江》在中央电视台一套黄金时间播出,成为献给陈云同志,也是献给中国革命的一份厚礼。

这样题材的电视剧,选演员要慎重。扮演陈云、于若木夫妇的演员要征得陈云同志的夫人、子女的同意。剧组首先将准备扮演陈云、于若木夫妇的几位演员的大照片送到陈云长子陈元处,陈元选定谢园扮演父亲陈云,李艳秋扮演母亲于若木。这样谢园和李艳秋走到了第二关,由于若木同志亲自审定。照片审定通过了,又集体进中南海,化好装,再让于老过目。于老欣然答允。

电视剧的拍摄充满艰辛。在严冬的深山老林里,有一组镜头要求指战员们赤膊上阵,零下二十多摄氏度的气温令人吃不消,有二十多位参加演出的某部战士病倒。侯老听说后,协调市里派出一个“随军”医疗小队,还给住在学校里的500名官兵每人买了一张苯板,防潮隔凉。一次剧组下午钻进大山,天黑后迷路在林海深处。绕了很久,遇到一处民居,进去说明情况。老乡听说是《陈云》剧组的,欣喜万分,拿出了家里的玉米和地瓜招待大家。见拍戏如此辛苦,侯老自掏腰包让女儿买了一头猪送给剧组。

这部电视剧后来获得国家广电总局颁发的“飞天奖”。电视剧拍完后,侯老又策划并担任主编出版了大型画册《陈云在临江》,将陈云这位卓越的领导人在临江的革命活动及后人对他老人家的纪念活动集萃成册。电视剧的播出和画册的出版,引起强烈反响,人们看到了敬爱的党和国家领导人陈云同志,不仅是一位杰出的经济建设专家,而且还是一位杰出的军事家;临江人民是无私无畏、为新中国成立做出过突出贡献的英雄人民;临江这片土地是尽洒热血、饱经战火洗礼的神圣土地。

再是筹划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建设。拍摄了电视剧、出版了画册,侯老还觉得对那场战役宣传得不够,尔后又盯上了四保临江战役纪念馆。他说著名战役就应该有个与之相称的纪念馆。老纪念馆规模小、陈列少、档位低,不足以展现战役之恢弘、英雄之气概。在他的积极运作下,扩建项目得到中共中央办公厅的批准,如今工程已竣工。扩建后的纪念馆焕然一新,气势雄伟、规模宏大、展品齐全,并且运用了高科技手段,声、光、电兼备。那次极具历史意义的七道江军事会议活灵活现地再现出来,萧劲光、萧华等指挥员的激烈辩论、陈云书记的英明决策,无不栩栩如生。我两次参观四保临江战役纪念馆,每一次参观都受到深刻的教育、十足的震撼。受教育、受震撼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那场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战役,还在于对那场战役的实物再现。我特佩服侯老,将那么多物件(枪支弹药、坦克大炮、运输工具、生活用品、文化用品、历史档案、图片手迹,等等)搜集、展示出来,有多么不容易,那得花费多少心血。金属物件锈迹斑斑,纺织物件近于腐朽,纸张物件发黄掉渣,即便是陶瓷、石头物件,也有了厚厚的包浆。活生生的历史,活生生地教育、警示后人。侯老说:“流芳千古的人,要有流芳千古的纪念馆。”在纪念馆,侯老从上海恒源祥集团征集的一幅陈云同志绣像,令我驻足了半天。绣像名为《唯实的倡导者》。这是我见过的最生动、最传神的陈云同志像。我钦敬陈云同志的伟大人格,他说的那句“不唯上、不唯书、只唯实,交换、比较、反复”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里。

为了孩子,为了家乡的教育事业,侯老流了多少汗,挨了多少累、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不是几句话就能说透的,那该是一部令人回肠荡气、心潮澎湃的传奇。因多年疲劳过度,缺少睡眠,免疫力下降,2006年,他被查出患了肾癌。在北京手术前,他感到弄不好可能要跟这个世界说再见,就写好了遗嘱。当时他正在跑四保临江战役纪念馆项目,遗嘱内容都是关于这件事的。在这个世界还没忙乎够,那个世界也不肯收他。有惊无险,手术挺顺利,拉了个28公分长的大口子,摘掉一个肾。闯过了生死关,老爷子高兴,就好像这命是白捡来似的。大夫让他将养半年,他心里有事火急火燎地想去办,结果术后不足一个月就出院了。回到临江,他直奔纪念馆,上楼让人搀着,一只手还得捂着刀口,怕抻着。那么大的口子刚刚愈合,能禁得住折腾吗,一动弹就撕撕拉拉地疼。回到市里,市委书记庄俊伦见到他挺惊讶:“啥时候回来的呢?我想去北京看你,刚要动身你却……”有人心疼地说:“侯老爷子玩命似地忙。”中宣部原副部长刘忠德说:“侯老是永不消逝的豪情。”

陈云同志生前非常重视教育事业,1991年他亲自向刚建立的“希望工程”捐款,在贫困地区领养了16个贫困孩子帮助完成学业。陈云同志逝世后,其夫人于若木同志先后多次来到临江革命老区,了解青少年成长情况,并向希望学校捐款。现在陈云同志的子女们继承发扬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优良传统,向临江市捐赠了80万元,临江市政府捐赠120万元,在临江市设立了陈云教育基金会,以扶持资助革命老区贫困大学生完成学业。侯老在2010年被推选为陈云教育基金会第一届理事会常务副理事长(陈云长女陈伟力为理事长)兼秘书长,主持日常工作。他不顾年高体病、路途遥远,筹集资金;不顾山高路远、顶风冒雨,探望贫困学生,将温暖和希望雪中送炭一样送到一个个贫困学生家里。经过不懈努力,基金会成果显著,今年将资助794名贫困优秀大学生完成学业。

“陈云教育基金会”,这块牌子太显著了,侯老深感肩上担子的沉重,他要以不懈的努力使其成为一流的基金会,做到既管资助学业,又管思想建设,使受助学子刻苦学习,努力进取,心怀感恩,回报社会。基金会多次举办优秀贫困大学生励志演讲,引起强烈反响。登台演讲的有勇拦遇险火车、被评为“感动吉林十大人物”之一的张娜,有以优异成绩考入北大医学院的田睿,有帅气而有梦想的葛轩……他们用朴实而真挚的语言,讲述圆梦大学的奋斗故事,表达了对党、对社会的感恩之心、报效之意。

侯老年近八旬,仍继续发挥余热,继续为贫困学子谋福祉,可谓“小车不倒尽管推”,可谓“愿做老黄牛,拉车到尽头”。

4

支持

无所谓

点赞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gabee 2015-5-23 21:09
为了孩子,为了家乡的教育事业,侯老流了多少汗,挨了多少累、吃了多少苦,遭了多少罪,不是几句话就能说透的,那该是一部令人回肠荡气、心潮澎湃的传奇
引用 gabee 2015-5-23 21:08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引用 jxwltb一支部 2014-10-31 16:26
老有所为,值得学习!

查看全部评论(3)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