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蒲先和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82343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秋趣续四 烧地瓜

热度 21已有 161 次阅读2017-9-30 21:37 |个人分类:往事历历|系统分类:文学创作


 

家乡原来不种地瓜。上世纪六十年代初,生产队才开始大量种地

瓜,因着其产量高,容易填饱肚子。

那时地瓜是等到其它作物收获完毕,小麦也基本种完,天也下了霜之后才能刨的,因此,夜间保卫这“劳动果实”的任务,自然就落到了青年男劳力的身上。

路口上早就扎好了“庵屋”(用木头支两个乂,乂上放一根横木

将其连接起来,然后用高粱秸周围遮严,一般小雨淋不透)。下午收了工,吃完饭,各人就抱着被子陆续赶去。

夜里是轮流值班,一人大约值一个多小时。那时大家都没有表,也就是拇量着差不多就行。值班的人要在几十亩地瓜地之间巡回,以防“阶级敌人”来偷地瓜。我在值班时创造性地利用了“喊话法”:时不时地喊一句“哦――哎,谁叫你扒地瓜!”夜深人静,声传几里,一来让队长们知道我们都在忠于职守,没有偷懒睡觉,二来真有偷地瓜的也好把他(她)吓走,不然都是庄里乡亲,真逮住,才难办了。这办法得到大家的认可,于是每夜都能听到这高亢悠远的喊声。

地瓜开始刨,看坡时就捎带搞点“副业”:烧地瓜。天擦拉黑,人员到齐了,便从邻近的地里拖来已经半干的高粱秸或者玉米秸,架在平地上点火烧,俗话说“柴多无湿”,熊熊烈火一会儿就烧出了一大堆“火炭”子,这时有人已经到刨出的地瓜堆上选出一些不粗不细的地瓜来,投到“火炭”子上,地瓜上边再放上三五个秫秸烧着,就不用管它了。到了半夜,值班的人就会叫起大家来吃地瓜。

烤熟的地瓜,剥去外皮,热乎乎的,吃起来又香热又甜。

烧地瓜,地瓜必须放在预先烧出的“火炭”子上,倘直接放在土地上,上边烧多少柴火也不会把它烧熟。这利用物理中的热学知识是极容易解释的。

后来当教师,联想到小学课本上《大自然的主人》一课中的叙述:马克西梅奇把松鸡埋在地下,上边用火烧,“衣服烘干了,松鸡也烧熟了”的情节,觉得不真实(当然也可能是翻译出了问题)。写了一篇小论文,发表在《中学生物理报》上。

 


鸡蛋
2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21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33 个评论)

回复 雾海帆影 2017-10-1 07:30
时不时地喊一句“哦――哎,谁叫你扒地瓜!”
如果经常给官员们喊上几句,敲敲警钟,减少贪腐的机会,也是很好的保护呢。
回复 缔重究 2017-10-1 16:38
精彩回忆一下自己的过去,对老年生活会增添很多乐趣。拜读老师佳作,祝您国庆节快乐!
回复 缔重究 2017-10-1 16:44
雾海帆影: 时不时地喊一句“哦――哎,谁叫你扒地瓜!”
如果经常给官员们喊上几句,敲敲警钟,减少贪腐的机会,也是很好的保护呢。
老师的观点非常鲜明,可见老师对腐败的厌恶之情。对腐败必须重拳出击,只是哼哼哈哈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他们会一起哼哼哈哈进行应付,甚至更会伪装。打蛇必须打七寸。毛泽东时代搞运动,那一次没有漏网之鱼。可能我的观点太天真了,让老师见笑了!祝您节日快乐!
回复 嘉言懿行 2017-10-1 16:45
烤地瓜现在成了一种美食。
回复 于老头为善 2017-10-1 17:17
烧地瓜使我想起天真美好的童年
回复 laoxian19531120 2017-10-1 17:37
我们这里烤地瓜是先用大坷垃(土块)搭起一个小蒙古包样子的土窖,下面留个烧口,顶上留个烟口,什么秫秸干草一股脑塞进去等烧得土块烫手,熄火,再把地瓜扔进去,砸塌土窖,焖好是地瓜可好吃了。
回复 孙介法 2017-10-1 20:09
我们这个地方不叫烧地瓜,而叫做“焖地瓜”。办法大同小异,都是无师自通。
回复 桃园愤青 2017-10-2 10:57
少时候也烧过。秋天,放山看猪子,猪子拱到地瓜了,把猪子赶跑,抠出地瓜,挖洞拾柴火,烧地瓜吃,很开心。
回复 江洲游子 2017-10-2 16:40
在我的家乡只是在自家的自留地里种一点点地瓜(我们那儿叫番芋),没有烧过。
回复 侯从礼 2017-10-2 18:31
真实生活的写照。拜读学习老师佳作,遥祝双节愉快。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38
雾海帆影: 时不时地喊一句“哦――哎,谁叫你扒地瓜!”
如果经常给官员们喊上几句,敲敲警钟,减少贪腐的机会,也是很好的保护呢。
官员们不怕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38
缔重究: 精彩回忆一下自己的过去,对老年生活会增添很多乐趣。拜读老师佳作,祝您国庆节快乐!
谢谢。现在回忆盐起来,恍如昨日。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39
嘉言懿行: 烤地瓜现在成了一种美食。
在老家住的时候,把地瓜装在铁管子里烤,真好吃。在小城里,没条件了。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40
于老头为善: 烧地瓜使我想起天真美好的童年
人老了,回想一下过去的事,自己也觉得挺有意思。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41
laoxian19531120: 我们这里烤地瓜是先用大坷垃(土块)搭起一个小蒙古包样子的土窖,下面留个烧口,顶上留个烟口,什么秫秸干草一股脑塞进去等烧得土块烫手,熄火,再把地瓜扔进去 ...
方法不同,道理一样。谢谢罗老师。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42
孙介法: 我们这个地方不叫烧地瓜,而叫做“焖地瓜”。办法大同小异,都是无师自通。
   焖字用得好。单凭烧,糊了,也不熟。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43
桃园愤青: 少时候也烧过。秋天,放山看猪子,猪子拱到地瓜了,把猪子赶跑,抠出地瓜,挖洞拾柴火,烧地瓜吃,很开心。
回想起来,挺有意思的。谢邹老师。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45
江洲游子: 在我的家乡只是在自家的自留地里种一点点地瓜(我们那儿叫番芋),没有烧过。
人民公社年代,在坡里烧。后来自己种一点,都收回家里或煮或烤着吃。那烧地瓜,也就成了历史。
回复 蒲先和 2017-10-2 19:45
侯从礼: 真实生活的写照。拜读学习老师佳作,遥祝双节愉快。
谢谢侯老师。问好。
回复 玛丽 2017-10-2 21:59
地瓜一直是我的最爱,从下来地瓜开始吃,一直吃到第二年的春天,只要集市上有卖的,我就买。现在再看蒲老师的文章,感觉特亲切。
12下一页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