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孟庆校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4357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纪念过江68周年:“百万雄师过大江”——有我!

热度 8已有 136 次阅读2017-4-19 09:25 |个人分类:个人回忆录|系统分类:心情文字

    “钟山风雨起苍黄,百万雄师过大江。”毛主席这首《人民解放军占领南京》仿佛还在耳边回响,屈指算来渡江战役已经整整68年了。如今已经93岁的我,当年就在那“百万雄师”之列啊!
    1942年我就跟随铁道游击队参加了抗日斗争。由于我读过几年私塾有点文化,就被抽调转为当时的滕县政府第一区当财粮委员。我们专为八路军供给财粮,与铁道游击队基本不分家。我自1944年8月新婚12天就离开了家,家人们知道我是跟铁道队一起战斗了。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我由滕县一区财粮委员转为县政府财粮科科员。1946年秋,国民党40万大军重点进攻山东这时党政及其家属、铁道游击队全部和解放军一起北撤作战略转移。这一北撤又转为新四军第四纵队12师后勤部,任管理排长,家属也跟我随军。我们转移至沂蒙山后,我又做会计工作。1947年开始,我任师后勤部管理排长;部队里给我配了一匹枣红马,用来驮载军费及物资。1947年下半年,孟良崮战役后,我们突围北渡黄河。1948年春,我们又南渡黄河,参加了豫东、济南战役。1948年11月6日夜,我军发起淮海战役。淮海战役大捷后,部队在休整,进行总结,同时为渡江战役做准备。我们华东野战军改为三野,我在23军69师后勤部任会计,淮海战役时我立了四等功。
    1949年春准备渡江,我们那支部队在靖江安营扎寨进行渡江训练。人要练游泳,还要练不晕船;马则要练上船下船,适应水上的环境。全部人马白天在靖江内河里演练,晚上就悄悄地到长江边上训练马匹适应光亮照射的能力。江阴炮台处的江面最窄,敌人重点防守,架有78门火炮,并有照明弹强烈照射着江面,江水被照得通明闪亮。开始,马匹就是不敢跨上江水边的跳板,后经慢慢引导,它们才渐渐适应了面对明亮的江水。
    我们后勤人员的工作也不亚于火线作战,战前要做好军需物资的充分准备,尤其是我管理着后勤部财务,每次战前我就更忙。我们要渡江,首先得准备船只、招收船工。于是我们在方圆几十里地走访老乡,购买木料,寻找铁匠木匠造船工,宣传动员民众援助解放军渡江。一次,我们到一户老乡家做工作,老头不愿支援我们,年轻妇女就跟老人说:“咱们不是也有人在外当兵吗?”原来,这是老人的儿媳妇,儿子被抓壮丁两年了没有消息。我们明白了老人的儿子是被抓丁当了国民党兵,两年了只怕是凶多吉少。他们当然也不懂得什么兵,老人就哭着说出了他儿子的名字向我们打听。我们既心酸又心疼地只得说了个善意的谎言,告诉老人我们听说过这个名字,等渡江战役胜利了他儿子就会回家的。老人一听很激动,愿意给我们木料,并且连门板都搬出来了,还说都不要钱。我们更是感动啊,钱是一定要给的。就这样,准备渡江的那些船只,我们花钱雇人建造了一些,又购买了一些,也便宜买了一些破旧的又修理的,还租借了一些。有了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渡江战役指日可待了!
    过江前夕我去泰州出差准备军需物质,顺便在泰州照相馆照了个照片作为纪念。那时,大家纷纷到靖江照相馆去照相留影,一是今后为过江留个念想,二是准备着牺牲了也好有个遗照;但是每个人都还是抱着为过江留念想的心态去照那个像的。待过江之后,有的战友的那个照片就真的成了烈士遗相了!那次,我和我最喜爱的枣红马老朋友也一起去了靖江照相馆,就在照相馆前边,我让照相师傅为我们合影留念!这张珍贵的照片我一直珍藏着,后来多次搬家我都把它仔细收藏。可是岁月悠悠时间流逝,2009年新中国60华诞时我在家里各处搜寻也没找到这张照片,很惋惜把它遗失了。那时老伴刚去世俩月,加上我不见了那张照片,我心情是有些沮丧的。然而一年后我收拾老伴遗物,却在老伴收藏珍品的皮箱里发现了这张失而复得的老照片!此时我是老泪纵横呀,无比地兴奋激动而又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心里真是万分地谢天谢地!真的很感谢自己过江前夕留了影!
    1949年4月20日晚,渡江战役打响后,我们三野23军69师作为突击队,是4月21日晚7点多钟,在对岸是江阴炮台的要塞处渡江的。当时下着大雨,到下半夜雨过天晴,于22日早上到达长江南岸。我们用的是一只大船,我带着半个班,配有三个船工。船载着枣红马、白马和灰马这三匹战马,每匹马背上都驮着一个特制的驮子,两边木箱子里装的全是作为军费的金条银锭。可在我们的船行至江心时,那三匹马还是被滚滚的波涛震惊了。它们突然暴躁起来,甩下了背上的驮子,船也被它们踢坏了情势十分紧急!若是翻船,后果不堪设想。我水性好,已做好了下水顶船的准备。说时迟,那时快,三个马夫各自紧勒马的缰绳,“吁吁吁”不停地向马发出口令;三个护卫慌忙抓挠三匹马身上的部位,又哄又拢;三个船工使出绝技来保持船身平衡;我则跪在我的枣红马跟前,抱着马的前腿不停地抚摸,之后又站起身,双手摩挲着马耳,把自己的脸贴着马的脸,跟马说话:“马呀,好伙计!你跟我三年啦,咱们可是老朋友了!你可千万要听话啊,快过江了,等过了江咱们就好了,一定多给你加草加料!”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马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也多亏船老大们本领强硬,才化险为夷!但经这一折腾,船被冲往下游近千米,这样还得斜着往上游向对岸奋进。可是,船到岸时却突然又给搁浅了!我们只得把东西稳妥地安在马背上,下船牵马趟水而行,登岸已是22日黎明,我们急忙踏进满是芦苇的烂泥地。敌人事先已把芦苇割成了锯齿状的尖桩,人过扎人,马走扎马。我们又只好抬着马驮子上岸,因为马过这烂泥地比人还吃力,马的身体重、蹄子小,陷进泥窝里更深,很难拔出腿,有时还需要人帮着它拔腿。我们艰难跋涉在这芦苇茬上,都被扎烂了鞋、刺破了脚,马的腿也被戳破,个个腿脚鲜血淋漓。我们就这样在危险中艰难地突破了长江天堑,但已远远落后于大部队。我们心急火燎上了岸,再安置好马驮子,慌忙由东向西奔。长江南岸炮台碉堡很多,匆忙中,我被挤夹在马与炮台之间,结果右耳廓被挤掉了一块,一个劲儿地滴血,再加上腿脚都是血糊淋啦的,所以看上去我满身是血。这时,江阴城的马路上,过了江的大军正齐头并涌往南跑呢!         
    我们过江后的任务是解放杭州,抢占钱塘江大桥。我们路过无锡,带捎着歼灭了残留在此地的敌人,解放了无锡。之后抢占了钱塘江大桥。杭州解放了,部队受命快速解放舟山群岛。我日夜利用骡马、马车运送军备物资,还动用马驮、马车去上级部门领军饷军费。这次又很特别,渡海作战,困难很多。和渡江战役一样,全军作了充分的过海准备和训练。经过长江的战斗洗礼,那些马们很快适应在大海的环境,舟山迅速得到解放。紧接着,我们又去解放上海。上海解放后,部队在嘉兴休整并作总结,准备解放华中南。渡江战役,我荣立了三等功。这时,我已由师后勤部调到军后勤部任会计,因此知道我们过江保护的那批军费,都用于解放上海了。
    打了那么多仗,我都没觉得害怕,唯独过江那次,至今回想起来仍有些后怕。甚至现在,有时还常做过长江遇险的恶梦!可见我们“百万雄师过大江”,那真是惊心动魄啊!

过江前和我最喜爱的那匹枣红马在靖江


过江前出差泰州我在泰州照相馆留


渡江胜利纪念章

(笔述/孟庆校      整理/孟凡菊)


鸡蛋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1 个评论)

回复 秋霜 2017-4-19 10:28
百万雄师过大江,天翻地覆慨而慷,您参与了解放上海,我在上海解放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以军礼向您致敬,祝愿您安康长寿。
回复 雾海帆影 2017-4-19 12:21
向革命前辈敬礼!
回复 缔重究 2017-4-19 16:13
向老前辈致敬!祝您健康长寿!
回复 孟庆校 2017-4-20 07:27
秋霜: 百万雄师过大江,天翻地覆慨而慷,您参与了解放上海,我在上海解放后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我以军礼向您致敬,祝愿您安康长寿。
谢谢邓老师光临交流鲜花鼓励并致意祝愿!同以军礼向您致谢祝福!
回复 孟庆校 2017-4-20 07:30
雾海帆影: 向革命前辈敬礼!
谢谢张老师光临阅读鲜花鼓励并致意!以军礼致谢!
回复 孟庆校 2017-4-20 07:35
缔重究: 向老前辈致敬!祝您健康长寿!
谢谢老师光临致意祝福鲜花鼓励!再谢前期多交流!
回复 纪慎言 2017-4-20 08:00
叙述流畅,引人入胜!
回复 缔重究 2017-4-20 15:49
孟庆校: 谢谢老师光临致意祝福鲜花鼓励!再谢前期多交流!
您的经历和我父亲有点类似,每每读您的大作,我都感到非常亲切,诚祝您天天开心愉快!
回复 laoxian19531120 2017-4-20 17:58
珍贵的老照片!战功卓著的老革命!93高龄笔耕不辍的老博友!晚生以新兵的身份给您敬礼了!
回复 蓬医老干支部 2017-4-23 21:43
建议此文发到“老兵青春相册”去。
回复 桃园愤青 2017-4-25 12:14
能上家刊吧,难得好文!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