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阳光100离退休支部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26322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漫漫人生路》第三人称历史网络小说 续二部三卷十五章

热度 1已有 137 次阅读2018-5-15 11:09 |系统分类:文学创作

第十五章 说驴

曹金看了6月4日中央电视2台播的“鄂之驴”的节目后,引发出他心田内的许多关于“驴”的往事和感想。这个节目说的是李鹏军养驴致富的事李亚鹏乃2008年毕业于湖北黄石理工学院英语专业的大学生,也是湖北省黄梅县一位毛驴的养殖户,他不但在当地是最早从事毛驴养殖业的,甚至可以说在南方也是最早从事规模化养驴的领军人物,典型的大学生自主创业者。

这个驴的故事的确新颖感人,曹金看罢后回味之余,首先想到杨金云曾谐言“到驴庄报道”的事,曹金一直在咂摸这句话的深含,哇哈!是了!他隐隐约约影射到“卸磨杀驴”这个成语。这小子比喻的还蛮到家呢。

继后曹金又想到黔驴技穷”这个成语故事,此故事说的是:过去贵州(黔)这个地方没有驴。有个多事的人用船运来了一头驴,运来后却没有什么用处,就把驴放到山脚下。一只老虎看见了驴,以为这个躯体高大的家伙一定很神奇,就躲在树林里偷偷观察着,后来又悄悄走出来,小心翼翼地接近驴,不知道驴子的底细。有一天,驴叫了一声,大虎大吃一惊,远远躲开,以为驴要咬自己了,非常恐惧。然而,老虎反复观察以后,觉得驴并没有什么特殊本领,而且越来越熟悉驴的叫声了。老虎开始走到驴的前后,转来转去,还不敢上去攻击驴。以后,老虎慢慢逼近驴,越来越放肆,或者碰它一下,或者靠它一下,不断冒犯它。驴非常恼怒,就用蹄子去踢老虎。老虎心里盘算着:“你的本事也不过如此罢了!”非常高兴。于是老虎腾空扑去,大吼一声,咬断了驴的喉管,啃完了驴的肉,才离去了。唉!那驴的躯体高大,好像有德行;声音洪亮,好像有本事。假如不显出那有限的本事,老虎虽然凶猛,也会存有疑虑畏惧的心理,终究不敢攻击它。现在落得如此下场,不是很可悲吗?乃是比喻有限的一点本领也已经用完了。

曹金咀嚼这故事的同时,不由得内心傻笑了起来!想当年他就差一点,干了“运驴”的事,成了那个多事的人。哈哈!那是1957年秋天的事,当时曹金是惠水县关山乡县委工作组组长,驻扎在关山乡的火羊寨。那日他得到县里批准回山东探亲的通知,火羊村的民兵小队长王德光,拿来20元钱,托曹金回山东时帮村里买头驴来,曹金想也没想就答应下来。谁知到了济南方知,这简直是天方夜谭,当时北方的驴子很难买,一头驴价值两百多元,20元是买不到驴的,就算能买到,从山东到贵州相隔数千里,在五十年代,火车还只到达广西的柳州。从济南到贵阳需乘汽车火车辗转七八日才到达。人都难走,一只驴子又如何能运到呢!为了帮火羊寨的乡亲们做点事,曹金擅自做主,添上30元钱,买了两对安哥拉长毛兔和数十枚受孕的莱克哼鸡蛋,就是这些活物,一路上也使曹金母子二人吃够了苦头,到了都运汽车站,有一对兔子热的要死,只好送给汽车站的人收养。

曹金到达惠水,安顿好母亲后,跌忙带着兔子和鸡蛋,返回火羊。关山乡的远近乡民听说火羊有了洋兔、洋鸡都赶来参观。火羊群众讨论,把饲养兔鸡的任务托付给了妇女委员。不几日兔子下了一窝崽,鸡也出壳了,一群大个的雏鸡崽,吱吱地叫着到处刨食,一窝肉呼呼的兔崽,啾啾待抚。可把妇女委员罗玉花喜坏了,她到处寻觅小米,饭豆喂它们。区里听说了,大加赞赏,并把县里分配给的十五只滇山羊,贷给了火羊农业社。至此、一个数十人的火羊农业社的畜牧业,已小成气候。

事隔40余年,曹金已从一个年轻人变成了老者。他再次来到火羊寨。汽车进村后停在一口干塘的旁边。人们喊“大火羊到了!”,曹金下车来四处打量,仔细辨认,碧绿的林木四处环绕,青翠的毛竹丛下掩着户户人家,一座座布依族风格的杉木瓦房环绕在干塘的四周。鸟羽化乡、鸟语花香与炊烟中的和谐松脂气味,终于唤醒了在他脑海中沉睡了数十年的记忆。

两个头缠青布包头身着蓝衫的布依族老者从观望的人群中走到曹金的身边,猛地抓住他的双手亲热地喊叫着:“你是曹金同志!你是我们的曹组长!这些年没有听到你的音讯!你到哪里去了?” 曹金的目光也落到二人的脸上,想尽量在记忆中查证他们是何许人也!他首先发现身体矮瘦,嘴下巴上生着一绺山羊胡子老者的苍老面孔间隐隐埋伏着娃娃脸的轮廓。他惊喜地喊道:“小王!你是民兵小队长王德光!”后又认出另一位黑脸老者,乃是贫雇农代表王贤明。

曹金惊奇地问道:“你们是怎么认出我来的?”

“你在的时候,从山东老家给我们带来毛茸茸的长毛白兔(安哥拉兔)和高脚杆大鸡(莱克亨鸡),还从区供销社争取来15只长毛山羊(滇山羊)。你走后由妇女委员照管,她去世时正赶上“文化大革命”,无人管理,鸡、兔、羊死的死去,活的也都卖了。到现在,寨里人还经常念叨着你呢!一见面就觉得面熟!”德光解释了一番。

曹金心里七上八下甚为不安。为人民做一点事,人家会记一辈子,自己惭愧作的不彻底,没有引进饲养技术!他也明白,那个时候,岂能容你搞资本主义经营!

贵州省的冬季气温一般不低于零度,夏季最高不过30度。嫩竹、鲜草四季常有,很适宜发展畜牧饲养业。

爬过一道坎,曹金望见曾几度出现在他的梦中的木板房。那里是他离开苗疆的最后一站。这两间建在林边的木板房,曾接待过大批的军大人,剿匪、土改、合作化一批走了,一批又来,曹金是最后一个离开的解放军。

曹金有些纳闷:“已经过了几十个春秋,为什么,房子虽然旧些,但还与数十年前无大区别?”

王贤明(旧日的贫雇农代表)会意笑着解释说:“我们已经照原样翻修过数次了。全村人一致同意保留着它,作为永世不忘解放军恩情的纪念!吃水不忘挖井人么!”

曹金听了后,心中波澜翻腾,难以安宁。

就是在这座木屋里,他们给干部、群众有声有色地演讲过共产主义的美好未来,那时人民的生活将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吃面包喝牛奶,出门坐汽车,耕田拖拉机------。

惭愧!曹金的生活确实已达到这个水平,然而他们呢,不仅没有达到而且还生活在贫困线上,他们这些共产党人能没有责任吗!在房前众人合影留念。

临别曹金将100元钱交给村长,以表寸心,汽车开动时这些古稀老人都眼含泪水依依而别。

唉!一个“驴”字,引起了风烛残年的老曹金对一连串的故事的回想。想一想,就使人感到人生路漫漫,人生有无限的风光,可惜过去的永远地过去了!永不复返!


鸡蛋

鲜花
1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