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阳光100离退休支部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263221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漫漫人生路》第三人称历史网络小说 十一部五卷十一章

热度 1已有 192 次阅读2018-2-9 10:35 |系统分类:文学创作

第十一章 老年曹金的牙膏情

1962年初夏曹金到厂的第一天,首先接待他的便是尹秀荣,这个女孩子年方二十,待人热情、诚实,文化程度虽然不高,但她聪明勤奋,全厂的所有产品都熟知甚详,她是曹金进入牙膏行业的第一位导师,由于她的细心介绍,曹金很快便掌握了全厂的生产情况和存在的薄弱环节,使曹金得以快速进入状态。

曹金虽然文化程度较高,曾教授过高中化学课程,更有长期从事化工产品生产的技术经验,按理说加入日用化工生产的行业,该无大的困难吧!其实不然,曹金面临着许许多多陌生的困难。

曹金从少年时代就用牙粉、牙膏刷牙,对牙膏可说是一种常见的日常用品,再熟悉不过了,但若问起牙膏是怎样制造的?他则是一窍不通。就连膏体是如何装进去的?他也不清楚,还认为是从口部装进去,再焊封的。说也巧,曹金进厂的第一天就赶上与小尹装实验用的牙膏,当然要想从软管的小小口部装入粘稠的膏体,根本不可能。原来软管尾部并未封闭,装入膏体后再焊封的。可是别小看了装填牙膏这项小工作,对在苗疆山野僻壤间,长期从事农民群运工作的曹金来说,无疑是赶着大象寻觅绣花针。拿玻璃棒沾着粘稠的膏体往空管里塞,看似简单,然而曹金却弄得管尾脏的一塌糊涂,焊尾时必须擦拭清洁才能焊牢。再看小尹装填的既快又整洁。当然不久后,曹金不仅熟悉了这活路,也确确实实把那粗犷的工作作风,磨练转化得颇有成效。这一微细事例成了曹金数十年牙膏生涯的一个微细转化环节,直到四十七年后的今日,老年曹金记忆犹新,对尹秀荣同志的友善帮助念念不忘。

曹金虽然退休已有二十余年,但总忘不了他初搞牙膏时的情景。那些年月,经济已经到了崩溃的边沿,一切物资都相当匮乏,特别是生产牙膏需用的香料,薄荷脑、薄荷油,这些香料全是由植物薄荷中提取。当时情景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粮食供应紧张,老百姓吃不饱,所有可耕的土地,全拿来种粮食,芳香植物的种植几乎断绝,哪来的薄荷脑、油。可是牙膏中缺乏了凉味香料,就只剩了一团气味难闻的肥皂混合体,洗衣服换差不多,怎能用来刷牙呢!全国牙膏生产陷于半停产状态,市场上牙膏供应紧张,个别地方已经开始凭票供应。此时,党组织提出“找米下锅!”的任务(对应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说),要谁来找呢!自然是负责技术的曹金了!也巧,他翻阅药典时,发现山东微山湖、东平湖一带盛产野薄荷,便提议蒸馏采取野薄荷油,下锅。那时确实是革命劲头十足,说干就干,借用济南食品厂蒸馏玫瑰油用的蒸馏器,组织人员奔赴野薄荷产地,边收购边蒸馏采油。因野薄荷含油量极低,出油率比较种植薄荷少得多,因而,虽兴师动众,但所获有限,不过也带回数十斤薄荷油,配产数万支牙膏,解决了当时市场上牙膏供应的燃眉之急。牙膏质量却谈不到,野薄荷油有一股浓郁的冰片中药气息,不怎样惹人喜。如果像现在的宣传广告讲的“中草药牙膏”治牙病,那倒是名副其实。也许能发一笔横财!笑话,笑话而已!


鸡蛋
1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 人)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