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枫园牧人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24786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心酸煎熬伴人生—— 回忆我的生父

热度 8已有 361 次阅读2018-3-12 10:50 |系统分类:心情文字

   心酸煎熬伴人生—— 回忆我的生父

仅以此文献给我归真多年的生身父亲。

我的生父叫周仲义,1921年夏历七月初九出生在济南西关永长街南段的一间平房中我管他叫二爸我出生时,长房无孩子,按传统便给长房顶支了。所以我不到二岁就跟着大妈生活。但在我心中他就是亲爹,一直到他归真,从未动摇过

生父英年早逝,1964年不到四十四岁就被贫困和疾病夺去了年轻的生命。的一生伴随着苦难委屈和家庭生活的重负,我始终感到生父是苦命人。我不记得有人说到他小时候如何被祖父母疼爱,只记得母亲说过他小时候学生意吃得苦。十一、二岁时由于家庭生活困难祖父让他辍学,到一家熟人的铺子学生意白天照顾铺子里的生意,晚上七、八点钟打烊后侍候老板及家人孩子睡觉。然后自己睡在一个柜台上柜台不长,连腿都伸不直冬天下面铺个薄薄的子,上面盖个小被,夜里常常被冻醒。早上起来卸下门板,做早饭,侍候老板一家起床。经常吃不饱还挨老板的打骂。干了不长时间因受不了挨饿和打骂,便跑回了家。回来后,免不了受祖父母训斥。后来就又送他去上学。生父性格内向,但学习挺好。听奶奶说,他在班里回回拿第一,还演过文明戏。    

生父在家庭的熏陶下,也很教门。从小祖父就让他到清真寺礼拜每天早上要去礼“榜答”晨礼。当时祖父住在清寺里。生父夜里起来到寺里要一个人自己去,是看见个小猫小狗就吓得快跑。有一天去早了,殿上还没有人,他听见一种嗒嗒声闭上眼睛念清真言“俩一俩咳……”礼完拜,回家等爷爷从寺里回来,才问他听到这种声音了吧爷爷为安慰他说是街上过大车的声音。实际上,他也听到这种奇怪的声音了,为了避免意外,他不再让二爸去礼“榜答”了。过了多年后,母亲为了阻止我到南寺大殿后去捉蟋蟀,还用这件事来吓唬我呢。

生父有两次婚姻。第一次结婚时只有十七、八岁,刚从学校毕业。他取得第一个妻子是小户人家的女儿,人很文静,胆子特别小。因为年龄不大来到婆家,整日提心吊胆的侍候公婆,扶持丈夫,夫妻生活也算美满。有一次因不小心打了个茶杯,吓得跑回了娘家哭了三天。回来后,在这种惊吓中过活,不久忧积成疾,无治过世了。归真后一年多,二爸就娶了我的生母杨宝芝她的情况,我在后面另有叙述。

生父年轻时真情爱国、追求进步。他的年轻时代正是国家垂亡,世道混乱之际1937年日本人占领济南,他剃光头表示对亡国的悼念,决心不给日本人干事,宁可挑担卖水果。他曾接受左翼思想,打算和几个同学一起投奔延安,被祖母知道后,坚决阻止而未有成功。

1945年日本投降的消息传来后,他欢喜雀跃,私,几乎造成大祸。日本人投降的那年,我们家曾住过一家三口人,老夫妻老实本分,儿子会点日本话在煤矿上给本人做翻译,整天高气昂。日本人投降的消息传来,社会上还没有。生父和他的同学们在我们高兴的议论着,不想被此人碰上。他说:“你们敢说日本人投降,我这就去问问是真的是假的。”这是祖母刚好在屋里,赶紧又骂我二爸,又向那人赔不是,好孬把事情压下去。可是没过几天日本人真的投降了,在杆石桥的圩子门口(永绥门),站岗的日本人都脸冲墙,歪戴着帽子,任中国人拿唾沫、果皮扔。

生父第一次结婚后,就跟着其岳父马德泉老人学着做小买卖。主要是挑着胆子卖鲜货水果,每天凌晨天不亮,就被祖母唤醒到城顶街去批发点水果的货底子。因本小不起大宗优质的果品。那时的城顶到了夏秋季节南乡的果农便蜂拥而至出售各种果品。他们通过代理商——各家水果行进行交易。我生父属于那市过后买果行剩下的劣等底货的小贩。这种水果价格便宜,多少有点赚头。批回家要重新整理,用抹布擦,用清水洒,把水果弄得鲜鲜亮亮的,挑出去到商埠的大街小巷叫卖。在街巷的交易中很有特色他们用”讨价还价。我记得1—10,叫做“集、到、听、西、来、滚、宪、分、虚、集”和“天、门、任、汪、方、麻、申、柴、张、万、天”,把“好”叫“而里”(音),把“次品”叫“忌市”(音),“钱”叫“烟沫”,“秤”叫“棒子”,“买”叫“采”等等。我小时候觉得好玩,就记住几句。

从这时起生父就开始分担家中的生活重担了。到1945年祖父归真,我父亲在外没有音讯,家中的重担就全部落在二爸的身上,这段时间也是我们家最困难的日子。为了生活家中能卖的东西全部卖掉用在生活中。包括我祖母和两个儿媳妇的陪嫁金银首饰和家具。直到济南解放,我父亲受聘去大连任教,我小姑参加工作,我生父身上的重负才减轻。公私合营后,不允许小商小贩经营,生父就开始干临时工后来归并到山东医学院附属医院(称省立二院)干房屋维持的活直到归真

在这段日子里,家境依然很困难,干壮工每月仅有20—30元的工资,家中生母身体不好,经常吃药,还有二弟明康和妹妹周静上学花钱。生父受苦受累再加上生母有冲他诉、有气冲他发,他只能默默地承受着。生父是个要强的人,这些从不对自己的母亲和兄妹说,有苦吞到肚子里。在外面干活他也是个识大体,顾大面的人,重活累活抢着干,从不计较个人得失,奖金多少就是多少,受了委屈也不说。这内外压力终于压垮了他,1963年他患上胸膜炎,再加上大环境的严酷三年灾害的饥饿,造成了不可挽回的恶果,疾病发展成肝硬化,不治而归真。生父的一生,一幅画面永远的定格在我的记忆中:一个冬日的上午,街边着一个小摊,上面放着一些零食,摊子一边坐着个四十多岁穿着棉袄抄手坐在小凳的男人,一看就知道久病缠身,但为了生活,他支撑着、支撑着。这个人就是他—我的亲生父亲。

生父从小就喜欢我。我三、四岁时,他从城顶批回水果,总是笑着喊咧,来”然后抱起我,在水果中挑个好的给我吃。我稍大点,总是在他准备上街出去卖货时,站在他子前,他笑笑给我拣大的果子,递到我手里,说“吃吧,小咧!”

我们家是西关有名的教门世家,但不是书香门第。从我父辈起才有人读书,也不过是中学水平。家中没有四书五经,诸子百家之类的传统古籍所以我从小没有学过“三字经”“千字文”。我生父在我上学时担负着教育我的责任。小时候给我讲“孟母三迁”、“孔融让梨”、“司马光砸缸”等故事,启发我学习兴趣。他屋里的大立橱的侧面,就是用来教育我的黑板上面经常变换一些成语、诗词和古文。现在我还记得有“水滴石穿、铁杵磨针”,“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一粟一米当思来处,一丝一缕永念布衣为坚”等句子。他对我管教并不严厉,从未大声呵斥过我但隔三差五总把我叫跟前教育一番他把这叫“上上政治课”。只看到我贪玩放松学习,就说“爷们儿,该上上政治课了”于是便在大橱侧面用粉笔写上一句话,或几个成语,边讲边开导我。我觉得这个办法挺不错,我幼时受益匪浅他的字写得也很好。可惜后来对自己的孩子都没有这样做过。等我上高中和大学时离开了家生父身体也不行了,我就再也没有这样聆听他的教诲了。

生父成年以后,除经常合伙做小买卖的朱万良、杨东园等人外很少与其他人来往,只有两家串门:一家是他第一个妻子的娘家。有什么不舒心的事,愿意给马德全老人聊聊排解心中的愁闷,同时得到些同情和安慰。另一家是礼拜寺巷南口,西青龙街马家小铺,他与小铺里马老头很谈得来。老人的孙子马宝云与我是小学同班同学。他管我生父叫老师可能是平时他辅导过马宝云的学习直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这师生之称是怎么来的。

生父特别爱笑,对人还没说话笑脸对,给人以诚恳、和善、忠厚、老实的感觉。不过他的笑容也不是一生不变的。我觉得他笑容的变化就是一生的潜台词。他的笑由甜蜜的笑,快乐的笑继而变成苦笑,无奈的笑,对世俗嘲讽的笑,到刻在面部的僵硬的笑,死的笑。

生父对自己的妻子是很有情义。不管是结婚短短年的马氏新,或是相伴走过二十余载的杨氏宝芝。在生活上对她们体贴入微,照顾有加,重活累活不让她们干。上街(即挑担子穿街卖鲜货)回家总是捎点好吃的,零用的东西回来。他第一个妻子去世后,他念念不忘总是放不下那份情,每天上街回来,吃过饭,不论早晚总要跑到六里山我们家的坟地妻子的坟前,开“回头经”然后默默地坐一会儿再回来。直到有一天,开完经在坟前默坐时打盹了,突然觉得后背有人打了一掌,猛地醒回来,发现没人,于是赶紧回家,把此事说与大嫂听。大嫂半吓唬半劝慰告诉他“这是亡人不愿意让每天去惊扰她的“路亥”(即灵魂)以后不要天天去了。”从这天开始二爸才渐渐不再为妻子走坟,诵经。

与第二个妻子结婚的二十余年,正好是社会动乱,家庭贫穷自己开始顶日子的时候。尤其分家过以后,因妻子一生生过六个孩子,造成身体多病,为让她养好身体他把好吃的饭让给她吃六十年代初他为孩子大人累了病但为生活他肝浮水晚期还帮妻子在门口看小摊直到“无常”。

我常想:总说好人一生平安,好人长寿,可为什么他就没活到好日子到来呢?


鸡蛋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8 个评论)

回复 江洲游子 2018-3-12 15:24
那个年代,普通百姓的生活都很相似。
回复 枫园牧人 2018-3-12 16:19
江洲游子: 那个年代,普通百姓的生活都很相似。
谢谢老师临屏支持,送花鼓励!遥祝春祺!
回复 温柔的小白兔 2018-3-12 20:25
“好人一生平安”好人的美好心愿!您的父亲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可敬的老人!
回复 枫园牧人 2018-3-12 20:31
温柔的小白兔: “好人一生平安”好人的美好心愿!您的父亲是一位有情有义的可敬的老人!
谢谢老师关注,谢谢送花鼓励!遥握问好!我们已成好友,望多多交流!
回复 yushizhong 2018-3-13 14:22
父亲一生命运多舛,实在令人同情。文章感情充沛,令人读后动容。
回复 枫园牧人 2018-3-13 16:14
yushizhong: 父亲一生命运多舛,实在令人同情。文章感情充沛,令人读后动容。
谢谢老师关注拙文,谢谢送花鼓励!遥祝春祺!
回复 桃园愤青 2018-3-16 09:53
真实的记述,真实感情的流露。古稀之年还为父亲立传可见情深。
回复 枫园牧人 2018-3-16 09:59
桃园愤青: 真实的记述,真实感情的流露。古稀之年还为父亲立传可见情深。
谢谢邹老师高赞鼓励!谢谢您的鲜花支持!遥握问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