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侯从礼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186049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小品《胡知县审案》

热度 13已有 115 次阅读2017-9-11 21:33 |个人分类:随笔杂感|系统分类:文学创作

各位老师大家好。
        应蓬莱gyl老师所邀,让我发表以前写过的小品。实在不好意,由于水平所限,实在拿不出手来,感觉对不起老师们。但又一想,也是好事,拿出来晒一晒,让老师们品头论足指导指导,不也是一次学习机会吗?因此,今天先晒一个,敬请各位老师指教。(因为是十年以前胡编乱造的,又没进行修改,可能与今天形势不符,希望老师们批评指正。)



                                              胡知县审案
(小品剧)
时间:朝代穿越
地点:某县衙
人物:胡知县(简称县)
           四衙役(简称衙)
               宝(简称宝)
               屋(简称屋)
           马小虎(简称虎)
布景:某县衙大堂,正中  设有公案,公案上方高悬“清正廉明”扁额,公案两旁,分立“回避”、“肃静”执事牌。
幕启:四衙役手执戒板,哒哒嘿,哒哒嘿……上,分站两旁。

       (胡知县在同样的音乐节奏中随上,至舞台中央)念:
       做官何需寒窗苦,
    有钱能使鬼推磨。(公案后落座)(念白)
     我,姓胡名芦,葫芦。人称糊涂知县,别看我的文章是狗屁不通,可我家老子是个大款,    有的是钱,所以,花了一  万两银子给我买了个知县。自从本县上任以来,含冤告状者,我    是有理三扁担,无理扁担三。稍有不顺,我打他个皮开肉绽。百姓们倒也识趣,告状者是    越来越少。我也落得个清闲,宁肯衙门口长草,也不准百姓胡闹。我说衙役们,
衙:有。
县:有事没事?
衙:没事。
县:没事掩门,咱们到后堂打麻将,谁赢了钱谁请客,怎么样?
衙:好!
   (内喊:冤枉啊——
衙:老爷,有人喊冤。
县:什么,有人买盐?买盐到商店,咱这是衙门口。我说来呀——
衙:有!
县:把他给我轰出去!
衙:老爷,有人喊冤。
县:你们这帮衙役,真是 办事不利,连个信息也发不明白。快,传喊冤人上堂。
衙:喊冤人上堂!
(张宝、王屋胸前挂“宝”字无点,“屋”字头上有点的字牌分上。念:
宝:来到大堂前,
屋:洗雪不白冤。
(进大堂,跪下,叩头
   屋:参见老爷。
县:罢了,起来说话。
   屋:是。
县:你们叫什么名字?
宝:我叫张宝。
屋:我叫王屋。
县:你们状告何人?
宝:我告王屋。
县:为何告他?
宝:王屋偷了我的东西。
县:嘟——好你个王屋,我早就听说你手不老实,不就扛葫秸,就是扒地瓜,不就偷芝麻,就    是抢西瓜,来呀!
衙:有!
县:拉到南河里,楦他一肚子沙!
屋:老爷,冤枉啊——
县:你有什么冤枉?
屋:我要告张宝。
县:你告他何来?
屋:他诬告好人。
县:诬告好人?
屋:我一向是安分守己,从不偷盗,这一点四邻可以做证。
县:嘟——好你个张宝,我早就听说你不是好人,不就告张三摸狗,就是告李四偷鸡,不是告     刘五撬门破锁,就是告王二麻子夺人之妻,我说来呀——
衙:有!
县;给我把他扒光了,扔到河里喂王八。
宝:老爷,我冤枉啊!
县:你还有什么冤枉?
宝:我告王屋是有凭有据。
县:证据何在?
宝:(指着自己胸前少了点的“宝”字,)老爷,你看,我就这一“点”值钱,结果被王屋偷     了去了。
县:(仔细一看)你是丢了一“点”,可也不能证明就是王屋偷了去啊。
宝:不信你看,王屋偷了我的“点”,还故意放在屋顶上,这不是明摆着气人吗?
县:(看王屋胸前那个带“点”的“屋”字)嗯,不错,王屋,你还有什么话说?
屋:老爷,偷了人家的东西,藏都藏不住,哪里还有放在显眼的地方的道理?
县:有道理,那么你顶上那一“点”又做何解释呢?
屋:老爷,我也有难言之隐。
县;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说。
屋;老爷,张宝少了一“点”,我多了一“点”,其实都是我们的小主人做得怪。
宝:对,老爷,我也想起来了。那全是我们的小主人惹得祸。
县:你们的小主人是谁?
   屋:就是马小虎。
县:马小虎?
宝、屋:对。
县:我说来呀!
衙:有!
县:传马小虎上堂!
衙:马小虎上堂!
虎:(衣冠不整的上)
    忽听老爷唤,上堂问根源。(进大堂,大大咧咧行了礼)见过县太爷。
县:罢了,一旁说话。
虎:多谢老爷。
县;你是马小虎?
虎:正是鄙人。
县:现在有人告你,你可知罪?
虎:马马乎乎。
县:为什么告你,你知道吗?
虎:马马乎乎。
县:都!大胆的马小虎,见了本县不但不跪,反而戏弄本官,来呀!
衙:有!
县:拉下去,枪毙三次,活埋三次,然后再打四十大板!
虎:(对众衙役)哎、哎、哎,先慢动手。老爷息怒。先抽支烟,消消气。(掏出烟,抽出一     支,)瞧,上好的云烟。抽一支。(给县太爷点上)
县:这还差不离。待会下堂后,我和你们校长说说,评你个文明少年。
虎:多谢老爷。
县:哎,说真格的,马小虎,你是怎么得罪了他们俩,纷纷来告你的状?
虎:什么?告状?告我什么?
县:张宝告你把他的一“点”随便送给王屋;王屋告你给他栽赃。
虎:啊——我道为了什么,原来就为这个。(对屋)不就是一个“点”吗,有什么了不起。      (对宝)不就是一个点吗,恩,有什么了不起!放在谁身上不是一样。
县:说的也是。不就一个小不点吗。也值得这样大惊小怪。
宝:不对!老爷,少了这一“点”,你看我还是个“宝”吗?
屋:就因为我多了这一“点”,我才到处碰壁。老师多次判我的作文本上死我刑。
虎:别不知好歹!你沾光还不觉。
屋:是我的,少了一点也不行;不是我的半点也不能多要。
县:张宝也太自私了,那么一个小点,丢了就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
宝:胡说!你胡知县如果借给别人一个“月”,不就成了“古”知县了吗?
屋:我们各有各的名字,各有各的形状,各有各的意义,决不能马马乎乎,希里糊涂。
宝:像你这样的狗官,不但不主持公道,反而助纣为虐,合伙糟蹋祖国的文化遗产,还不赶快     回家吃你娘做的,还有脸在这里当官?
虎:大胆!你敢侮辱朝廷命官,该当何罪!
县:不,不,马小胡,细想起来,他说的也有道理。
虎:老爷,你……
县:马小虎同志,看起来,我们都应该好好学习正确掌握汉字文化,否则人家回骂娘的。
虎:是,老爷。
县:张宝、王屋,
  屋:在!
县:本县判你们无罪,回家去吧。
宝:可我丢的那一点……
县:我让马小虎赔你就是了。
屋:可我头上多的那一点……
县:我让马小虎给你平冤昭雪。
   屋:多谢老爷。
县:马小虎,
虎:老爷。
县:当堂向他们俩赔不道歉。
虎:老爷,我……
县:我什么我,以后别光想着“我”,应该多想一想“他”。
虎:是。对不起张宝,都怨我太马虎,请原谅。对不起王屋,以后我再也不马虎了。
县:好了好了,你们都回家去吧。
     虎:是。(同下)
县:咳,为人别糊涂,糊涂万事误。我说伙计们,
衙:有。
县:人都走了吧?
衙:都走了。
县:走了好,赶紧掩门,咱们到后堂,
衙:打麻将。
县:还打麻将,再打麻将人家更要骂娘了。
衙:那干什么?
县:好好学习,提高文化水平。不但要学好语文、数学,还要学好英语,迎接2008北京奥运       会。
衙:也司儿——
县:嘿,你们都用上了。
(定型)
——剧终——

(作于200561儿童节)

(非常粗糙,王老师们见谅)

鸡蛋
13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13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6 个评论)

回复 于老头为善 2017-9-12 09:37
幽默!
回复 侯从礼 2017-9-12 15:17
于老头为善: 幽默!
多谢于老师支持鼓励。下午好。
回复 子豪启荣 2017-9-12 17:46
好,有趣!
回复 侯从礼 2017-9-12 17:52
子豪启荣: 好,有趣!
多谢陈老师鼓励支持。遥握问好。
回复 孙介法 2017-9-12 19:45
有趣就好,热闹就行!
回复 侯从礼 2017-9-12 21:32
孙介法: 有趣就好,热闹就行!
多谢孙老师精彩点评鼓励支持。祝您晚安。
回复 素王孙 2017-9-13 00:47
子夜好!品读、欣赏!
回复 侯从礼 2017-9-13 17:50
素王孙: 子夜好!品读、欣赏!
谢谢,谢谢孔老师支持鼓励。遥握问好。
回复 禾旭 2017-9-13 19:29
很不错!很幽默!
回复 侯从礼 2017-9-13 20:35
禾旭: 很不错!很幽默!
谢谢老师鼓励支持。这是在10多年前编写的,也没经过修改,所以十分粗糙。当时是针对小学生的,所以有些稚嫩。望多指教。
回复 yeynsn 2017-9-15 15:51
侯老师写的不错,欣赏学习了!
回复 侯从礼 2017-9-15 16:57
yeynsn: 侯老师写的不错,欣赏学习了!
多谢老师高评鼓励。受宠若惊了。遥握问好。
回复 发发 2017-9-16 14:07
幽默,有趣!!
回复 侯从礼 2017-9-16 15:20
发发: 幽默,有趣!!
谢谢,谢谢发发老师精彩点评鼓励支持。
回复 srb1941 2017-9-17 19:45
呀,高老师这种邀请没错,知道侯老师有才。《胡知县审案(小品剧)》写得好。点赞!
回复 侯从礼 2017-9-18 15:36
srb1941: 呀,高老师这种邀请没错,知道侯老师有才。《胡知县审案(小品剧)》写得好。点赞!
多谢孙老师高评鼓励。为小学生编写,粗糙简陋的很,望孙老师多多指教。遥祝新周愉快。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