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古帆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1829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那个让孔子尝酸的宰我 (孔门弟子的变革思想之七)

热度 9已有 94 次阅读2017-10-3 16:53 |个人分类:经典阅读|系统分类:心情文字

 

那个让孔子尝酸的宰我 (孔门弟子的变革思想之七)

宰我,在《论语》中也有不俗的表现,“朽木不可雕也”这句孔子的名言被后人记住,并被改制成一句成语:“朽木粪墙”。孔子把宰我的才能与子贡并列为“言语”科,即能言善辩的人。司马迁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宰我“利口辩辞”就出于孔子的评价。至于他是怎样善于言辞的,则很少有故事佐证,不像子贡那样常常被孔子当使节派往外国游说。

从一件事上人们可以知道宰我在孔门并非等闲之辈,那就是鲁哀公向宰我咨询“社”的事,按说学问、道德、资历、影响诸多方面宰我都不是孔子的对手,此类事鲁哀公不向孔子请教,偏偏直接召见宰我来征求意见,不能不说宰我在朝野有相当的影响。这段对话在《八佾》篇中:

“哀公问社于宰我。宰我对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战栗’。子闻之曰:‘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

这段话中的“社”和“曰”,还有“成事”“遂事”“既往”等语词,文史学家有不同的解读,学者赵纪彬说这是一桩“疑案”。其中“社”是指“庙”还是指“主”?“曰”是“宰我曰”还是“哀公曰”?学者引经据典讨论起来往往让普通读者有点头晕,还是依照当代注解《论语》的著名学者杨伯峻先生的说法来理解吧,这段话翻译为:

“哀公问宰我,作社主用什么木,宰我回答哀公说:“夏代用松木,殷代用柏木,周代用栗木,(意思是)使人民战战栗栗。”

这里有必要解释一下“社”与“主”两个词,社,是指土地庙;主,是指土地神的木制牌位,据说神的灵魂就凭依在上面。那时候,天子或诸侯在决定重大军事行动时事先要在土地庙前聚众宣誓,而后要载着土地神主行动。所以这样的行动非常严肃、庄重,被奴隶主征用的兵役一般都是“民”众,他们会敬畏神,乃至“战战栗栗”。

这话中的“使民战栗”四个字现在也不难懂,当时孔子听了似乎感觉不舒服,周王怎么会让“人民”战战栗栗地生活呢?那不是污蔑吗?所以孔子用“成事不说,遂事不谏,既往不咎”这样的很有气势的排句来责备宰我。其实,在春秋之前,历代统治者对待“民”的态度都是如此,“民”多属奴隶阶级,没有人身自由,缺乏生活保障,反抗、逃亡的事情时有发生,这当然会造成社会的不稳定,以致动摇奴隶主的统治,这也是统治者最为头痛的问题。

对宰我的答鲁哀公之问,作为推行“仁政”的孔子自然不高兴,不仅如此,他还是站在维护统治者的立场上打圆谎,说:已经做了的事情不便再解释了,已经完成的事情不便再挽救了,已经过去的事情不便再追究了,你宰我的这些话不是多余的吗?从这件事上,读者似乎还隐隐约约体会到,除了对宰我的不满意,孔子心中对哀公也有一丝不快,这事您怎么不问我呢?宰我那小子还是我孔丘的学生呢!再说你宰我也太逞能了吧?一股醋酸味油然而生。其实过后孔子好像也没有多说,“既往不咎”么。

有一次,宰我似乎有意出个小难题找老师说话。《雍也》篇载:

宰我问曰;“仁者,虽告之曰:‘井有仁焉。’其从之也?”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有仁德的人,就是告诉他井里掉下一个仁人啦,他是不是会跟着下去呢?孔子说,为什么你要这样做呢?君子可以叫他远离现场,却不可以陷害他,可以欺骗他,却不可以愚弄他。

仁,是孔子思想的根本价值所在,从孔子回答宰我的话中可知仁与君子是联系在一起的,按照这样的标准,一位仁者掉井里了,患难了,一般是要施救的,宰我好像也认为应该这样做,但是孔子不让他这样做并且有另一种解释,子曰:“何为其然也?君子可逝也,不可陷也;可欺也,不可罔也。”其解释有点莫名其妙,他把看见仁人掉井并将此事告诉另一个人的事当成一件故意伤害人的行为,所以才有欺骗或愚弄的说词(我不知道这样理解孔子的话对不对,冀望有老师指点——作者),若是,则可以认为宰我对于孔子“仁”的观念有不同的理解,说明他们之间有分歧,进一步也可以认为宰我不完全赞同孔子的“仁”,且认为“仁”可以是救人危难。施救的方法根据情况可以有多种,救人者不一定要直接跳下去,搭梯子,抛绳索都是救人的常法,这些孔子也许是知道的,而孔子不予关注,仅从“仁”的理念上回答各种可能性,似乎有悖常理。

对于“孝”的“三年之丧”,宰我也有自己的想法,也是想从生活实际出发加以变革。《阳货》篇有很长的师徒对话,尽管长因为有趣不妨照录:

宰我问:三年之丧,期已久矣。君子三年不为礼,礼必坏,三年不为乐,乐必崩。旧谷既没,新谷既升,钻燧改火,期可已矣。

子曰:食夫稻,衣夫锦,于女安乎?

曰:安。

女安,则为之!夫君子之居丧,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故不为也。今女安,则为之!

宰我出。子曰:予之不仁也!子生三年,然后免于父母之怀。夫三年之丧,天下之通丧也,予也有三年之爱于其父母乎?

显然地,这是一次不甚愉快的师徒对话,各自要表达的意思不难理解,然而,宰我回答孔子话的语气颇值得玩味,那样简洁、干脆,其理不容辩驳。孔子拿他也没办法,只是说些气话,“你认为怎样就怎样吧,不过我要告诉你,三年之丧是天下人的共识,你宰我生下来难道就没有享受父母的三年之爱吗?你真是不仁!”

其实,在孔子的春秋末期乃至战国,居丧三年也好,厚葬也好,一些旧制度旧礼仪都在改变中,宰我说所提的问题,也似乎都有客观的根据,然而,孔子是坚定的克己复礼者,他的观念是不能变的。宰我与他的分歧由此可见一斑。

《公冶长》篇记载:

“宰我昼寝。子曰:‘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于予与何诛?始吾于人也,听其言而信其行,仅吾于人也,听其言而观其行。于予与改是。’”

对“宰我昼寝”的“昼寝”汉以来的注疏家多有歧义,昼古字作“晝”,与“畵(今简化为画)”字形相近有人认为白天人睡一会觉不算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孔子似乎不会以那样的态度开骂,也许是在历代传抄时将畵写成了晝,以致沿袭下来,“积非成是”。为什么是“画寝(室)”呢?刘宝楠《论语正义》中说,春秋时大夫士多美其居,兴土木,图墙画栋。孔子讥宰我做这样的事。(见赵纪彬《论语新探》)《管子》中,就有管子主张以侈靡来刺激消费,发展生产。要说后来社会的“奢靡之风”也是有“传统”的。若照这层意思来读“宰我昼寝”也是可以的。然而,我们现在读到的论语文本,都一律是“昼寝”并且给出可以说得通的解释,这也就“将计就计”不难理解了。

回到孔子针对宰我“朽木不可雕”的话,其实透露的信息是宰我与孔子在一些观点上的分歧,宰我等人不像颜渊那样对孔子崇拜得五体投地,而是顺应时代的变化对孔子的思想、观点产生出不同的看法,这恐怕是当时革新思想的价值所在。这一点,在两千多年的讲经历史上由于孔子的不可动摇的圣人地位而无人解说,而被遮蔽过去了。在此我还想说的是,对历史人物,要放回到那个人物所在的历史环境中去评价、认识,其方法就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而封建社会中产生的那些文献中的观点也要重新衡量,革故鼎新。2017/10/03


鸡蛋
8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8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9 个评论)

回复 侯从礼 2017-10-3 17:17
拜读学习,谢谢老师介绍。中秋节愉快。
回复 蒲先和 2017-10-3 18:02
长知识了。
看来孔子和他的弟子之间,还是相当民主的,不是一言堂。
回复 孙介法 2017-10-3 20:05
这里面的学问很深奥。
回复 雾海帆影 2017-10-4 06:58
有点喜欢宰我,“我爱我师,更爱真理”。徒弟应该对师傅的理论有所发展。
回复 于老头为善 2017-10-4 10:04
“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这可能对宰我的真正意图,至于“昼寝”是宰我言行懒散的一个具体行动,孔子批评此人的整体品质,以此事为借口而已。
仁兄,小弟之言如有不当,请指教。
回复 江洲游子 2017-10-4 10:04
学习收藏。
回复 gabee 2017-10-5 10:06
拜读学习,谢谢老师介绍。
回复 玛丽 2017-10-5 16:23
双节期间,能静心写文字,智者。比起那些人山人海的旅游来,真是神仙。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17
玛丽: 双节期间,能静心写文字,智者。比起那些人山人海的旅游来,真是神仙。
您夸奖了,谢谢。旅游去,有打算,在淡季。恰好这几天阴雨,是读书写作的好时光。
祝好。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18
gabee: 拜读学习,谢谢老师介绍。
谢谢好友关注。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18
江洲游子: 学习收藏。
谢谢老师收藏,这是对我的鼓励。
问好。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22
于老头为善: “朽木不可雕也,粪土之墙不可杇也”这可能对宰我的真正意图,至于“昼寝”是宰我言行懒散的一个具体行动,孔子批评此人的整体品质,以此事为借口而已。
仁兄,小 ...
于老师好,这句名言我们知道已久,也值得孔子对宰我的严厉批评。正如我的浅见,宰我与老师有分歧,孔子严格要求弟子,一定会有理由进行教诲的。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23
雾海帆影: 有点喜欢宰我,“我爱我师,更爱真理”。徒弟应该对师傅的理论有所发展。
老师说得对,爱真理也爱老师。
问好。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23
孙介法: 这里面的学问很深奥。
谢谢孙老师关注,
问好。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24
蒲先和: 长知识了。
看来孔子和他的弟子之间,还是相当民主的,不是一言堂。
谢谢您关注、点评。
问好。
回复 古帆 2017-10-5 20:24
侯从礼: 拜读学习,谢谢老师介绍。中秋节愉快。
侯老师好,感谢点评。
回复 孙介法 2017-10-5 20:47
古帆: 谢谢孙老师关注,
问好。
要祝安康!
回复 yushizhong 2017-10-10 09:33
满老师简直就是一位研究孔子学说的专家了。这样的人才很少。把您这类的文章专门弄一本小册子吧。也算是对研究儒学的一种贡献。
回复 古帆 2017-10-10 18:56
yushizhong: 满老师简直就是一位研究孔子学说的专家了。这样的人才很少。把您这类的文章专门弄一本小册子吧。也算是对研究儒学的一种贡献。
谢谢于老师的关注。我对孔子缺乏系统学习,更谈不上研究。您的建议对我学习是一种促进,以后若有必要,可以考虑修改、发布学习成果。
问好。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