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老干部之家 返回首页

古帆的个人空间 http://www.lgbzj.com/?182905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子路的“路”(孔门弟子的变革思想之四)

热度 4已有 101 次阅读2017-9-11 20:41 |个人分类:经典阅读|系统分类:心情文字

子路的“路”(孔门弟子的变革思想之四)

司马迁《仲尼弟子列传》写仲由(子路)的篇幅较大,除了《论语》中那些内容,还有司马公自己收集所得的资料及评价,其中关于子路被孔子收为弟子的描写极具传奇色彩,十分有趣。“子路性鄙,好勇力,志伉直,冠雄鸡配豭豚,陵暴孔子。孔子设礼稍诱子路,子路后儒服委质,因门人请为弟子。”

“性鄙”,性:性格;在思想情感方面的表现(《现代汉语词典》)。鄙:粗俗,低下。伉直:高傲,直率。

子路少年时是鲁国卞邑这个地方的无名小辈,他常常头上戴(顶)着一只公鸡,腰间挂着公猪的獠牙,或许还模仿当时的侠客,腰配长剑,游手好闲,到处流窜惹事,一次,他到了鲁国都城曲阜,遇到了赫赫有名的儒家大师、鲁国国君的座上宾孔子,居然口出恶言,或施以拳脚。这件事的发生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就是春秋末期周王朝统治濒临崩溃,诸侯争霸,相互侵凌,扩大地盘,他们的争权夺利带给最底层群众的是骚扰、贫困与不安定。我们不难想象,在阶级矛盾难以调和、社会风气每况愈下的大背景下,挣扎在社会底层的人们当然会怨声载道,或忍气吞声或起而抗争,要求社会变革的觉醒者必然出现,所以有了以柳下跖为代表的奴隶或自由民的聚众山林的劫富自救的“盗贼”,有了要求打破思想禁锢获得精神自由的在朝的大夫级知识分子代表人物少正卯,据说少正卯也在鲁国办学,与孔子相抗衡,很有吸引力,一些学生纷纷跑到少正卯那里去听课,竟一度使孔门“三盈三虚”。这当然被孔子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所以孔子做了“摄相”(相当宰相)后七天,就迫不及待地杀死了少正卯,还暴尸三天,杀人当然要有理由,那就是他“心逆而险”、“行僻而坚”、“言伪而辩”等五条罪状。诛卯一事被孔家人记录在《孔子家语》中,应该不是胡说,虽然文献中缺乏更具细节的记录,新儒家们多予否认。

孔子的主张及其他在朝野的名望尽人皆知,如日中天,也许正因为如此,才可能惹各方争议,拥护者有之,反对者也有之。我们不妨假设一下,孔子二十三岁开始办学,五六年后事业有成,孔子结婚,“三十而立”了。子路比孔子仅小九岁,他邂逅孔子时大约十四五岁,开始并不买孔子的账,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况且“礼”“乐”那套上层贵族文化,子路们可闻而不可遇(所谓“礼不下庶人”所致)。好惹事的人难免会作出出格的事情,所以敢对孔子拳脚或恶言相向。毕竟孔子是一位大儒,有见识有涵养,也许他看出子路的不同凡响之处,他眼前的这些弟子们一般出身名门或社会上层(颜渊家族本也是贵族,只是到他出世家道衰落,住在“陋巷”,如同今天的贫民窟,颜渊的父亲颜路也跟孔子上学),孔子看上了子路的粗野性格或许是那些“文质彬彬”的弟子们所不具备的另一种特点,认为经过调教一来可以减少社会上的一个不安定分子,另一个可以把他改造成能为自己服务的有用之才,以显示他的教育的巨大成功,所以孔子想尽办法,派自己的得力弟子说服了子路,以“礼”待之。在处理司马迁用了“设礼稍诱”四字外加一个“请”字,其中的学问耐人寻味,最终,像唐僧收孙悟空那样收了子路,子路乖乖地穿上“儒服”。事实证明,孔子做对了,他自己不无自信地说:自从得到了仲由,没有人敢当面说我难听的话了(“自吾得由,恶言不闻于耳”),在孔子四处传道的过程中,不管遇到多大困难,子路总是为恩师排忧解难,借助年龄与性格的优势,成为孔子的贴身卫士和得力助手。孔子说:“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师弟二人的关系与信赖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俗话说,人的性格决定 “命运”。对孔子的思想与活动,子路是有自己的看法的,服从也好,质疑也罢,基本都不加掩饰地表达出来,其“反叛”精神有时候表现得更为突出,与众不同。

《雍也》篇:“子见南子,子路不说”。“说”,训“解”,也有的训“悦”。不解、不高兴都说明子路的态度,南子是卫灵公夫人,把持朝政,其人有不正当行为,名声不佳。所以当子路听说孔子私下里会见南子后立马表现出反感,为此,孔子竟当面对天发誓,似乎有失风雅,与孔子“温良恭俭让”的形象不符。

又一次,子路问,卫君想请你去执政,你将先做什么?孔子说我要先给他“正名!”子路说,夫子是不是太迂腐了?为什么要正名呢?孔子一听急了,说:太粗野了,仲由!你怎么能这样跟我说话?你怎么一点也不懂得君子治国的理念?接着说了一通“正名”的道理。(《子路》篇)子路的强烈争辩,跃然纸上。

子路在孔子身边,似乎没有什么“禁忌”,敢说敢当。《先进》篇记,子路派遣子羔去当费县的县官。孔子说,你这是害人家的孩子了。意思是子羔还处在读书学礼阶段,怎么可以去做官呢?子路反驳说,那地方有人民群众,也有社稷和土地,也出产五谷,为什么一定读书才叫做学问呢?子路的意思好像是说在实践中也可以学到东西。孔子说,你这利口巧舌正是我所讨厌的!由这段对话,我们隐约感到,子路对做学问的方法与孔子是有差别的,体现了他的人才使用与培养的改革意识。

子路是一位干才,他在处理政务上以“民”为本,试图摆脱旧的“礼”的束缚,从实际出发,不怕牺牲个人的利益,实行与孔子不一样的“仁政”。

《韩非子》中讲了这样一件事,鲁国在五月份调动民工在肥地挖一条大沟渠,民工们常常吃不饱肚子。子路时任郈这个地方的长官,看到这种情况不禁对民工产生了同情,便以自家的小米(做官的俸禄)做成稀饭,供挖沟的民工充饥。这事令鲁国的大管家季孙氏大为不悦。

孔子听到了这件事,马上派子贡到工地上去,告诉他要倒掉子路做的稀饭,捣毁饭缸,并且告诉子路说:“鲁国国君的民众为国君干活,你去管饭,这不是多管闲事吗?越权了。”

子路对此十分生气,撸着胳膊来找孔子讲理,他问老师,你经常教导我们要讲仁义,我还听你说仁义是要人与天下共享自己的利益,现在我仲由拿出自己的米做饭给民工吃,有什么不可呢?难道这还不算仁义?”

孔子听了说:“仲由啊,你太粗野了!我平时教你的都白教了,原来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还是不懂‘礼’啊!礼是什么?天子爱天下,诸候爱自己的管辖之地,大夫爱官职,士人其家,超过了这些界限就叫做越礼。现在鲁君的民,该有鲁君去爱,而你却擅自去爱他们,不是犯下大错了吗?”

孔子的话还没有说完,季孙氏果然派人来到孔子面前,大吵说,肥那个地方正在起用民工挖沟,先生你的弟子竟然给他们弄饭吃,是不是要争夺肥地的民心呢?

孔子见子路的做法惊动了鲁国的执政卿,惹下大祸,自己不好交代,战战兢兢地驾着车离开了鲁国。

子路用自家的粮食慰劳出苦力的民工,实在是心怀仁慈,却没有想到与“礼”不合,这也表明他平时对孔子喋喋不休的礼教似乎并未放在心上,他看到的现实与“仁、义、礼”的说教相距甚远。仁爱之心,慈悲之心,恻隐之心,都是儒家所标榜的最高修身理念,然而一碰到实际问题,像子路的所为,为什么就不灵了呢?其根本原因在于:“仁”的适用性问题。孔子孟子等所谓的“仁”是对“人”来说的,并非普世原则,在孔子时代,“人”与“民”是两个不同的概念,与我们今天所说的“人”“民”概念完全不同。那时的“人”是指统治阶层的人,是君子;而“民”则是劳动大众,是被统治阶级,是孔子骂樊迟的所谓“小人”。孟子说过无君子莫治小人,无小人莫养君子。虽然春秋战国后期自由民阶层有了扩大、发展,改善了生存处境,但仍然在王公贵族的统治之下,地位低下,更没有争取到与贵族平等的权力,这种现象在中国一直延续几千年,到今天人们仍可发现其残余之痕。

子路的潜意识中,想突破旧有的藩篱,走出一条合乎自己愿望的“路”,然而水不到渠不成,在困惑与矛盾中打转,终究难成大事。2017/9/8


鸡蛋
4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刚表态过的朋友 (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9 个评论)

回复 gabee 2017-9-12 09:43
子路是一位干才,他在处理政务上以“民”为本,试图摆脱旧的“礼”的束缚,从实际出发,不怕牺牲个人的利益,实行与孔子不一样的“仁政”。当代清官!
回复 雾海帆影 2017-9-12 09:58
我很喜欢子路的性格。
回复 于老头为善 2017-9-12 10:04
仁兄对孔子的言行研究深透,孔门弟子们有不同性格,正是由于不同性格之人代表着社会不同群体,才使孔夫子能深入实际对社会进行研究。
回复 侯从礼 2017-9-12 17:50
拜读学习,谢谢老师介绍。
回复 古帆 2017-9-12 19:59
gabee: 子路是一位干才,他在处理政务上以“民”为本,试图摆脱旧的“礼”的束缚,从实际出发,不怕牺牲个人的利益,实行与孔子不一样的“仁政”。当代清官!
谢谢评论。其实那个时代很好玩,新旧思想碰撞交火,彰显人性。
回复 古帆 2017-9-12 20:00
雾海帆影: 我很喜欢子路的性格。
谢谢老师点评,子路性格鲜明,具有一定反叛精神。
回复 古帆 2017-9-12 20:03
于老头为善: 仁兄对孔子的言行研究深透,孔门弟子们有不同性格,正是由于不同性格之人代表着社会不同群体,才使孔夫子能深入实际对社会进行研究。
谢谢于老师点评,我对孔子的言行一知半解,学习中有点体会而已。
回复 古帆 2017-9-12 20:03
侯从礼: 拜读学习,谢谢老师介绍。
谢谢侯老师点评。
问好。
回复 于老头为善 2017-9-13 10:46
古帆: 谢谢于老师点评,我对孔子的言行一知半解,学习中有点体会而已。
体会深刻,令人赞赏!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注册

回顶部